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十一章 树妖挡路
    山中。,

    青竹雨收,白光凉影。

    日光一照,澄翠深蓝之间,花叶涂金,山峰染色,烟霞低垂。

    陈岩头戴书生巾,一身青衣,大袖飘飘,行走在山道上。

    “咄,”

    陈岩体内真气流转,健步如飞,身轻似燕,气息悠长。

    “这次定让老妖婆你好看。”

    陈岩对这一行,很有信心。

    一是,他已过了入道三关,真气入五脏六腑,气息绵绵悠长,步罡踏斗,肉身强大;二是,上次老妖婆作法不成,伤了神魂,到现在肯定还没有恢复。三是,身为曾经的阴神境界,差一点凝聚道基之人,他对神魂斗法很熟悉。

    这样一看,胜算很大。

    不多时,陈岩已经看到神庙在望,幽幽深深的气息在上空沉淀,有一种森森然的阴冷。

    “哼,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陈岩看了看天上的大日,冷笑一声,慢腾腾接近。

    哗啦,

    只是还没等陈岩走到离神庙十丈之内,突然之间,一株老桑树挡在他的身前,合抱不交,亭亭伞盖,粗大的枝叶垂下,哗啦啦作响。好似吹响曲子。

    “嗯?”

    陈岩目光一动,往左一步,避开大树。

    哗啦,

    可是下一刻,老桑树如影随形,依然挡在他的身前,而且严严实实的。

    “嘿,”

    陈岩发现,不论是他向左还是向右,这老桑树都是跟得很紧,挡住他的去路,让他无法再前进一步。

    “找死,”

    陈岩冷哼一声,竖掌如刀,真气密布掌缘,狠狠地劈在老桑树上。

    嗡嗡嗡,

    手掌和桑树碰撞,竟然发出一声声的金铁之鸣,好似刀剑撞击一般,震动耳膜。

    “嘿,”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整个手掌被震得发麻,道,“好一株老桑树,几乎不逊色于金石之躯。”

    又试了几种办法,可是陈岩发现,这株老桑树移动速度快,躯干坚硬似铁,能挡抗打,自己纵然有悠长的气息,也拿它没有办法。

    “好一株树妖,”

    陈岩恨得牙都痒痒,自己气势汹汹来找老妖婆算账,没想到人还没见到,就让这样一个老桑树挡在外面,无法前进一步。

    “来日方长。”

    陈岩到底是个人物,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烦躁郁闷,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旧仇未去,又添新恨,这件事肯定没完!

    神庙中。

    案上放置三足铜鼎,烧着上好的檀香,袅袅烟气自镂空花纹的鼎盖中升起,如烟似霞,沁人心腑。

    “咳咳,”

    神婆拄着双蛇拐杖,不停地咳嗽,她的脸色苍白,目光黯淡无神。

    “呼,”

    颤巍巍地服下一枚丹药,神婆脸上多了一丝红润。

    哗啦啦,

    一阵阴风凭空而起,沙沙的枝叶抖动的声音随之而来。

    “陈岩走了?”

    神婆看了眼地上的树影,沉声问道。

    “当然,”

    老桑树的声音显得异常苍老,道,“我虽然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但挡住一个区区少年,还是能手到擒来。”

    顿了顿,老桑树继续道,“倒是你,要抓紧恢复,要不然的话,真耽误了那一位的事儿,他可是要比陈岩可怕百倍千倍。”

    “我知道,”

    神婆慢吞吞地回到木榻上坐下,焦躁地道,“可是我神魂受伤不轻,稍一动弹,就如同针扎一般,恐怕得两三个月都不能恢复。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替大人做事?”

    “我不管,反正到时候交不了差,你自己负责。”

    老桑树回了一句,然后悄然没了声息。

    “陈岩,都怨这个该死的小子。”

    神婆摩挲着双蛇拐杖,森森的眸子中满是怨毒之色。

    半日后,陈家大院。

    净几暖炉,素瓷清茶,素手纤纤,香气拍人。

    陈岩坐在树下,喝了一杯阿英亲手递过来的茶水,温温的热气在丹田氤氲,齿间留香,勉强忘掉铜陵山上神庙前发生的不快。

    “是一个老树妖,”

    陈岩皱了皱眉头,还是觉得棘手,这样的树妖,身躯近乎金铁,以他现在的力量,恐怕威胁不到。

    “要是能有一件法器就好了。”

    陈岩摩挲着茶盏上的花纹,念头转动,突然有了想法,暗自道,“或许该进金台府一趟,这个世界妖鬼横行,未必没有法器出售。”

    以他现在的境界修为,要在短时间内提升几乎不可能,要增强战斗力的话,法器是首选。

    “阿英,”

    又喝了一杯热茶,陈岩放下茶盏,开口道,“上一次我教你的五禽戏,你练得如何了?”

    “啊,五禽戏啊,”

    阿英答应一声,来到院子中央,道,“我打一套,少爷你看看。”

    哗啦,

    阿英拉了个架势,稳稳当当,八面来风。

    哗啦啦,

    阿英屈膝抬腿,一板一眼,打起拳来。

    摇头摆尾是虎戏,雄浑沉稳是熊戏,姿态舒展是鹿戏,敏捷好动是猿戏,轻盈自在是鹤戏,五种动物,神态各异。

    在五戏变化之中,舒展筋骨,活动四肢,搬运气血,固本培元。

    一趟五禽戏打完,阿英并腿而立,额头鬓角都有一层细密的香汗。

    “很不错。”

    陈岩点点头,心中高兴。

    五禽戏看似简单,但很多人再是修炼,却只是形似,而无法做到身似,真正体会到熊的沉稳,鹿的安详,猿的敏捷,鹤的轻灵,虎的威猛,形似而神不似,就会让这套功夫的效果大打折扣。

    阿英虽然学拳日短,但已经做到形神兼备,一举一动,纯乎天然,进展之快,出乎意料。

    这样下去,或许用不了多久,阿英就可以易筋换骨。

    “真是有意思。”

    陈岩想到阿英磨面之时有鬼神护佑,现在学起五禽戏又是这样举重若轻,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个笑容,喃喃道,“和我关系最深的三人,故去的父母,相依为命的阿英,都不是简单人物啊。”

    “少爷,我打的怎么样?”

    阿英眨着眼睛,小脸上满是希冀。

    “打的很好。”

    陈岩当然不会吝啬自己的表扬,拍手道,“阿英,你这样练下去,很快就能脱胎换骨。”

    “嘻嘻,”

    阿英闻言笑出声来,眼睛眯成月牙状。

    “这样也好,”

    陈岩站起身来,道,“以你现在的拳法,足以对付两三个人,再加上天马保护,我很放心。接下来,你就待在家中看家,我得去府城一趟。”

    和推荐增长的幅度下降了啊,继续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