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章 前世今生
    金台府东去五十里,有山名虞山。

    远远看去,纤丽奇峭,石骨嶙峋,晴雪洗后,若螺髻斜插,明媚可爱。

    正值仲春,冰皮始解,晚梅未谢,浮香氤氲。

    猿啼,鹤唳,蝉鸣,鹿呦,熏熏然若画。

    每到这季节,就有三五成群的士子书生,携美姬醇酒,集于山中,吟诗作对,放浪形骸,好不快活。

    有一天,暮晚,夕阳照山,晚烟袅袅。

    士子张某游玩尚未尽兴,举杯向同伴们提议,“诸位,我们何不到山下陈兄家暂住一晚,明日继续游玩?”

    “山下陈家啊,”

    士子王某接了一句,道,“王兄,你可能还不知道吧?”

    “三个月前,陈岩已经卧病不起,时常胡言乱语,神志不清,状若疯魔。”

    “陈家散尽家财,到处请名医诊断,也无济于事。”

    “现如今,家中仆役皆去,只剩下一个侍女和他相依为命。”

    “生不如死,已是废人。”

    “还有这样的事儿?”

    张某闻言大惊,杯中酒都洒在地上,讶然道,“记得去年我游山之后,还得陈兄招待,他本人真的是文思敏捷,聪慧天成,平生少见。还以为他以后在科场肯定春风得意,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惨事。”

    “哼,”

    崔生长眉细目,嘴唇很薄,显得刻薄寡恩,冷笑道,“陈岩年少气盛,恃才傲物,只以为他自己秉承圣贤之道,喜欢训斥旁人,言辞不留情。听说他这次是堵在神庙祭祀之时,故意堵在神庙前,痛斥神婆,要出风头。”

    “没想到,报应不爽。回家之后,却一病不起,每日疯疯癫癫,如同傻子。”

    “我看啊,陈岩就是咎由自取,自取祸端。”

    “神庙,神婆,”

    张生眼皮子跳了跳,面色阴晴不定,好一会才道,“陈岩胆子不小啊。”

    大燕王朝,皇帝册封百神,许之享受香火,令其坐镇三十六州,有天子耳目,监察天下官吏的权力。

    举头三尺有神明,就是最鲜明的写照,神灵无所不在,力量深扎。

    这样的局面,纵然是当朝的清流文官都无可奈何,最多是抨击几句。

    一个小小的童生还敢呵斥,说什么要持圣贤之道,重祭祀,灭邪神,岂不是自找罪受?

    “子不语,怪力乱神。”

    王某摇摇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那早就是老黄历了,陈岩是太过固执。”

    “不是固执,是愚蠢,”

    崔生心胸狭窄,和陈岩起过龌龊,深嫉其文采,毫不留情地落井下石道,“识时务为俊杰,不敬鬼神,下场就是这样。”

    “不多说了,咱们喝酒。”

    张生明智地结束这个话题,重新斟上酒。

    他只是和陈岩有一面之缘,根本谈不上亲厚,对于陈岩现在的遭遇,恐怕还是暗喜多一点。

    要知道,陈岩可是轻松地过了县试和府试,以他的才学,考上一个秀才是十拿八稳,说不定还可以成为廪生,入官学。

    这样轻轻松松没了一个竞争对手,算是好事啊。

    陈家大院,出门就看看到虞山。

    院子里,竹树蒙翳,景物阴森,横藤杂草,绿苔幽石,隐隐之间,有一种衰落和萧索。

    正堂中,木榻上,一个少年昏迷不醒,夕光自小窗而入,照出他眉间的黑意,已是伤神入骨,药石不可救。

    “哎,”

    林郎中看了看,摇头叹息道,“只能看天意了。”

    “林伯,”

    阿英听到这句话,眼泪刷的一下子就下来了,呜咽道,“公子不可能这么命薄的。”

    “丫头啊,”

    林郎中看了眼身前弱不胜衣的少女,劝道,“你得看开点,不要累垮了身子,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已经问心无愧了。”

    “谢谢林伯,”

    阿英一边帮忙提药箱,一边道,“以前老爷和老夫人待我亲厚,有再造之恩,我做的再多,也是应该的。”

    “你啊你,就是倔。”

    林伯背着手,往外走,道,“只希望吉人天相了。”

    “林伯,我送你。”

    阿英小碎步跟上,到了这个时候,她早拿不出诊金,林伯能够上门,可是大德。

    两人出去后,不知何时,木榻上少年眉间的黑光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郁郁青意,丝丝缕缕流转,转瞬而逝。

    “唔?”

    陈岩第一次睁开眼,眸光明亮,没有了以往的固执,只有从容坚定,道,“没想到我会在这样的时候苏醒上一世的记忆。”

    “这一世,”

    陈岩揉了揉发胀的眉心,若有所思。

    有深山小庙,穷书生邂逅善解人意的女鬼,红袖添香,其乐融融。

    有荒郊野外,少年郎初见狐女,两情相悦,海誓山盟,永不分离。

    有大泽江湖,有缘人或能遇仙,进入龙宫,水底一日,世上百年。

    有郡县城府,孝子夜入城隍庙,据理力争,替父申冤,感动天地。

    总之,这个世界上,神灵显化,狐鬼出没,读书人上人,王朝大一统。

    “真的像聊斋啊。”

    陈岩从木榻上坐起来,看着窗外,霜风西来,梅影横瘦,竹阴展新,清辉落下,远远看去,或大或小,影子斑驳,疏疏如残雪。

    上一世,他生在末法时代,纵然天资惊人,也只是勉强修炼到阴神境界,还没等凝练道基,就在劫难下化为灰灰。

    现在这一世,却是道法显圣,完全不同。

    正在这个时候,出去送林郎中的阿英正好回来,一眼就看到坐在木榻上的陈岩,她先是不敢置信似地揉了揉眼睛,发现真的没有看错,喜极而泣道,“公子,你醒了?”

    “是啊,好一场大梦。”

    陈岩笑了笑,神情温和,轻声道,“只是这段时间来,可是苦了你了。”

    “阿英不苦。”

    少女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扑扑往下落,心中却只有喜悦,道,“只要少爷健健康康的,阿英受再多的苦也没什么。”

    “嗯。”

    陈岩不喜欢多说,但都记在心里。

    “少爷,我就说老爷和老夫人积善行德,你不会是没福之人。”

    “这会大难之后,肯定一飞冲天,将来考进士,中状元,光耀门楣。”

    “到时候,天子还会御口金言封神,让老爷和老夫人享受香火。”

    阿英真的很高兴,走来走去,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直到发现陈岩眉宇间的疲态,才停下来,道,“少爷刚醒来,肯定很累,你先歇着,我去给你熬粥喝。”

    说完,阿英蹦蹦跳跳出去,哼着小曲,像一只欢快的云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