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十一章 八景金阳宝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山下,陈家大院。

    正是春暖时节,温风如酒,松柏修竹,郁郁浓荫。

    依稀见得,莺啼燕语,蝶影蜂鸣,新翠沾衣。

    陈岩坐在窗下,看着前面古松盘曲如盖,挺拔秀出,有淡淡的香气弥漫。

    “大有收获啊,”

    陈岩收回目光,摩挲着掌中的铜镜,喜笑颜开。

    仔细看去,镜横径八寸,鼻纽作麒麟蹲伏之象,绕鼻列四方,龟龙凤虎,依方陈布。

    四方外又设八卦,卦外置十二辰位,而具畜。

    辰畜之外,又置二十四字,周绕轮廓,文体似隶,点画无缺,但普通人根本不识,乃是一种极为古老的文字。

    “真没想到,这样的法宝会落到乡野一个神婆的手中。”

    陈岩感应着铜镜中的力量,心思如潮。

    前几天,他前往铜陵山神庙,只是为了报仇,没想到的是,在杀死神婆后搜索战利品,却得到了很大的惊喜。

    不提手中的八景金阳宝镜,光是神婆藏在塌下的一坛花阴酒,就足以让他调理肉身,增强气血,尽快冲关开辟识海。

    除此之外,神婆还藏有不少银子,钱能通神,有银子才有底气。

    “还有符箓。”

    陈岩已经查看过,都是威能惊人。

    “看来气运在我啊,”

    陈岩经过翻阅神婆留下的木简等记录,明白了整个过程。

    神婆修炼的是《六欲黑天书》,也不知道其具体来历,但根本没有入道三关的记载,上来就是入定凝神,夜游出窍。

    要是普通人,肯定无法修炼,可是神婆却机缘巧合下借助八景金阳宝镜,成功修出阴神,可以百里之内行动。

    可想而知,没有入道三关奠定基础,神婆的肉身和神魂都是非常虚弱。

    如果不是神婆有花阴酒饮用,可以调和灵肉,她多次阴神夜游,消耗神魂之力,早就伤神过重,变成行尸走肉。

    即使这样,也只能勉强维持,不是长久之计。

    正是如此,神婆才会轻易地让陈岩灭杀,没有反抗之力。

    “真是有意思,”

    陈岩笑了笑,神婆即使取巧修炼出了阴神,可是根本无法催动宝镜和符箓,这一下子,可是全部便宜了自己。

    “八景金阳宝镜,”

    陈岩上下打量着掌中铜镜背面的花纹,眸光深深。

    神婆根基不稳,又乱修炼《六欲黑天书》,弄得自己的神魂鬼气森森的,导致她空有宝山而不知。

    实际上,她得到的这面宝镜才是真真正正的绝世奇珍。

    “咄,”

    陈岩运转体内的真气,绵绵和和的力量,打入宝镜中,刹那之间,镜面上就浮现出水纹涟漪,隐有清音。

    正大光明,恢宏大气。

    隐隐之间可以感应到,有一个又一个的封印,阻挡力量出现,要是全部打开,肯定惊天动地。

    这样的法宝,纵然是上一世都没有接触过。

    “现只能勉强催动,”

    陈岩将宝镜收到袖中,自己提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花阴酒,一饮而尽,感应着丝丝缕缕的热气在丹田散开,心中想道,“有此宝镜护身,一旦我能冲关凝聚出自己的神魂,肯定实力大增。”

    叮叮当,

    不多时,阿英从外面进来,头梳同心髻,上青下丹,腰系丝带,步履轻快,翩翩然若鹤,很显然,她的五禽戏渐入佳境。

    “阿英来了啊,”

    陈岩摆摆手,让丫头入座,道,“尝一尝花阴酒,可以补身子。”

    “嗯,”

    阿英接过酒杯,却是坐立不安,眉眼间满是担忧,道,“少爷,神婆一死,官府得知之后,就会立案侦查,到时候说不定会查到少爷的头上。”

    “不用担心,”

    陈岩拍了拍阿英的小手,笑道,“神婆常年一个人待在神庙,不和外界的人打交道,她的死讯恐怕得过一段才会被人得知。官府在得到消息后,再全力侦查,寻找嫌疑人,又是得一段时间,他们是找不到具体证据的。”

    阿英点点头,犹豫了下,开口道,“那三个老木匠会不会告发?”

    “他们不会泄密。”

    陈岩智珠在握,从容容地道,“他们三人都是我通过府城的松月轩找的人手,都是松月轩几十年的老关系,口风很紧。再说了,他们也不一定知道神庙神婆的死讯。”

    “哦,”

    阿英老老实实坐好,抿了口花阴酒,还是觉得不安,道,“少爷,官府的人可是很不讲理的,咱们陈家这个样子他们不会顾及。”

    “也有道理,”

    陈岩屈指一弹,发出一声轻鸣,道,“院试马上就要开始了,等我过了院试,成为秀才,可以为我们添一件护身符。”

    虽然他还认识金台府同知的爱妾陆青青,要是她肯伸手的话,肯定可以轻易压下这件事,但陈岩总觉得对方过于神秘,不愿意欠下对方的人情。

    要知道,人情最是好欠不好还。

    铜陵山,神庙。

    不知何时,案上神龛中的神像突然晃动起来,俄而金光升腾,宏达的吟唱声响起,重重叠叠的霞气氤氲,将殿中映照地通明。

    “嗯?”

    神像睁开眼,眸子金黄,有无穷的威严,他的声音如金铁交鸣,道,“老虔婆,你最近两个月的贡品怎么不足?”

    等了半天,没有回音。

    神像上光明大作,一股不知名的念头降临,神像彻底活过来,眸光扫过大殿,发现了在木榻上已经没了呼吸的神婆。

    “是死了,”

    神像依然待在神龛中,但神念已经覆盖十里,纤毫毕现,道,“难怪没有动静,原来是死透了,真是没有用的废物。”

    “不过,就是废物,也是本神的人,只有本神才有资格处理。”

    说到这,神像中的声音愈发威严,有一种杀伐,道,“杀神婆是小,蔑视本神是大,你跑不了。”

    轰隆隆,

    不多时,神像中降临的力量如潮水般退去,神龛中的神像又变得普普通通,然后只听咔嚓一声,神像从中间裂开。

    神婆已死,就没有必要再保留神像,省的浪费神力。

    几乎在同时,府城东北角的一座神庙中,一点金芒腾空而起,倏尔在半空中化为符令,向衙门投去。

    “咦,有神灵符令,”

    衙门中有专门的人负责,抬手摘下在檐下叮叮当当碰撞的符令,扫了一眼,直接递给身边人道,“铜陵山神婆被人杀了,你让人去查一查,走正常程序即可。”

    今天新人榜的事儿让我憋了一肚子气,从第一被刷到第九,甚至连仙侠分类的第一都没了,真是太肆无忌惮!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人家把我们当傻子,我们就得还击!郑重地求支持,推荐票,点击,收藏,打赏,我们还有六天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