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章 六甲上元功
    半夜。

    山高月小,斐绿叠丹,落花满径,松影参差。

    陈岩躺在榻上,东首而寝,侧身而卧,如龙之蟠,如犬之曲,一手曲肱枕头,一手直摩腹脐,一只脚伸,一只脚缩。

    未睡心,先睡目,致虚极,守静笃,神气自然归根,呼吸自然含育,不调息而息自调,不伏气而气自伏。

    不多时,陈岩就觉得额头凸起,状若金刚珠空悬,又似天庭在上,晶莹剔透,闪烁着莫名的光华。

    身为曾经差点凝聚道基的人物,陈岩对上一世修炼的六甲上元功驾轻就熟,气动而神住,调和阴阳,固本培元。

    很快,四个时辰过去。

    陈岩睁开眼,从榻上起身,推开窗,就见大日出山,紫气东来,金芒游走,重重叠叠的山峰上氤氲金色,赤光摇晃,霞气冲霄。

    陈岩抬起头,眸子放光,仿佛要将这紫气摄入眼中,吞吐精华,调和神魂。

    好一会,陈岩才停下来,神采奕奕。

    不得不讲,六甲上元功不愧是在末法时代都能让他入道的引导之术,只是一个夜晚,就让陈岩体内的力量大为恢复,整个人上上下下活泼泼的,非常轻松。

    道经上有云:生者神之本,形者神之具。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毙。

    由于过去神婆作法,导致陈岩恶鬼压身,噩梦不断,使得心神大伤,进而影响到身体,才会有三个月卧病不起,奄奄一息。

    现在陈岩重生,首要的就是养生固神。

    “唔,”

    陈岩一边拿捏架子,活动气血,一边念头转动,心中想,“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尝试进行感应,正式踏入修道之路。”

    陈岩这么有信心,不光是他拥有前世经验,驾轻就熟,还有就是他已经发现,自己的这具肉身根骨上佳,资质不俗。

    修道有三关:感应、养气、周天。

    感应者,神驻丹田,引动元精,炼精化气,真气自生。

    看似简简单单,可是入门极难,资质,悟性,机缘,缺一不可。

    没有上佳的根骨资质,悟性和机缘只是空中楼阁。

    正在这个时候,阿英推门进来,她扎着朝天髻,穿粗布青衣,提着一大袋子面,小脸红扑扑的。

    “啊,”

    看到陈岩在院中,阿英先是一惊,连忙放下大袋子,走上来,道,“少爷,你病刚好,怎么不多在榻上躺一会?”

    “在榻上躺了三个月,可是躺够了,早上起来得活动活动。”

    陈岩应了一句,目光随即投在大袋子上,沉吟少许,道,“阿英,在我生病的日子里,你就是在家磨面后,再拎着这么一大袋子面粉,步行去二十里外的集市贩卖?”

    “嘻嘻,”

    阿英并不在意,吐了吐小香舌,笑道,“我可是力气很大的。”

    “以后不要去了,”

    陈岩摆摆手,心中只能叹息。

    一个十四还未完全张开的小丫头,每天磨面,赶集,还得四处找大夫,就是好不容易在家,也得日夜照顾生病的自己。

    整整三个月,心神交瘁,把这小丫头都瘦的皮包骨头,只剩下大大的眼睛了。

    父母早去,家中只剩下他们两人相依为命,自然不能再让她受苦。

    “可是,”

    阿英当然能够听出陈岩话语中的关怀,可是还是有点不情愿。

    陈岩三个月卧病不起,为了给他请大夫看病,原本家底殷实的陈家几乎把家财散尽。

    还有原本家中的仆役,看陈家不行,树倒猕猴散,各找出路,临走之前,还顺走了不少东西。要不是有阿英拦着,还有周围的邻居出面,让这些下人不敢做的太过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现在的陈家大院,别看地方不小,但真的是家徒四壁,瓮中的粮食,要是不出门,坐吃山空,恐怕撑不了半个月。

    “没有什么可是,”

    陈岩深吸一口气,用斩钉截铁地语气道,“我手中还有一个玉扳指,可以拿去当铺换银子,当出来的钱足够我们用半年。”

    “不行啊,少爷,”

    阿英一听,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连连摆手,道,“那可是陈家祖传的扳指,当年老爷亲手交给你的,要传给后代,怎么可以当了换钱?”

    “阿英,”

    陈岩神情严肃,不大不小的声音道,“我们陈家是诗书传家,什么时候要凭一个扳指了?再说了,让你去当,又不是直接卖掉,很快我们就会赎回来。”

    顿了顿,陈岩继续说道,“还有,我身子骨刚好,不能天天喝粥啊。把玉扳指当了,换回银子,得多买点肉和蔬菜。还有几个月,我还要参加院试,饮食得跟上。”

    “少爷你过了院试就是秀才了,”

    阿英终于被说服,点点头,道,“还是少爷你身体最重要,等你中了秀才,咱们就赎回来。”

    “就是这个道理。”

    陈岩把玉扳指从怀里取出来,递给阿英,道,“我们先吃早饭,吃完饭,你再去。”

    “好。”

    阿英小心翼翼地拿过玉扳指,贴身藏好,拍了拍小手,一阵风般跑开,道,“少爷稍等,我马上去做饭。”

    “唔,”

    趁着阿英准备早饭的功夫,陈岩踱步来到室中。

    一抬头,就发现正中央悬有一副长画,上有千里马,黑质白章,栩栩如生,只是尾处为香炷所烧,破坏了意境。

    或许也正是因为此瑕疵,才没人那些离开的下人带走。

    “咦,”

    突然之间,陈岩停住步子,仰着头,仔细上下打量此画轴,刚才他好像听到了一声轻微的马嘶?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又一声马嘶传出,若有若无,若不是陈岩六感敏锐,恐怕还真不会注意。

    “有趣,”

    陈岩笑了笑,抬手摘下画轴,摩挲着画轴上微微凸起的马头,喃喃道,“有趣,真是有趣,难道我家中还有一个马妖不成?”

    作为曾经差一步凝聚道基的境界,还经历过转世重生的陈岩来讲,对于一个不成气候的马妖,他没有理由像普通人那样害怕。

    现在他考虑的是,这个马妖还是太弱,该如何让成长起来,能够做自己的帮手。

    “看来得想一想办法了。”

    陈岩卷起天马图,有了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