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章 马踏凶奴
    “啧啧,好一个主仆情深。”

    赵铁柱攥着又粗又大的木棒,用猫抓老鼠似的笑声道,“书呆子,丫头片子,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了,都得乖乖去见阎王。”

    陈岩神情不变,只是平静地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就喊打喊杀的,难道不怕王法不成?”

    “哈哈,书呆子,你居然跟我提王法,”

    赵老虎听到这句话,突然发出一声放肆的大笑。

    “哈哈,”

    其他人也是齐齐大笑,好似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似的。

    “哎呀,王法。”

    “陈家少爷还跟赵老虎讲王法。”

    “读书读傻了。”

    就是左邻右舍都悄声议论,暗自摇头,要是真有王法,赵老虎能够伤天害理这么多年?

    好一会,赵老虎才停了下来,用手指着自己,一字一顿地道,“书呆子,我告诉你,老子就是王法。”

    声音一落,场中瞬间安静,显示出赵老虎积年的霸道。

    陈岩却只觉得愚蠢至极,第一次笑道,“这样不知天高地厚,死有余辜。”

    “放肆,”

    赵老虎脸沉了下来,吼道,“铁柱,给我拿下两人,押到庄子地窖里,好好炮制。”

    “敢惹赵爷,你个书呆子是自己找死。”

    赵铁柱把木棒交在左手,狞笑一声,右臂探出,蒲扇大小的手掌直接抓向陈岩的头皮。

    哗啦,

    五指如钩,恶风不善。

    “太慢。”

    陈岩揽住阿英,脚下一滑,如神龟出水,轻飘飘往后。

    “嗯?”

    赵铁柱一击落空,大吃一惊。

    “天马,”

    陈岩落到门前,一摇袖中的天马图。

    轰隆隆,

    下一刻,天马自院中冲出,快如闪电,只是一下,就到了赵铁柱跟前。

    “嘶嘶,”

    天马长鸣,后蹄抓地,前蹄高高扬起,然后猛地踏了下去。

    “不好,”

    赵铁柱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来了个铁锁横江,把双臂挡在身前。

    咔嚓,

    天马冲踏,何止千斤。

    赵铁柱惨叫一声,身子斜斜飞出,胸前的肋骨尽数断裂。

    “嘶嘶,”

    天马一击败敌,昂首嘶鸣,日光一照,四蹄健壮,筋肉饱满,犹如铜浇铁铸地一般,冲击力十足。

    “这是,”

    “好马,”

    “扬蹄怒踏啊,”

    这一下子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左邻右舍惊讶的同时,又有一种快意。

    众人虽然摄于赵老虎的凶威,不敢出面,但人心都有一杆尺子,知好坏,量是非,都是有数的。现在看到恶人吃瘪,都是高兴。

    “这,”

    赵老虎看了眼耀武扬威的天马,又看了眼躺在地上吐血不止的铁柱,愣了好一会,才对身边的人咆哮道,“你们都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把这匹劣马宰了!”

    声音如雷,透着一股子的凶戾。

    “冲,”

    “上,”

    “狠狠地打,”

    见到赵老虎发怒,其他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敢怠慢,各持木棒,逼了上来。

    “嘶嘶,”

    天马不屑地打了个响鼻,四蹄踏地,发出一阵有节奏般的声音,如虎啸,似雷鸣,杀伐之气,逼人眉梢。

    这一刻,众人只觉得自己置身于战场之中,金戈天马,煞气冲霄。

    “啊,”

    有一半的人惊叫一声,腿一软,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他们只是普通的地痞流氓,平时只会狗仗人势,欺凌老弱,哪里受得了这杀伐之气?

    “嘶嘶,”

    天马看到还有人站着,咆哮一声,四蹄微曲,跃空而起,借着下落的冲力,砸在人群中。

    “哎呦,”

    “疼死我了。”

    “老天爷。”

    天马压顶,冲击力何等惊人,真的是碰上伤,砸到废,无与伦比。

    一冲,一落,一踏。

    场中就没有能站着的人了,二十多人都躺在地上,哀嚎痛哭,疼的打滚。

    “这是,这是,”

    赵老虎看得目瞪口呆,他仗着手下的这群人横行乡里,人人惧怕,哪里会想到,今天会栽在一匹马蹄下?

    “啊,”

    阿英又惊又喜,大眼睛都要放出光来了,她第一次知道,跟自己玩耍的焦尾马会有这样的威势。

    真的是不像一匹马,而是一个在战场上纵横无敌的大将军。

    “还有一个,”

    陈岩用手指了指赵老虎,招呼天马道,“别弄死了。”

    “啊,”

    赵老虎这才如梦初醒,一拨马头,要逃之夭夭。

    “嘶嘶,”

    可是天马更快,身子一窜,如龙腾虎跃,刚劲勇猛,气势惊人。

    “啊,”

    毫不意外,赵老虎立刻身子横着飞出,惨叫之声,远近可闻。

    “嘶嘶,”

    天马再冲一步,还没等赵老虎落地,扬蹄猛踢,一击将他彻底踢晕。

    “嘶嘶,”

    做完这个,天马昂着头,高抬蹄,慢悠悠往回走,大大的马眼之中,很明显地得意洋洋。

    “干得好。”

    “痛快。”

    “踢死赵老虎。”

    安静了片刻后,左邻右舍沸腾了,不管男女老少,都齐声大呼,好像过节般高兴。

    不得不讲,赵老虎实在是坏事做尽,人人厌恶,只是以前碍于其手下的恶奴,敢怒不敢言。现在看到他们一水躺在地上,没了顾忌,放声叫好。

    “好啊好,”

    阿英更是蹦蹦跳跳,喜笑颜开。

    “阿英,”

    陈岩看了一眼,指着场中道,“你去看一下,把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留下,然后让他们统统滚蛋。”

    “啊,”

    阿英鼓着小脸,有点不情愿,道,“就这么放他们走啊?太便宜他们了!”

    “还不是时候。”

    陈岩垂下眼睑,挡住眸中的杀机。

    他现在根基不稳,尽量不惹麻烦,要是真的一口气杀了二十多人,官府肯定不能视而不见,纠缠之下,哪里还有空养气修道?

    至于赵老虎这群人,当然不能这么便宜他们,等以后时机成熟,全部解决。

    “好吧,”

    阿英当然不明白陈岩韬光养晦的心思,但小丫头听话,还是乖乖上前,进行搜刮。

    “嗯,”

    陈岩看着赵老虎大拇指上的翠绿扳指,点了点头,弄来不义之财,正好用来买老山参,调制药膳,滋养身子。

    毕竟现在还是炼精化气的阶段,要是有药膳辅助,能够更快地到达养气圆满境界。

    “送财上门啊。”

    陈岩笑了笑,握紧手中的画轴。

    “打得好。”

    “赵老虎去死。”

    “踩死这个王八蛋。”

    眼见赵老虎和一众恶奴都倒地不起,围观的众人胆子大了,大呼小叫,还有人直接扔砖头,场面激烈。

    赵老虎连同他手下的恶奴们,不死也掉了半层皮,个个鼻青脸肿,狼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