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十八章 桃木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楼上。

    垂柳雪竹,绿影依依。

    藤蔓青垂,小池照人之间,榻上有烟云气。

    陈岩目送陆青青离开,嗅着淡淡的余香,骨气清稳,额头上晶莹胜玉,熠熠生辉。

    “真是厉害,”

    陈岩缓缓吐出一道白气,定住心神,不再摇曳。

    对方的香气醉人,惑人于无形之中,要不是他根基深厚,恐怕还真会被俘了心志,对其言听计从。

    这样的手段,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很显然,这个道法显圣的世界远比末法时代深不可测。

    “这个同知的小妾,”

    陈岩用手指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喃喃道,“他是如何一下子认出我姓陈,还有就是陈家到底是怎样?”

    “是我的相貌,还是这个?”

    陈岩将目光投在自己手上的玉扳指,以前没有注意到,上面交织的花纹幽光摇动,似鸟非鸟,死鱼非鱼。

    正在此时,只听到脚步声从楼梯上响起,任蓉妍双眉弯弯,容颜精致,提着细花镂纹长裙,缓步上来。

    “陈公子,”

    任蓉妍目光转动,吐字如玉,道,“刚才夫人离开之时吩咐,公子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以交代给我们松月轩。”

    “哦,”

    陈岩念头一转,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摆脱不了那个摸不透深浅的陆青青,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先把便宜拿到手,直接道,“正有事要拜托任姑娘。”

    说完,陈岩直接拿起案上的笔,一书而就。

    “好字,”

    任蓉妍接过一看,先是赞叹一声,上面的字骨气风透,精爽入神,隐有大家风范,然后又仔细看了遍罗列的物品,稍一沉吟,就答应下来,道,“陈公子稍等片刻,物品很快就会备齐。”

    “好。”

    陈岩点点头,将笔重新放入笔筒。

    “告辞,”

    任蓉妍可不会傻到去打探对方和陆青青的关系,水袖飘飘,已经下得楼去,招呼下人,置办物品。

    反正是多做少说,不会出错。

    不到半个时辰,玉案上摆放了零零星星三四十种物品,或大或小,或圆或方,映着水光,绿意盎然。

    “很不错,”

    陈岩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遍,满意地点点头。

    “果然是有权有势才好。”

    陈岩念头转动,手上动作却不停,将准备好的桃木取出,指尖真气一动,表面的焦黑瞬间脱落,露出里面细腻的纹路。

    仔细看去,不同于普通的桃木,这一截桃木的纹理交织,似龙似蛇,烟霞氤氲,一种沁人心腑的香气弥漫,闻一闻,心神俱醉。

    “这恐怕是五百年以上的桃木,”

    陈岩摩挲着纹理,面上带笑,这样年份久还经过雷霆洗礼的桃木,最适合他炼制一柄法剑。

    “开始,”

    陈岩深吸一口气,调节状态到最佳,然后将桃木平放到案上,取过割刀,用力一划。

    咔嚓,咔嚓,咔嚓,

    刀一落下,桃木就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如同爆炸一般。

    “好家伙,”

    陈岩听在耳中,如同闷雷一般,喜形于色,道,“看来这桃木还要比我想象的好。”

    咔嚓,咔嚓,咔嚓,

    足足用了两个时辰,陈岩才停下来,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

    “呼,”

    陈岩坐在榻上,看着眼前逐渐成型的桃木剑。

    整个桃木剑长有三尺三寸,宽有一寸一,厚有七分,剑脊上细纹如龙蛇,天光一照,流光溢彩,哗哗作响。

    一尺一寸,自然成规矩,和冥冥之中的力量应和吞吐。

    如果此时能开天眼,就会看到,桃木剑的周围会形成莫名的磁场,可以辟邪,除煞,镇妖。

    “很好,”

    陈岩目光炯炯,这柄法剑能成,不光是桃木本身上佳,自己按照道经上的尺寸制作,更为重要。

    “还不完美,”

    陈岩放下法剑,抓起案上的朱砂、细柳枝、锦布、还有七根针,运用秘法,制成剑穗,挂在剑柄上。

    哗啦啦,

    风一吹,剑穗飘动,却自然而然地将桃木剑的精气掩住,整个法剑变得普普通通,只剩下一层淡淡的绿意,萦绕上下。

    “内敛成剑,”

    陈岩抓起桃木剑,手指一划,一滴精血落在剑身,天然辟邪的桃木纹一闪而逝。

    到了这个时候,炼制桃木剑才算是大功告成。

    有此法剑在手,可以辅助咒文,可以用来驱邪,对无形无质的鬼神最有杀伤力。

    “神婆,”

    陈岩持剑在手,目光森然,有此桃木剑,定可斩杀神婆出窍的阴神,让她无法兴风作浪。

    “现在只剩下如何对待树妖了,”

    陈岩收好桃木剑,施施然下楼。

    树妖不同于神婆,神婆主要是阴魂出窍装神弄鬼,普通人没有办法,陈岩却半点不惧,可是树妖却是有桑树本体,不畏刀剑,难以伤害。

    这样的对手,实在是让现阶段刚过入道三关的陈岩无可奈何。

    “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陈岩一边走,一边思考,只要这个树妖没有脱离本体,就肯定会有弱点。

    “砍了一辈子树,这闲下来,还真不知道要干啥。”

    “老爷子,您砍了多少树啊?”

    “从记事起就开始如山砍树,到现在,都记不清了。”

    “哎呀,那得五十年了啊。”

    “是啊,小马,我跟你说,我还在山里见过能够移动的树呢。”

    “哈哈,树长腿了?”

    “可能是成妖了,不过我们木匠砍一辈子树,树妖见到也得吓跑喽。”

    “也对啊。”

    “木匠伐树,”

    陈岩听到这,恍然大悟,喃喃道,“经书上记载,禽之制在气。”

    正如狐怪畏猎户,积威所劫,其气焰足以慑伏之,木妖再是厉害,但不脱树木形体,依然会畏惧木匠积蓄几十年之气。

    “妙啊,这么简单的事儿居然没有想到。”

    陈岩摇摇头,在末法时代,他可从来没有这么解决过问题,思维还存在误区,看来以后还得慢慢改。

    简单整理了下自己的想法,陈岩咳嗽一声,走向大厅中的老木匠,笑道,“这位老伯,不知道老伯还认识不认识其他的老木匠?”

    到今天为止,新书上传一周了,成绩要比我想象的好。真诚地感谢群里各位老朋友和关注这本书的新朋友的支持,这应该是我开书两年以来,写的最高兴的七天了。明天又是新的开始,希望能够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