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十九章 木匠治树妖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天后,铜陵山。

    连山高岭,幽岫含云。

    展目看去,怪奇蔚然,陡崖秀壁,云气临于风雨,湿气深重。

    陈岩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三个白发苍苍的老木匠,别看年龄大,但腰别斧头,依然健步如飞。

    “很好,”

    陈岩大袖飘飘,有松月轩的招牌,再加上充足的银子,他很快就招募到三个老木匠,都是一辈子砍树为生,腰间的斧头不知道砍过多少大树,自有不屈之气。

    “神婆,看你这次怎么躲,”

    陈岩目光咄咄,长袖如云。

    越往山中走,湿气越重,树阴遮日,荒溪交错,虎豹出没于谷间,还有山禽水兽,不时出现。

    等快到山顶之时,云归石穴,晦明变化,大小环圈的影子稀稀疏疏落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森然。

    “景色不错,”

    三个老木匠却是常年在深山伐木,对耳边凄厉的猿啼根本不在乎,还随口点评,怡然自得。

    “果然是人老是一宝。”

    陈岩暗自点头,三位老木匠在深山之中不知道见识过多少光怪陆离之事,找上他们对付木妖真是太对了。

    不多时,神庙已经出现在一行四人的视野中。

    “神婆应该没有准备,”

    陈岩看着前面的神庙,他早打听清楚,神婆平时很少于人往来,都是保持神秘感。

    哗啦啦,

    突然之间,树叶作响,老桑树挡在他的身前,合抱不交,亭亭伞盖,粗大的枝叶垂下,哗啦啦作响。好似吹响曲子。

    “嘿,”

    陈岩往右迈步,用手一拨。

    哗啦啦,

    和上次一样,老桑树如影随形,枝叶交错,发出金石之鸣。

    “三位老伯,该你们了。”

    陈岩不再动弹,招呼一声。

    “哈哈。”

    “原来真有树妖。”

    “好一株大树,正好缺一梁。”

    三个老木匠见此,都是哈哈大笑,拎着斧头就冲了上来。

    他们三人会怕官府,会怕权贵,会怕恶人,但唯独不惧大树,纵然它们已经成妖,也不过是斧下亡魂。

    这是他们一辈子伐木养出来的自信和从容,就如同百战百胜的大将军一样,在自己擅长的战场中,纵横不败。

    “斩,”

    三人拎着斧头,气势汹汹,连额头上的皱纹好似都舒展开,像大将军威武出征,攻必克,战必胜。

    哗啦啦,

    好似感应到三个老木匠身上的气势,老桑树树叶晃动的声音隐隐让人听出一种畏惧,下一刻,倏化旋风离去。

    “跑的倒快,”

    “可惜了好梁,”

    “是啊。”

    三位老木匠收起斧头,还有点不情愿。

    “多谢三位老伯了。”

    陈岩见此法子真的有效,大喜,道,“等老伯下山后,去松月轩,不会亏待三位的。”

    说完,陈岩身子一纵,如青燕点水,一跃三丈,三五个起落后,就到了神庙前。

    “果然树妖不敢再出现,”

    陈岩笑了一声,直接推门。

    吱呀,

    门被推开,发出一声嘶哑难听的声音,幽幽深深的黑暗之中,豆大的灯光摇曳,映照出神婆树皮似的老脸。

    这个老婆子拄着双蛇拐杖,目光阴鸷,好似要待人而嗜。

    “老婆子,”

    陈岩解剑在手,一步步向前,冷笑道,“看你的脸色就知道神魂受伤未愈,你作恶多端,妖术害人,今天难逃公道。”

    “陈岩,”

    神婆目中跳着幽光,阴森森的,道,“早知道当初就直接摄走你的魂魄,让你变成白痴。”

    “哼,”

    陈岩冷哼一声,真气在丹田运转,针锋相对地道,“我看你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我怎么说都是读书人,你要是敢直接妖法害人,官府的三木之下,定让你生不如死。”

    事实上就是这个道理,阴魂入梦,伤人心神,三个月而亡,这种手段胜在隐蔽,查起来也困难。可是如果直接被摄走魂魄,暴毙丧命,官府就会直接出动。

    朝廷法令不许道术害人,可不是摆设。

    “现在我杀了你,也没人敢问。”

    神婆面色阴沉,摘下拐杖上的铃铛,用力一摇。

    叮叮当,叮叮当,

    铃铛一响,动人心魄。

    桀桀,

    油灯火灭,不知何时,鬼哭狼嚎声中,一具高大的人形出现在庙中,身上是细细密密的白毛,从头到脚,连脸上都是。

    人影一出现,煞气惊人。

    “是僵尸,”

    陈岩眼皮子跳了跳,这种东西可不同于鬼魂,乃是尸体吸收天地煞气,和尸体中的不平不屈不甘之气混合,机缘之下,才会化为僵尸,条件非常苛刻。

    这样的僵尸,没有智慧,却是大凶之物。

    “咦,”

    神婆第一次惊讶了,道,“上一次你能破了我的阴神,这会还认识僵尸,你一个小小的童生,是怎么懂得这些的?”

    陈岩没有说话,只是持剑在前,默念法诀,气定神闲。

    “不说话?总有说话的时候。”

    神婆再次摇动铃铛,对着陈岩一指。

    嗬嗬,

    嗅到生人的气机,僵尸发出一声怪叫,蒲扇大小的巨掌径直拍下,带出一阵刺鼻的腥气。

    “咄,”

    陈岩口吐玄音,脚踏罡步,身子一动,就躲过巨掌,手中的桃木剑上挑,真气运转之上,剑脊上的纹理染上重重叠叠的绿光,如龙如蛇。

    嗡嗡嗡,

    桃木剑一动,绿光幽幽,一种镇邪灭煞之气生出,令僵尸的身子一僵。

    “咄,”

    陈岩再踏前一步,丹田火炽,真气勃发,桃木剑自剑柄到剑身到剑尖,传出奇异的颤动,上上下下之间,隐成雷鸣。

    咔嚓,

    桃木剑平平刺出,击中僵尸的眉心,桃木本身在雷击后生成的诛邪力量随之涌出,倏尔炸开。

    嗬嗬,

    僵尸仰天栽倒,没了气息。

    “呼,”

    陈岩收剑,头顶上白气氤氲,宛若霞彩。

    “你怎么知道僵尸的命门所在?”

    神婆面容都在扭曲,声音凄厉,道,“还有你手中的法剑,到底是什么桃木所制,居然有这样的力量?”

    陈岩心中只叫侥幸,他没有想到,神婆会有一头僵尸,他同样没有想到,自己在松月轩找到的桃木会有这样的威能。

    能够引动雷音,斩邪灭煞,这桃木本质肯定得上千年,还得多次雷击。

    新的一周开始了,一切又得从头再来,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点击,求评论,我们的目标是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