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章 鬼神推磨
    半个月后,赵家庄。

    前池浸绿,松柏森郁,紫水横斜,鸟去花香。

    赵老虎却无心观赏美景,在院中来回走动,暴跳如雷。

    其他人都低着头,不敢多说。

    “陈岩,我要把你挫骨扬灰。”

    赵老虎咬牙切齿,心中的恨意几乎是五湖四海都洗不尽。

    要知道,上一次他气势汹汹带人杀往陈家大院,结果天马横空出世,将他们打得鼻青脸肿,狼狈逃窜。

    这样一来,不仅他自己被天马踢伤,导致卧榻半个月,疼的死去活来,而且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成了笑话一样。

    向来骄横的赵老虎,如何能够忍下这口气?

    “见鬼喽,见鬼喽。”

    赵三宝依然疯疯癫癫,拍着手,嘿嘿傻笑。

    “见你个鬼,”

    赵老虎正在气头上,一看这个傻儿子,简直火里浇油,跳起来就是一巴掌,骂道,“给老子滚到一边去。”

    “老爷,”

    花娘是赵老虎最宠爱的小妾,声音柔柔地,大着胆子劝道,“老爷别气坏了身子,咱们坐下来,慢慢想办法。”

    “有什么办法?”

    赵老虎目中冒火,非常烦躁,大声道,“连铁柱都被那该死的恶马踢伤到现在还下不了床,我去哪里找人对付他?”

    花娘美目一转,很有自信地道,“老爷,奴家却知道有个人,肯定能够对付的了陈岩。”

    赵老虎一听,猛地转过身来,着急追问,道,“是谁?”

    “是铜陵山那位。”

    花娘犹豫了下,还是说出口。

    “是神婆啊。”

    赵老虎反应过来,面色阴晴不定,对方可不是个简单人物,要想让她出手,恐怕自己得付出很大的代价。

    好一会,赵老虎神情转厉,有了决断,声音好似从冰窟中捞出来的一样,道,“大仇不可不报,花娘你准备好祭品,随我前往铜陵山神庙。”

    陈家大院。

    苍藓盈阶,松影参差。

    陈岩在庭中拿桩不动,身似六甲不倒,意似流水西东。

    “叱”

    陈岩踏前一步,吐气开声。

    下一刻,

    丹田震动,真气汩汩而出,过经脉,到四肢百骸,熏熏然,有一种烟云四起之感。

    “呼,”

    好一会,陈岩感应到体内真气平复,吐出一口浊气。

    “很不错。”

    陈岩满意地点点头,只觉得又离养气圆满近了一大步。

    自从从赵老虎那里得到一笔不义之财后,陈岩就让阿英买了药材,自己调制药膳,固本培元。

    不得不说,药膳的作用很好,加上一等一的引导之术六甲上元功,修行之快,要远超前世。

    “到底我是曾经修炼到阴神境界,纵然力量还没有恢复,但眼界犹在,修炼起来,游刃有余。”

    陈岩一边走,一边想,不知不觉,走到另一个小院。

    “咦,”

    陈岩目光一转,正好看到一个石磨。

    足有半人高的底座,上面个天青色的磨盘,手臂粗细的圆木套在槽里。

    用手推着圆木,就可以带动磨盘,进行磨面。

    “这个磨盘不小啊。”

    陈岩露出惊讶之色,只看这个样子就知道,恐怕没有两百斤的力量,都推不动这个磨盘。

    “果然如此。”

    陈岩想到就做,双手抓住圆木,用力一推,磨盘开始转动,心中马上有数,计算道,“二百二十斤才可以推动磨盘。”

    “真是奇怪。”

    陈岩摩挲着圆木,光滑滑的,很显然是阿英这几个月经常磨面使用的原因,纳闷道,“阿英一个弱女子,如何能够进行磨面?”

    这个时候,正好阿英从外面进来,圆溜溜的大眼睛转动,道,“少爷,准备吃饭了。”

    “阿英,你过来。”

    陈岩招了招手,道,“在我生病之时,你就是用这个石磨每日磨面,然后拿去集市贩卖换钱?”

    “是啊,”

    阿英点点头,笑着道,“不过现在我们有银子了,我已经二十多天没有磨面了。”

    “我还没见你磨面的样子。”

    陈岩松开圆木,指了指磨盘,道,“阿英,你做一下,我看一看。”

    “好啊,”

    阿英答应一声,三两步走到石磨前,熟练地握住圆木,抵在小腹前,发力推到。

    吱呀,吱呀,吱呀,

    磨盘转动,发出吱呀的声音,好似欢快的曲子。

    “真是有意思,”

    陈岩微微眯起眼,他能够感应到,当阿英开始推动圆木之时,磨盘上方隐隐出现一个赤金的影子,看不清面容。

    在这个赤金影子的发力之下,阿英根本不用费多大的力气,就可以推磨如飞。

    “有鬼神相助吗?”

    陈岩笑了笑,这个世界,真的是越来越精彩了。

    “咿呀呀,”

    “咿呀咿”

    “咿呀咿呀,”

    就在陈岩要让阿英停下之时,突然之间,咿咿呀呀的叫声响起。

    “这是什么?”

    陈岩转过头,就发现,不知何时,从地下钻出十几个娃娃,都是半尺高,白白胖胖的,红兜肚,小脚丫,散发着香气。

    十几个胖娃娃,折下柳枝当花环,戴在头上,作队跃舞,摇摇摆摆,口中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好像不知名的曲子。

    “好可爱的小东西。”

    阿英也看到了胖娃娃们,马上扔下石磨,飞奔过来,用手抱起一个,只觉得软绵绵的,几乎没有重量。

    “咿呀,”

    好似感应到生人,胖娃娃奶声奶气地叫了声,立刻小身子缩了起来,害怕地瑟瑟发抖。

    至于其他的胖娃娃们,则是毫无变化,依然是排着队,唱着曲子,咿呀呀地很欢快。

    “真是古怪。”

    陈岩也伸手抓了一个,用手捏了捏,不似普通婴儿的肌肤,反而冰冰凉凉的,似金玉,像草木,没有半点生气。

    “咿呀呀,”

    胖娃娃胆子很小,小身子缩成一团,头上的羊角小辫乱晃。

    “好可爱啊。”

    阿英捏了捏胖娃娃肉嘟嘟的小手和小脚,笑得眉眼弯弯。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陈岩把胖娃娃放到地上,看着小东西好像个笨拙的小鸡似的,摇摇摆摆地站起来,然后晃晃荡荡地加入到一群胖娃娃中,小脸上的顿时害怕消失,又欢快地咿咿呀地唱起来。

    “真是有意思。”

    陈岩大袖一挥,将所有的胖娃娃裹起,向外走去,道,“让我看一看,有什么玄妙。”

    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评论,新书期还没有上网站推荐,更需要各位书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