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章 恶客上门
    翌日。

    清晨时分,虞山负雪,上下一白,天与云,云与水,煌煌明光,烛耀千里,映照出一种玉质的光华,如琉璃晶莹。

    少顷,大日东出,其道大光,丹赤之色染画,金霞盈空,五色斑斓。

    见此景象,陈岩只觉得心神一静,人若大日,上赤如丹,熏熏的真气在经脉中游走,全身毛孔自然张开,活泼泼的。

    《六甲上元功》是首屈一指的引导之术,专门用来炼精化气,一等一的玄功,其缠缠绵绵,不疾不徐,水到渠成,向来让人称赞。

    这样的玄功,不急功近利,踏踏实实,才能厚积薄发。

    长生有三关:感应、养气、周天。

    陈岩已经过了感应关,接下来就是养气,将真气积少成多,到最后充塞丹田和经脉,才可以进行最后一关,打破天地之桥,进行周天吐纳。

    “养气是水磨工夫,在缓而不在急。”

    陈岩有上一世修炼的经验,不急不躁,水到渠成。

    “咯咯,”

    至于阿英,则是坐在树下和天马玩耍,笑个不停。

    “嘶嘶,”

    天马不停地用马头在阿英腿边蹭来蹭去,只看样子,简直如同家养的土狗似的。

    “多漂亮的马儿啊,”

    阿英抚摸着天马缎子般柔滑的马鬃,道,“只可惜马尾不好看。”

    “嘶嘶,”

    天马叫了两声,好似能够听懂人言,表示不满意。

    咚咚咚,

    正在这个时候,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继而邻居王木匠的声音响起,道,“阿英在家吗?大事不好了,赵老虎领了十几个人正往这里来,说是要抓你回家给他三儿子偿命。”

    “什么?”

    阿英一听,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开门,小脸发白,道,“我又没有得罪赵老虎,他凭什么来抓我?”

    “我听说是他三儿子走夜路被吓傻了。”

    王木匠也不了解内情,只是催促阿英赶紧跑路,道,“你也知道赵老虎蛮横不讲理,赶紧出去躲一躲吧。”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阿英急的团团转,六神无主。

    要知道,赵老虎抢男霸女,杀人放火,可谓是无恶不作,在这一带,能够止小儿夜哭。

    平常时候,每次赵老虎出门,都是家家闭户,都害怕麻烦上门,可想而知其残暴。

    她再是能吃苦也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怎么会不怕赵老虎这样恶名昭昭的恶霸?

    “看来阿英你那天吓傻的家伙,就是赵老虎的三儿了。”

    陈岩可没把一个地方恶霸看在眼里,慢悠悠地道,“这样的坏种,没吓死他就是便宜他了。”

    “哎呀,”

    王木匠在旁边急的跺脚,连声道,“陈少爷,你可少说两句,赶紧和阿英跑路啊。赵老虎行事肆无忌惮,要是真被他抓到,后果不堪设想。”

    “王伯说的是,我和少爷得出去躲一躲。”

    阿英点点头,可是还没等她动作,就听外面传来喧闹,踏踏踏踏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轰隆隆,

    下一刻,大门就被人撞开,一个粗豪的声音响了起来,道,“阿英那个丫头片子呢,赶紧给我出来。”

    声音如同打雷一般,四下传出很远。

    “完了,完了,”

    王木匠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哆嗦着声音道,“这是黑面神铁柱,赵老虎手下的第一打手,听说手中不止一条人命。”

    哗啦啦,

    这样的无礼砸门,当然惊动了左邻右舍。

    “哎呀,这是谁啊,上来就砸人家的大门?”

    一个人不明就里,有点打抱不平的心思。

    “还能有谁?赵家村赵老虎啊。”

    另一个认出赵老虎的人压低声音,看样子生怕被街上的赵家人听到。

    “嘶,”

    听到赵老虎三个字,先前的人倒吸一口冷气,声音一下子变得比蚊子还小,道,“怎么是无恶不作赵老虎,老陈家这次可是要倒血霉了。”

    “可不是,阿英那丫头苦啊,好不容易熬到陈家少爷病好了,又有这祸事上门。”

    周围的人慑于赵老虎的名头,即使是心里同情,也不敢出头。

    小地方的恶霸劣绅,就是这样让人无能为力。

    “哈哈,”

    赵铁柱挥舞着胳膊粗细的木棒,砸的院墙都咚咚直响,狞笑道,“阿英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再不出来,你家赵爷爷就一把火把陈家大院烧了,让你吊死鬼做不出,做个烧死鬼。”

    “嘿,”

    陈岩冷笑一声,握着袖中的卷轴,道,“恶霸流氓,真是猖獗。”

    “走,”

    陈岩用另一只手揽住阿英盈盈细腰,举步往外走,道,“敢毁我陈家大门,今天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很快,陈岩就见到了恶名远播的赵老虎。

    只见赵老虎骑在高头大马上,狮子头,豹环眼,满脸的横肉,带着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二十多个五大三粗的棒小伙子围在他的跟前,众星捧月一样。

    甚至陈岩还看到两个熟悉的面孔,以前是陈家的下人,不过在自己生病不醒后,卷了东西跑了。

    没想到,居然去投奔了赵老虎。

    “土匪恶霸,”

    陈岩目光闪动,心里暗自想,在这种地方,果然是恶人才吃得开。

    “这一次赶上了,非得好好教训他们不可。”

    陈岩可不是心软的人,上一世的记忆让他更知道如何对付小人。

    “哎呦,真敢出来啊。”

    赵铁柱瞪着牛眼,上下打量,目中满是凶光,咬着牙道,“阿英你个丫头片子,胆子真不小,居然敢扮鬼吓唬我家三少爷,今天爷爷们就让你变成真鬼。”

    “赵铁柱,是吧?”

    陈岩紧了紧怀中的少女,看向对面的黑大个,讥讽道,“听说你被称之为百里虎狼,手里还有人命,今天一看,就是个傻大个啊。”

    “你,”

    赵铁柱没想到会有人敢这么当面嘲笑自己,愣了愣,恼羞成怒道,“你个书呆子,你家赵爷爷今天索性成全你们,让你们到地下做一对鬼夫妻。”

    “赵铁柱,”

    听到对方威胁陈岩的话,阿英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声道,“有本事就冲我来,跟我家少爷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