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十三章 大猿
    猿啼由远而近,凄厉哀转,越拔越高,到最后,群谷回应,有声裂金石之势。

    哗啦,

    下一刻,珠帘般的雨幕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撕开,金灿灿的光华耀眼,往下一落,化为一只大猿。

    这只大猿高有八尺,垂臂过膝,身上赤金猴毛炸起,目光阴鸷。

    “好一个大猿,”

    陈岩神情凝重,只看对方的威势,就知dào 绝不普通,书中记载山中大猿能够生撕虎豹,看来此言非虚。

    “呜,”

    大猿看到陈岩和小狐狸,嚎叫一声,顿时有一种大风起兮,山雨欲来的压迫感,还有一股浓浓的腥气。

    这一下子,气势冲天,好似眼前的不是大猿,而是出海蛟龙。

    “来者不善,”

    陈岩来不及多想,先下手为强,一纵而起,滑步丈许,冲到跟前。

    “呔!”

    陈岩沉肩坠肘,扭腰拉弓,右臂甩出,如同钢鞭,抽出一阵音爆。这是他过了入道三关之后,脱胎换骨,才能打出这样的招式。

    “呜,”

    面对这能够击毙虎狼的一个手鞭,大猿却是出乎人意料的灵活,它滴溜溜一转,似左还右,垂面到地,躲过漫天的鞭影,然后一个垫步,身子拔高,力从肩肘传到指尖。

    哗啦,

    猿臂凭空伸长了半尺,只是一闪,就居高临下,打到陈岩的后脑勺。

    “好快。”

    陈岩已经过了入道三关,体内真气运转生生不息,对气劲最是敏感,大猿一动,他就感应到脑后恶风不善。

    “咄,”

    陈岩吐气开声,捏拳成印,后发先至。

    “呜,”

    大猿更是天生神异,两条猿臂抡开,如同两条钢鞭,无影无形,来去不定,或长或短,防不胜防。

    “不好,”

    只是不到三十个呼吸,陈岩就冒了冷汗。

    “太难缠。”

    这只大猿不光是天生神力,来去如风,而且好像还精通武道,拳法出众,杀伐凌厉,要不是陈岩过了入道三关,能够步罡踏斗,身法玄妙,恐怕早就被一拳爆头。

    就是这样,陈岩觉得自己恐怕也抵挡不了太久,这只大猿实在是太过残暴,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正在危急关头,只听一声娇叱,道,“大胆妖猴,胆敢伤人!”

    话音一落,

    一道翩然红云身若飞鹤,居高临下,纤纤玉手中三尺青锋吞吐,晃动之间,寒星乍开,数以千百,细细密密,如霜似雪。

    “呜,”

    大猿感应到身后剑光逼人,反应很快,脚掌一扒,步若量尺,一跃三丈,脱出剑光笼罩。

    “好一个麒麟步,”

    少女落地,红衣翩翩,一声清啸,袖中青锋不再遮掩,倏尔展开,映照晴雪,森森然的杀机如龙蛇起舞,哗啦啦的剑声大作。

    “呜,”

    面对漫天的剑芒,向来桀骜不驯的大猿哀嚎一声,仿佛刚才的退步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双目充血。

    “呜,”

    大猿再叫,脊椎如大龙升腾,由下向上,猛地发力,一招铁牛犁地,迎着漫天的剑光,冲到红衣女子面前,蒲扇大小的手掌伸开,五指如钩,径直抓向对方的头皮。

    大猿手掌筋骨如金铁,锋锐惊人,不逊色于利剑宝刃,要是击中,就是山中的老虎都得头颅上出现五个血洞。

    “哼,”

    来的少女别看年纪不大,但已经身经百战,非常老练,她不慌不忙,剑光一引,细细密密的金芒跳动,交织在一起,看上去,如轻纱,似金霞,然后披在身上,连连绵绵,风雨不透。

    正是如封似闭,剑芒织衣。

    “呜,”

    大猿识得厉害,五指硬生生收回,攥在空处,发出闷雷般的声音。

    “杀,”

    红衣少女细眉一挑,得势不让人,剑光拨动,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只是眨眼之间,就有数十剑刺出,真zhèng 的疾风骤雨,奔雷闪电。

    快,很快,快到不可思议。

    这样的剑法,真的是追魂夺魄,无常索命。

    纵然大猿也是天生灵物,但在纵横连绵的剑光之中,却是只能勉强抵挡,整个人如同坠入蛛网中的飞蛾,越是挣扎,越是无力。

    场中的变化,简直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从陈岩命悬一线,到红衣少女拔剑出手,再到现在剑光如网,大猿落入下风,整个过程还不到五个呼吸。

    “呼,”

    陈岩这个时候才吐出一口浊气,压下翻腾的气血。

    “好快的剑,”

    陈岩眯着眼,仔细观看场中的局面。

    来的红衣少女运剑如风,纵横来去,手中的长剑更是少见的锋锐,能够切金断玉,纵然大猿身躯坚硬似铁,也不敢直接硬抗这把杀人之剑。

    一寸长一寸强,红衣少女借助长剑之利,将大猿逼在圈外,稳居上风。

    “呜,”

    大猿越打越憋屈,发出一声撕裂心肺的哀嚎,身子暴涨到丈五高下,金灿灿的猴毛如针般竖起,好似巨灵神再世,威猛到极点。

    “呜,”

    大猿双目充血,连声哀嚎,每一拳打出,都有如同擂鼓般的爆音响起,一股浓重到极点的血腥气弥漫,压得人几乎喘不上气来。

    这样的力量,这样的拳法,要是刚才面对陈岩使出,恐怕陈岩只要落荒而逃一条路。

    “武道之威,恐怖如斯。”

    陈岩心中震撼,不能自已。

    说起来,陈岩的身体不算弱,入道三关过后,轻若春燕,敏捷似猿,但他搬运气血,五脏吐纳,紧锁****,只是为了精气化神,走上修道之路。

    肉身的变化,是固本培元,积蓄精气的附带作用,平时根本不关心琢磨。

    可是,武者不同。

    武者是专注于肉身之能,练皮练膜练筋练骨吐纳换血,层次显明,步骤不乱。

    打个比方,陈岩修liàn 的六甲上元功,可以练体,易筋,锻骨,凝髓,固精,腾神,固然效果很多,但贪多不烂,任何一个效果都达不到极致。而武者则是要先练皮肉,则会专心于此,直到把皮膜练得如同牛皮般坚固,到了无可再练之时,才会考lu 下个阶段,易经锻骨。

    这样踏踏实实,步步推进,将皮膜、筋骨、五脏六腑、等等等等,都修liàn 到极致,可想而知,能够把肉身的力量推到何种的地步。

    除此之外,武者还会真zhèng 搏杀,在不断地战斗之中,磨砺自己的意志,熟悉自己的身体。

    只有这样,武者才能够举手抬足之间有恐怖的力量,能够和大猿这样的天生灵物相斗,而占据上风。

    “武道意志,”

    陈岩神情变幻,喃喃自语。

    第二名离我们很近很近,不要掉链子啊,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评论,我们要一枝独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