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章 扮鬼吓人
    陈家,小园里。

    碧池小沼,澄清照人,翠鸟栖于枝头,鸣声长短。

    还有郁郁青竹,绿染骨冷,毛叶展履,西风一起,和鸟鸣呼应,咬咬好音。

    “金生水,有凤来仪。”

    陈岩坐的稳稳当当,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小池,金水晕辉,绿竹倒影,清清亮亮的光华交织,是有凤来仪的风水格局,家宅平安。

    坐在园中,陈岩只觉得凉风习习,幽香细细,心神平静,自然安宁。

    “不简单啊,”

    陈岩摩挲着手中的画轴,要不是有神婆妖法害人,光是这个风水局就可以让陈家安居乐业,人口平安。

    只是从这三个月陈家的动荡来看,风水格局也有自己的限制。

    风水局重在养字,调和阴阳,凝成磁场,日积月累之下,福寿连绵,但是对于未来的无穷变化,却是无能为力。

    原因很简单,风水格局化形小天地,但还得需要有人镇压,天地人合一,才是大圆满。

    只有人才可以根据未来的变化而调整,人出了问题,再好的风水格局都是死物。

    以前陈岩卧病不起,园中的有凤来仪格局只是个摆设,而现在陈岩修炼到感应境界,真气生出,自然演化磁场,和此风水格局应和,马上就让有凤来仪的格局恢复,甚至更上一层楼。

    说不到底,风水格局也只是锦上添花,无法雪中送炭,万般变化,重在人为。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陈岩目光深深,对天地人之道,又有了新的认识。

    吱呀,

    正在这个时候,推门的声音响起,阿英从外面进来,发髻披散,赤着玉足,森森的白衣飘飘的。

    乍一看,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女鬼。

    “阿英,你这是怎么了?”

    陈岩放下画轴,上下打量了几眼,开口问道,“不光是回来的晚,怎么会还弄成了这个样子?”

    “哎呀,”

    阿英走到石凳前坐下,累的呼呼直喘,好一会才答道,“今天真是太倒霉了,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两个登徒子。”

    “嗯?”

    陈岩坐直身子,给阿英倒上热茶,递了过去,问道,“你是怎么摆脱他们的?”

    “我啊,”

    阿英先喝了杯热茶,润了润嗓子,有了笑容,然后眉飞色舞地道,“那是在野外啊,空旷无人,两个人从后面追过来,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可是这荒郊野外的,我就是喊人都没有人听见。”

    “于是,我灵机一动,有了打算。”

    “我就跑到一株古树下,把发簪耳环都取下放进口袋,摘下我的衣带绕在脖子里,披头散发,伸出舌头,张大眼睛,向前直视,等那两人过来。”

    “等那两人来了,我故意向他们招手,弄成哗哗的声音,让他们坐下。”

    “两人一看我这个样子,还以为遇到了吊死鬼,吓得半死。其中那个胆小的吓得哇哇乱叫,真是好笑死了。”

    “然后我趁着两人吓跑的机会,就赶紧回家来了。”

    “咯咯,幸亏我机智。”

    “我们家阿英确实机智啊,”

    陈岩点点头,笑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看他们吓得样子,就知道不是好人。”

    “是啊,”

    阿英喝完热茶,细细的眉毛皱了皱,开口道,“不过,我看其中一个吓得很厉害,不会被吓成傻子了吧?”

    “吓成傻子就吓成傻子,”

    陈岩摆摆手,毫不在意地道,“要是真吓成傻子,那是说明他亏心事做得多,阿英你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那就好,那就好。”

    阿英放下心来,目光一转,正好看到树下的天马,马上站起来,三两步走到跟前,绕着转了一圈,惊喜地道,“这不是焦尾马吗?怎么突然出现了?”

    “焦尾马?”

    陈岩剑眉一轩,问道,“阿英,你以前见过它?”

    “是啊,”

    阿英凑上去,摸了摸马头,笑眯眯地道,“以前老爷和夫人在的时候,这匹焦尾马经常出现,我还骑着出过门呢。只是自老爷和夫人去世后,焦尾马就消失了。没想到,今天又见到了。”

    “这样啊,”

    陈岩心中有数,道,“阿英,以后你再出门办事,就骑这匹焦尾马吧,省时间,还安全。”

    “好啊,”

    阿英捋了捋焦尾马的马鬃,一口答应下来,道,“焦尾马跑的可快啦,有了它,以后我再去集市买东西就很方便了。”

    五十里外,赵家庄。

    村口是大家院落,占地十亩。

    门前垂柳依依,墙内桃杏繁茂,间以修竹,粉垣围沓,朱门楼阁。

    “撞鬼喽,撞鬼喽。”

    赵三宝坐在地上,双目无神,只知道哇哇大叫,一会哭,一会笑,疯疯癫癫的。

    “少爷,少爷,”

    三四个下人在旁边伺候着,灰头土面的。

    “我的儿啊,”

    赵夫人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成了这个样子,心疼地要命。

    “哼,”

    赵里长冷哼一声,目光从自己儿子身上收了回来,看向下边哆哆嗦嗦的郭小四,咬牙道,“你们真是在野外撞鬼了?”

    “是个吊死鬼,”

    郭小四知道眼前这个人可是远近百里的土霸王,一个不高兴就能让自己活不了,哪里敢隐瞒,将晚上发生的事情又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

    赵里长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不倒,可是个真正的厉害人物,他静静听完,就发现了其中的蹊跷之处,开口问道,“你是说你们两人原本打算追一个女子,结果追着追着,女子不见了,最后遇到了吊死鬼?”

    “是啊,”

    郭小四小鸡啄米似点头,道,“当时三少爷看那女子身材窈窕,想在野外找点乐子耍一耍。”

    “蠢货,”

    赵里长一听,抬脚就把郭小四踹了个跟头,骂道,“这哪里是什么吊死鬼,分明是那女子扮鬼来吓你们的。”

    “扮鬼吓人?”

    挨了这么一脚,自从回来后就迷迷瞪瞪的郭小四打了个激灵,突然发现,路上的那个披头散发的吊死鬼好似有点眼熟。

    “这个模样,”

    郭小四大叫一声,道,“赵老爷,我想起来了,扮鬼的叫阿英,是陈家大院的。那个丫头常常去集市卖面,我不会认错的。”

    “好,好,好,”

    赵里长怒极而笑,道,“知道罪魁祸首就好。”

    “铁柱,给我召集人马,明天随我去陈家大院,抓回那个丫头片子。既然她喜欢扮鬼,这次就让她变成真鬼。”

    说到最后,赵里长的声音中毫不掩饰杀意。

    “是。”

    赵铁柱答应一声,铁塔似的汉子冷冷一笑,凶残如冬日中恶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