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十二章 小白狐
    第二天。

    丹霞云举,长虹经天。

    柳绿鸟声细,花香风气暖。

    陈岩收拾妥当,准bèi 出发。

    阿英牵着天马,送到门外,开口道,“少爷,此地离金台府几百里,你还不如骑焦尾马去,可以早去早回。”

    “不用了,”

    陈岩头戴书生巾,身穿青衣,背着书箧,里面放着笔墨纸砚,标准地读书人打扮,摆摆手道,“我多则七八日,少则两三日就能回来。没有事,你不要出门。”

    “好的,”

    阿英不再多说,只是道,“那少爷你路上小心。”

    “好,我走了。”

    陈岩大袖一甩,转过身,真气运到足底涌泉穴,轻轻一提,如春燕凫水,杳然而走。

    “走。”

    出了陈家大院,陈岩一声清啸,也不走大路,而是沿着曲行崎岖的小道,在山林丘陵之间,健步如飞。

    “真是痛快。”

    陈岩在山中纵声长啸,和猿啼鹤唳唱和,自周天吐纳之后,真气入五脏六腑,气息悠长深远,这一发力,快逾奔马。

    “哈哈,”

    行到尽处,陈岩提身而起,抓住山崖间的老藤,手臂用力,高高荡起,在落下的刹那,又手疾眼快地抓住另一根垂下的老藤,像个敏捷地猿猴似的,高来高去。

    不得不讲,自从过了入道三关,真气周天循环,遍布经脉穴窍,细密如网,令肉身脱胎换骨,轻似春燕,敏若白猿,气息悠长,如丝如缕。

    特别是在山中小道,怪石嶙峋,陡崖幽深,老藤攀岩,溪水筛金,要是换个普通人,别说是赶路,基本就是寸步难行。

    高的山,陡的峰,深的谷,绿的叶,紫的藤,红的花,黑的土,青的石,陈岩一边赶路,一边观山看水,还可以体悟自己体内的真气变化,一心三用,很是自在。

    直到晚霞铺天,倦鸟归林,夕阳余晖洒在群峰之间,稀稀疏疏如碎金的时候,陈岩才停下赶路,准bèi 休息。

    “咦,有座庙。”

    陈岩目光一动,正好kàn 到山腰上有一座神庙,举步笑道,“真是瞌睡了送枕头,正好借此休息。”

    神庙不大,还很破旧。

    苔藓湿重,蓬蒿满地,斑驳出或大或小的晕光影子,偶尔还有几声蛙鸣。

    就连庙中的神像,都因为常年没有香火,上面的镀金脱落,露出里面的硬木,没有半点的神圣气息。

    “这是什么神灵?”

    陈岩来到神像前,仔细打量,只见这尊神像脚踏火蛇,四臂伸开,或拿如意,或持莲花,或握镰刀,或举宝钟,威武霸道,张扬肆意。

    知dào 这个世界上神灵众多,陈岩看了看认不出来,也没有多想,到外面寻来干柴,用火石点燃。

    篝火燃烧,噼里啪啦的火光驱走山中的寒气,令人精神一振。

    “唔,”

    陈岩坐在庙门口,拢着篝火,往外看。

    只见群峰叠嶂,如削如攒,半空中余晖尽去,仅剩光明一线,映照峰顶,白云朵朵,弥漫成色。

    近处却是翠岩环壁,石笋森森,泉水自上留下,水声潺潺。

    “真是好景。”

    陈岩突然兴趣大发,稳了稳心神,取出笔墨纸砚,直接在神案上挥毫作画。

    深斜,卷折,飘举。

    很快,宣纸之上,出现谬枝、挺干、屈节、皴皮,纽裂多端,分敷万状,又有耸凌云翳日,崖岸丰隆,虬枝老松,欣欣中自有一种郁郁的生机。

    有松,然后石出,寥寥几笔,点缀其间,嶙峋之气,含而不发。

    松石凝翠,白云深处有人家。

    只是这个人家,不是普通的人家,而是神人,婀娜多姿,翩然若仙。

    整一幅画,烟林清旷,山坚松茂,特别是在白云下的山岭,琵琶遮面,韵味十足。

    出尘而又入世,朦胧而又清晰,这就像是世界的本质,在重重叠叠的烟云之中,偶尔露出一角,就让人如此着迷。

    良久,陈岩掷笔于案上,仔细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画卷,粼粼然烟光晕开,一圈又一圈道,笑道,“此山此景,此情此画,直抒胸臆啊。”

    想了想,陈岩没有题字写诗,而是直接拿过小印。

    哗啦啦,

    宝印一落,画卷上的诸多光怪陆离仿佛瞬间定格,缥缈的神人居于山林之中,看日出,观日落,讲述一个又一个的神话故事。

    哗啦啦,

    陈岩没有看到,在这幅画成形的刹那,丝丝缕缕的青气自画中的山水上升起,然后悄然无息地涌入到神龛中的神像中。

    这一刻,蒙尘不知dào 多少岁月的神像眼中,有一点金芒跳动。

    “这算是我的一个巅峰了。”

    陈岩又仔细看了一遍,然后把宣纸收起,小心收好,这样的山水画,以后用处不小。

    “下雨了。”

    陈岩收好山水画,伸了个懒腰,却发xiàn ,不知何时,山中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风一吹,有一股凉意。

    “唧唧,”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小狐狸从雨中跑出来,到了庙门前,发出唧唧的叫声。

    “好个小狐狸,”

    陈岩目光一动,这只小狐狸通体雪白,胜雪赛霜,乌溜溜的大眼睛转动,竟然给人一种灵黠的感觉。

    “唧唧,”

    好像没想到会碰到人,小狐狸扒在门槛上,歪着小脑袋,想离开,又不愿意出去淋雨。

    “咦,这个小狐狸,”

    陈岩目光一瞥,却看到小狐狸的脚下有梅花瓣似的血迹,道,“这是受伤了?”

    “过来吧。”

    陈岩手臂一伸,抓住小狐狸的脖子,把小东西拎到身前。

    “唧唧,”

    小狐狸吓了一跳,前爪乱晃,着急地大叫。

    “小东西,”

    陈岩拍了它一下,不让小狐狸乱动,然后自身上取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药粉轻轻地倒在小狐狸受伤的后肢上。

    药粉效果不弱,敷上之后,马上止血,看样子,明天就会结疤。

    “唧唧,”

    这个时候,小狐狸也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没有恶意,不再挣扎,软绵绵地叫了声。

    “怎么受的伤?”

    陈岩抚摸着小狐狸柔软的毛发,这样灵动的小狐狸可很少见,简直聪明地要成精了。

    下一刻,

    一声尖锐的猿啼远远传来,连外面的雨帘子都被无形的声波冲开。

    小狐狸先是一愣,随即惊叫一声,大眼睛中满是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