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十六章 十字巷 松月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城东。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到处是茶肆酒楼,旗帜招展,有清乐茶坊,珠子茶坊,八仙茶坊,王家茶坊,还有观月楼,赏心楼,和丰楼,等等等等,皆是靓女迎门,巧笑争妍,鬓角插花,暗香浮动。

    软语轻声,朝歌暮弦,摇荡心目。

    陈岩走在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仿佛有一种熟悉的繁华,好像回到上一世似的。

    “盛世吗?”

    陈岩想到目光转动,这样的景象可是远超他记忆中的所有朝代。

    “难道神灵体系真的有这么大的作用?”

    陈岩看见不远处香火鼎盛的神庙,王朝推行文官、武将、神灵的制度,三权分立,各项制衡,让政治前所未有的清明。

    “君权和神权啊,”

    陈岩眸子深深,前世的经验让他隐隐看到未来的某种可能。

    “大人出行,闲杂人等回避。”

    突然之间,铜锣开道,一队人马涌出,高举肃静、回避等等的牌子,雄赳赳,气昂昂。

    哗啦啦,

    府城的人见惯了官员出行,很娴熟地进行规避。

    “嗯?”

    陈岩闪到一旁,抬眼看去,就见正中央八抬大轿珠帘半卷,里面坐着一个双鬓微霜的中年人,目光深沉,不见底色。

    “这是?”

    陈岩过了入道三关,差一步冲关开辟识海,灵觉机敏,他很容易地感应到,轿子里的中年人气血如渊似海,有难以想象的力量。

    即使是他在路上剑法惊人的聂小倩,在这个中年人面前,就好似小猫和老虎般地差距。

    “嗯?”

    仿佛感应到陈岩的注意,八抬大轿中坐的稳稳当当的中年人目光一转,宛若神电,一种实质般的压力落下,巍巍然若山岳。

    “哦,”

    好在中年人并没有将陈岩看在眼里,目光一触即收。

    “呼,”

    等一行人渐渐离开,陈岩才吐出一口气,只觉得背后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好恐怖的人。”

    陈岩神情变幻,难怪朝廷能够不在意道法显圣,还让神灵收取香火,这个世界上武道的力量,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有这样的力量镇压气运,可以极大地压制道法显圣。

    “这可是完全陌生的体系。”

    陈岩皱了皱眉头,在上一世末法年代,他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惊人的武道,已经隐隐有压制道法的力量。

    “看来以后还得补上这一短板。”

    陈岩有了决断,大袖一摆,继续往前走。

    松江府不愧是州中有数的大城,米市、肉市、花市、菜市、布市、鱼行、蟹行、书行、勾栏,等等等等,应有尽有,数不胜数。

    来自五湖四海之人,将天南地北的货物运来,每时每刻叮当作响的铜钱和银子的声音,好似美妙的曲子。

    只是陈岩逛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有法器交易的店铺。

    “没有头绪啊,”

    陈岩心里叹息,他人不生地不熟的,即使城中真有法器交易的地方,也找不到。毕竟官府势力强大,这样的交易之地不会摆在明处。

    好在陈岩早有心里准备,一看自己购买法器的路子行不通,马上转身朝十字巷而去。

    十字巷在城南,中心是甃月池,稀稀疏疏的花木交错,交织一家又一家的阁楼小亭,天光一照,烟霞影动,郁郁香气弥漫。

    真的是清蕊玉带,千柳如云,城中木行聚集地名不虚传。

    “好地方,”

    陈岩呼吸着淡淡的木香,正了正头上的书生巾,到了一家阁楼前。

    “欢迎光临,”

    迎宾的女子时妆袪服,容颜清秀,声音若出谷黄鹂,很是动听,笑道,“我们松月轩在十字巷里鼎鼎大名,金楠木、沉香木、百梨木、蛇檀木、铁乌木,等等等等,应有尽有,请问客官需要哪一种?”

    “上年份的桃木,”

    陈岩吐字清晰,声音不大不小,道,“年份越久越好。”

    “桃木啊,”

    迎宾少女歪头想了想,才答道,“阁中正好进了一批桃木,我领客官去看一看。”

    “好。”

    陈岩点点头,既然买不到法器,就得自己制作,而桃木则是上乘的辟邪驱鬼的材料,最是合适。

    不多时,两人来到后边。

    抬眼看去,只见或高或低的架子上,放着或大或小的桃木,或圆或方,或长或短,琳琅满目,泛着莫名的光泽。

    有的甚至还挂着细细密密的桃花,静静绽放。

    “好,”

    陈岩赞叹出声,这样多的桃木,没让他白跑一趟。

    “客官请,”

    迎宾少女微微一笑,小脸上浮现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她对此深感自豪。

    “嗯,”

    陈岩上前,用手摩挲着桃木上的纹理,一种细细的气机在指尖流转,若有若无。

    “应该是上百年了。”

    陈岩有了判断,他灵觉敏锐,只是用手一搭,就知道个七八不离十。

    “咦,”

    连续看过十几个后,陈岩正好来到角落里,发现在不起眼的地方,有一截桃木,五尺长,半尺宽,三寸厚,只是上面焦黑,还隐有裂痕。

    “这是雷击木,”

    陈岩不动声色,他能够感应到其中蕴含的雷霆力量,毁灭和生机并存,阴阳交泰,玄之又玄,这是制作法器最好的材料之一。

    迎宾少女善于察言观色,见陈岩对这焦黑木头感兴趣,虽然心中不明白,但还是细声道,“客官,这截桃木颜色不正,又细又薄,只能制作佩饰。”

    “嗯,我知道,”

    陈岩抬手拿起,直接道,“就要这个了。”

    “那好,”

    迎宾少女自然不会多说,轻轻一笑道,“我让人将桃木装好,客官请随我到前台付款。”

    “物有所值,”

    陈岩干脆利索地付款,他从赵老虎身上狠狠敲了一笔,不光是赎回了自己原先抵给当铺的玉扳指,还剩下不少,用来购买这截桃木,绰绰有余。

    要是没有这笔银子,他哪里有自信来府城购买法器?

    “大有收获啊,”

    陈岩满心欢喜,将桃木收好,和迎宾的红裙少女打了个招呼,抬步往外走。

    “咦,”

    正在此时,二楼上有人不经意间看到陈岩手指上的玉扳指,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

    昨天首页新人新书榜和新人打赏榜都上了一个名次,多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