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十章 斩神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神庙。

    案上的油灯,噼里啪啦的灯花,明暗交织的光线。

    稀稀疏疏的影子落在地面上,或大或小,扭曲如蛇,有一种森森然的冷意。

    陈岩持剑而立,目光坚定,开口道,“老妖婆,还不束手就擒?”

    “嘿嘿,”

    神婆拄着双蛇拐杖,声音好似夜枭般,道,“你虽然一击灭杀了僵尸,但你手中桃木剑积蓄的雷霆力量肯定已经消失一空,现在只是普普通通的桃木,又能奈我何?”

    话音一落,

    陈岩手中的桃木剑剑脊上如龙蛇般的纹理隐去,绿光消失,没有了刚才的流彩光华。

    “哈哈,”

    陈岩并不在意,依然紧握桃木剑,从容地道,“不管如何,此剑还可以称得上法器,用来配合法咒足够了。”

    “哼,陈岩,你是自寻死路。”

    神婆知道今天不能善了,用手一拍顶门,口吐咒语,念念有词。

    “斩,”

    陈岩身子一提,敏似灵猿,一下子来到神婆跟前,桃木剑闪电般刺下。

    刚才不是他不想动手,而是击杀僵尸的两剑,几乎将他的精气神消耗殆尽,和神婆说话,只是在趁机恢复。

    现在稍一恢复,就是暴起一剑,神婆现在只不过是阴神境界,要是肉身一坏,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哗啦啦,

    就在桃木剑要刺中神婆之时,突然之间,她的天门之上,丝丝缕缕的黑气冒出,倏尔变化,生成一张鬼脸,獠牙外露,两条长长地眉毛垂下,直到嘴角。

    桀桀,桀桀,桀桀,

    鬼脸一出现,神庙之中,就是凄厉的鬼叫。

    “不好,”

    陈岩桃木剑一歪,没有刺中。

    桀桀,桀桀,桀桀,

    鬼脸拉伸,不停地变化,生出一只只如蛇般的触手,尖端是惊人的倒刺,幽幽深深的光华凝聚。

    这一刻,陈岩只觉得身子发冷,如同置身于冰天雪地中。

    “阴神惑人之术,”

    陈岩收剑,左手掐诀,默念六甲福禄护身宝咒,气定而神不动。

    桀桀,桀桀,桀桀,

    鬼脸上下左右乱飞,声音凄厉。

    “破,”

    陈岩脚踏七星,桃木剑似实还虚,划出一个半圆,形成一个全新的磁场,镇定,平和,安静。

    半个呼吸后,

    鬼脸从眼中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个老妖婆,”

    陈岩手握桃木剑,不敢放松,刚才他用法咒驱散阴神迷魂之术,但他肯定老妖婆的阴神还停留在庙内,没有走远。

    很简单,老妖婆的肉身依然在榻上,那就是她的羁绊。

    “老妖婆应该是夜游的境界,”

    陈岩有上一世的经验,很精准地判断出老妖婆的境界,这个阶段道术的杀伤力有限。

    “刚才交手来看,老妖婆的阴神出奇地弱啊,”

    陈岩念头转动,脚下不停,再次逼向神婆的肉身。

    在夜游阶段,肉身和阴神之间灵肉相依,肉身一破,神魂也坚持不了多久,就得灰飞烟灭。

    抓住这一点,就能让对方束手束脚。

    果不其然,下一刻,鬼脸再次出现,阴森森的火焰升腾,没有半点的温度。

    仔细看去,火焰之上,隐有白芒,代表着死寂和绝望。

    “嗯,”

    陈岩停住步子,凝神屏息。

    实际上,修士的阴魂,普通人是根本看不到的,现在的景象是神婆的阴魂力量投影到陈岩体内,引出的诸般幻象。

    阴魂夜游,手段有限,就是用这样的投影,来勾起人们心中潜藏的恐惧,甚至是各种的负面情绪。

    “这白焰,”

    陈岩眼皮一跳,这应该是神婆的杀手锏,攻击性道术。

    哗啦啦,

    很快,陈岩就觉得身上一冷,不知何时,幽幽深深的白焰自自己脚底升起,自下而上,倏尔从七窍中喷出,凝成一朵朵的小花。

    不计其数的小花绽放,每一朵小花中都有一个扭曲的影子,邪恶,残暴,肆虐,狂躁,杀戮,恐惧,淫邪,等等等等,光怪陆离,彼此纠缠。

    花朵盛开,好似传说中的修罗地狱,恐怖到难以想象。

    哗啦啦,

    白焰无声地燃烧,陈岩能够感应到自己的精气在缓慢地流失,再这样下去,情况会很不妙。

    “阴神道术,”

    陈岩心中清明,明白现在的处境,他不慌不忙,按照六甲上元功中的记载,真气运转。

    轰隆隆,

    陈岩丹田如煮沸,真气汩汩涌出,气血大盛,上冲而上,好似拳头大小,烈日阳刚。

    “真是自己找死,”

    陈岩大笑,上次神婆阴神入梦,他还只是养气阶段,勉强催动气血,但现在已经过了入道三关,差临门一脚冲关,气血就如同滚滚江河,比以前强了何止十倍。

    “啊,”

    神婆惨叫一声,阴神重新化为黑影,像无头苍蝇般乱窜,哀嚎不已。

    她刚才施展道术是将自己的阴魂落在陈岩的身上,才可以将道术的威力发挥到最大,可是这样一来,气血对神魂的杀伤性也是十足。

    被陈岩全力的气血一冲,她的神魂就好似落入了油锅似的,上上下下,无处不疼。

    “到底是见识太少。”

    陈岩虽然看不到阴神,但能够感应到那种阴气,他提起手中的桃木剑,掐了个道诀,狠狠斩下。

    “啊,”

    最后一次惨叫,神婆的阴神根本来不及回到肉身,就被陈岩一剑毙命。

    “很好,”

    陈岩随手挽了个剑花,将室内残余的神魂击散,让桃木剑吞噬吸收。

    “这个神婆,”

    做完这个,陈岩收起桃木剑,将目光投向木榻上神婆的肉身,经过刚才的斗法他已经发现,神婆的神魂比自己想象的弱的多。

    “阴神的修为,不应该这么弱,”

    陈岩绕着神婆的肉身走了一圈,看着她干瘪瘪的身子,喃喃道,“肉身也太过瘦弱,气血严重不足,这是怎么回事?”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没有头绪,陈岩也不再多想,开始搜刮战利品。

    “咦,想不到这个神婆修道不行,气运却不错,能有这么多的好东西。”

    不一会,陈岩就大笑出声,这次的神庙一行,收获很大,真真是不敢想象。

    第二更到,新书期没有推荐,冲榜很重要,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