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章 入道
    春寒料峭。

    皓白挂枝,晚梅未尽谢。

    冷光临于石阶上,斑驳影摇曳。

    陈岩头戴书生巾,身披青衣,坐在小窗边,光华垂下,映照出晶莹如玉的额头。

    额生玉光,正是《六甲上元功》修炼到一定境界,元阳蠢蠢欲动的征兆。

    很显然,有上乘的引导术,再加上不间断的肉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就将原本因为神婆施法亏损的身体恢复,而且更上一层楼。

    “只是差一个契机了。”

    陈岩想了想,长身而起,铺开大纸,开始挥毫泼墨。

    仔细看去,陈岩的脚步进退之间,如鲲鹏出水,宛若天成。

    身子则如韵律般摆动,似风吹荷叶,似月照青藤,似涧出冷水,似花开石下,举手投足,天人交感。

    正是太阴化生,六甲真形.

    日积月累下,可以练体,易筋,锻骨,凝髓,固精,师法自然。

    只听细润的笔尖不停地跳动,发出沙沙的声音,霜石,白沙,紫水,苔痕,跃然纸上,勾勒之间,妙趣横生。

    这一刻,陈岩只觉得自己进入一种莫可名状的境界,静身安神,宝气养精,似想非想,似念非念,心在体内,魂上九天。

    似有似无,陈岩感应到,自己丹田内一个神秘的窍穴正在徐徐打开,状若莲花,上圆下尖,不可思议的生机在其中酝酿和沸腾。

    一个时辰后,山水画成形,山高月小,玉岫开华,藤结如帷,人来当花。

    真的是,离奇超脱,苍劲中紫媚跃出,有一股子嶙峋之气,绿意直入眉宇。

    “一山一水谓之道也。”

    陈岩盯着山书画,面上露出笑意,自案上取来小印,往上一盖。

    咔嚓,

    印底在下,淡黄凝彩,极为古雅。

    哗啦啦,

    小印一落,宣纸无风自动,隐有清音,墨香袅袅。

    “就在这个时候。”

    陈岩福至心灵,五体朝天,似醒非醒,似睡非睡。

    若有想,若无想,若有存,若非存,想而无想,无想而想;存而非存,非存而存。浑浑默默,杳杳冥冥,然后心与息同步,心息相依。

    恍恍惚惚,空空灵灵。

    陈岩只是谨守心神处最后一丝清明,如同化为婴儿重回母胎当中,整个人混混沌沌,懵懵懂懂,不存不想,物我一如,圣凡同泯。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意与神合,一呼一吸,安神凝气,心斋死寂。

    心不念,则神自然归,然后下探到丹窍,引动元精。

    轰隆隆,

    不知何时,陈岩蓦然睁开眼,眸子深深,腹部有暖气而生,继而丹田火炽,活泼泼,生机盎然,然后有真气生出,平平和和,缠缠绵绵。

    真气自丹田到经脉,滋养血肉,覆盖筋骨,发出金玉般的清音。

    “这就是入道啊。”

    陈岩赞叹一声,推开窗,看着眼前的松柏雪竹,还有百里外的青山,,只觉得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鲜明色彩在跳动,生机郁郁。

    无他,就是真实。

    不再懵懵懂懂,不会彷徨无助,开门见山,诸法本相。

    想到这,陈岩从容作歌道,“捉得元阳固命关,开门见山即自然,有人问我修行法,求真不在天外天。”

    恢复上一世的记忆不到一个月,陈岩终于借难得的悟道境界,成功晋升感应境界,炼精化气,真气如龙。

    “真气,”

    陈岩心中一动,感应到体内细若游丝般的真气,暗自高兴,有了真气,自己就可以施展简单的法咒了。

    “天马图,”

    陈岩三两步来到案边,展开画轴,黑质白章的千里马跃然纸上,骏马嘶鸣的声音仿佛越发的清晰。

    “就是你了。”

    陈岩心中有了打算,在院中布置了一个简单的法台,绘上先天八卦,地火风水,阴阳轮转。

    “去,”

    妥当之后,陈岩手一挥,将天马图掷到法台之上。

    “咄,”

    陈岩往左一步,如踩七星,手结宝印,口中念念有词,道,“玄元水精,生光八明,身神众列,并来见形,彻视万里,中达九灵。”

    步法,手印,咒语,三一而成法。

    嗡,

    下一刻,天马图发出一声无音的颤动,晕开层层的涟漪。

    “咄,”

    陈岩不去管,依然是踏步,结印,吐咒,绕着法台而行,上下左右,踩七星,合八卦,成九宫。

    嗡嗡,

    法台上的天马图动作更大,骏马嘶鸣的声音如同响在耳边。

    “太上养魂,炼气化形。”

    陈岩神情平和,三元归一,引动冥冥之中的力量,降临法台,融入到天马图中。

    “呼,”

    足足半个时辰,陈岩才停下来,头顶上热气直冒,好似烟霞氤氲。

    要是在以前的境界,这样的养魂咒,陈岩可以说是言出法随,念头到处,自然成咒,引动冥冥之中的力量。

    但是现在只是感应境界,陈岩却只能借助法台,还得咒语、手印、步法三合一体才可以勉强施展,而且耗时之大,是原来无法想象的。

    “能成功就好。”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目光投在法台上。

    哗啦啦,

    十个呼吸后,法台中央的天马图无风自动,它的上空,形成了一个宛若实质的漩涡,星星点点的光华在里面沉浮,好似要组成南斗星图。

    南斗主生,太阴化生。

    “嘶嘶,”

    星图一成,欢快的骏马嘶鸣声响起,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足足九声之后,只见光华升腾,一匹骏马踏着明光自画轴中跃出。

    黑质白章,只是尾部发焦。

    “嘶嘶,”

    骏马出来之后,就凑到陈岩跟前,硕大的马头在脚边蹭来蹭去,看上去很亲热。

    “不错,不错,”

    陈岩摩挲着马鬃,手感很好,和正常的马匹没有什么两样。

    “看来这画轴还不简单啊,”

    陈岩取下画轴,点点头,能够孕养出这样的天马,此物非同一般。

    要知道,普通的马妖出现后,都是阴气森森的,没有半点的温度,而现在的天马则是完全不同,宛若真正的千里马。

    能够弥补这样的差距,肯定不是因为自己的养魂咒,而是手中的画轴。

    “好像是祖上传下来的。”

    陈岩眯着眼睛,念头转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过世的父母可不像是普通的土财主啊。

    不提这来历神秘的天马图,只说是原来的陈岩能够受了神婆妖法勾魂后,还硬生生扛了近三个月,就是很不可思议。

    这样的局面,不是一个天生的就能解释的,肯定离不开后天的调养。

    “可惜以前只知道读书,心无他用。”

    陈岩来回踱着步子,只是记忆中的父母双亲去的很早,而自己以前又只懂得读书、练字、作画,实在是想不起太多的线索。

    “以后再说吧。”

    陈岩收好天马图,看了看天色,讶然道,“这个时候了,阿英怎么还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