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十五章 道士赶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雨后的山。

    朝霞迎日,丹气出谷。

    叶萋萋而吐绿,水潺潺而生烟。

    天光垂下,明辉氤氲在崖前,浮光流彩,玉蕊花开。

    陈岩站在庙门外,目送聂小倩离开,微微抬头,额头如玉,好似要将天地间的紫气汇聚。

    “呼,”

    陈岩捏了个手印,体内的真气周天运转,五脏六腑抽取杂气,自口中吐出,整个人就是精神一振。

    “唧唧,”

    小狐狸这个时候也睡醒了,从里面跑出来,举着前爪,发出唧唧的叫声。

    “小东西,”

    陈岩弯腰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笑道,“你也要走啊?”

    “唧唧,”

    小狐狸好像听懂了,点点头,然后小口一张,吐出一点金芒,倏尔变大,化成铃铛,一大八小,声音清脆。

    “唧唧,”

    小狐狸摘下一个小铃铛,放到地上,又叫了一声,雪白的小身子一纵,快如闪电,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咦,这是法宝。”

    陈岩抓起小铃铛,摩挲着上面细细密密的花纹,目中露出讶然之色,他当然发现雪白小狐不是普通的狐狸,但没想到,它还会拥有法宝。

    要知道,法宝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炼制的,更何况此铃铛法宝能大能小,更是不同凡响。这样的宝贝,千金难易。

    “很不错,”

    陈岩试着将真气打入铃铛之中,登时金光耀眼,细细密密的篆文凭空出现,绕着铃铛旋转,叮叮当当的声音,络绎不绝。

    “希望以后再有见面的机会吧。”

    陈岩把铃铛收好,大袖一展,下山而去。

    第二天,金台府城。

    绿野平林,烟水泛光。

    护城河环绕一圈,曲似弯月,水波不兴,黛意欲出。

    陈岩站在虹桥上,看着眼前宏伟的古城,斑驳的城墙上留下岁月的痕迹,映着森森的水光绿意,有一种古老的沧桑和沉淀。

    而熙熙攘攘的人群进进出出,又带来喧闹的活力,一静一动,自然若画。

    “好一个府城,”

    陈岩只觉得心胸一阔,赞叹出声。

    “咦,陈岩,”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

    “嗯?”

    陈岩转过身,就见有个少年离自己不远,长眉细目,嘴唇很薄,显得刻薄寡恩,他正看着自己,面上满是惊讶。

    “原来是崔兄啊,”

    陈岩认出来人,不冷不热地道,“用不了多久就要进行院试了,崔兄不在家温习,怎么还有空出来闲逛?小心过不了秀才这一关。”

    “你,”

    崔西城听得大怒,这分明是诅咒自己,咬牙道,“陈岩,我看该担心的是你才是。”

    “哦,”

    陈岩目光深沉,眼前这个家伙在自己卧病的时候可是没少去,不过对方不是探望,而是故意去看热闹,幸灾乐祸的,对这样的人,他可不会客气,直接道,“我就不用崔兄关心了,等院试过后,自然会见分晓。只是到那个时候,恐怕崔兄就羞愧地不敢出门了。”

    “你,”

    崔西城哪里想到,一段时间没见,对方不光大病痊愈,还有了这样的伶牙利嘴,让他又气又恼。

    “张道长,”

    没有办法,崔西城只能求助身边之人。

    “嗯?”

    陈岩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有一个道士出现在崔西城身边,他头戴道冠,身披大红道袍,白面无须,手持丧门幡,猎猎作响。

    更为奇怪的是,道士的身后还有十几只绵羊,都是洁白如雪,不时发出叫声。

    “嘿嘿,”

    张道人上下打量了陈岩几眼,目光阴森,用尖细的声音道,“少年人,以后走路小心点,免得碰上不干不净的东西。”

    “嗯?”

    陈岩一听,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厉声道,“朝中有法令,禁制妖术惑人,难道你这个妖道敢冒大不韪害人不成?”

    “法令?”

    张道人冷笑几声,袖中一抖,一团黑光似缓实疾,电射而出。

    “真是大胆,”

    陈岩不知黑光为何物,自然不愿意沾染,脚下大禹步使出,似左似右,却巧合躲过黑光。

    “咦,”

    张道人惊讶出声,他可没想到自己会失手。

    “后会有期。”

    陈岩不再停留,大袖一展,身子一飘,从东城门入城。

    “算你逃得快。”

    张道人面色变幻了几次,还是没有继续动手,毕竟这可是在府城,官府的力量强大,他不得不顾忌一二。

    “道长,这个陈岩”

    崔西城凑了上来,他对这个道士的手段很了解,眼见陈岩居然能够轻巧巧地躲过,很是惊讶。

    “我们也进城。”

    张道士摇了摇手中的丧门幡,缓声道,“崔公子,等办完正事,我抽出身来,肯定会帮你好好教训下这个陈岩。”

    “好吧。”

    崔西城只能点点头,不再多说,和张道士一同进城。

    一个道士,一个书生,还有一群体毛胜雪叫个不停的绵羊,惹来不少人瞩目。

    “这个妖道,”

    不知何时,有两个人影出现在树下,都带着斗笠,看着前面怪异的队伍,目光闪烁。

    “师兄,”

    当中一个明显是女子,纤纤玉手扶着腰间的细柳剑,口唇微动,玉声如线,压得很低,道,“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

    另一个龟背鹤身,目光锐利,沉声道,“我们要继续跟下去,现在还不能暴露。”

    “这个妖道实在狡猾,”

    女子咬着红唇,恨恨地道,“我怕再跟下去,会让他溜掉。”

    “还不到收网的时候,”

    男子微微仰起头,浓眉阔目,天庭饱满,他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这么大的案子,不可能是只有对方一人,我们要顺藤摸瓜,找出主凶。”

    “好吧。”

    女子放开剑柄,斗笠下的细眉挑起,有一股子英姿飒爽,道,“反正在金台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可以求助府衙,不信妖道还能插翅飞了。”

    “嗯,”

    男子目光转动,以他多年办案的经验来看,这个案子很不简单,或许到最后还会有势力阻碍他们借助府衙的力量,想了想,还是道,“师妹,我先跟着妖道,你去城中飞鸽传书,把我们的行踪上报。”

    “好。”

    女子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师兄如此谨慎,但她向来对自己的师兄言听计从,马上去做。

    谢谢群里各位兄弟的支持,看到打赏,我是精神十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