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十六章 上门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新月居。【愛↑去△小↓說△網w  qu 】

    绿水曲廊,湖光潋滟。

    白石之上,横生一株虬松,弯曲而下,横卧水上,夭矫如龙,莫可名状。

    朱煜银冠束发,面容俊美,他坐在松下,捧着一本古本,看得津津有味。

    不多时,只听环佩叮当响起,侍女秋月轻移莲步过来,轻声道,“少爷,孙人峻已经往独乐院去了。”

    “哦?”

    朱煜一听,放下书本,笑道,“他还是这么沉不住气啊。”

    “少爷,”

    秋月心里着急,大着胆子,道,“少爷,你要是再不去,独乐院可就落到孙人峻手里了。”

    “哈哈,“

    朱煜大笑,指着自己的贴身侍女,道,“独乐院虽好,我们住的新月居也不差,要拿案首,不是用风水,而是真才实学。”

    “那少爷你让我关注独乐院是?”

    秋月一头雾水,傻傻地不明白。

    “我只是想认识一下独乐院的入住者而已。”

    朱煜大袖一展,站起身来,慢悠悠往外走,道,“每次大试之前能够入主独乐院的人,虽然不一定能拿案首,但肯定会是个有趣的人。”

    下午。

    陈岩吃过午饭,坐在庭中,只见清韵声声,自松竹中来,悦耳动听。

    “咄,”

    陈岩屏息凝神,口吐真言,八景金阳宝镜自识海中飞出,滴溜溜一转,上面的花纹腾辉,光延四面,风招八方,映在泉水,空明一片。

    叮当叮当,

    宝镜无风自鸣,好似在和竹声唱和。

    “开,”

    陈岩用手一指,以神御气,沟通宝镜中的阵法,只听咔嚓一声,好似金锁打开,力量在复苏。

    “真是如此。”

    陈岩摩挲着宝镜,这件法宝有八道封印,以他现在的境界,只能打开第一道,但无疑可以发挥出宝镜的一部分力量。

    “是烛灵照,”

    陈岩瞬间明白宝镜解封第一道封印后的力量,镜面能够在一瞬间爆发出难以想象的白光,可以刺目伤神。

    “真是不错。”

    陈岩收起宝镜,他现在最重要的是考取秀才之后,尽快壮大魂魄,好进入精气化神的第二个阶段,凝魂,魂魄和本性合一,生出神魂。

    正在这个时候,陈岩忽然抬起头,看向门口方向。

    “就是这里了。”

    孙人峻抬头看了眼上面铁钩银划的三个大字独乐院,笑了笑,径直走上前,用力一推。【愛↑去△小↓說△網w  qu 】

    吱呀,

    长满细密霜花的柴门大开,孙人峻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身后是管家,还有四名精悍的府中家丁。

    见到庭中的少年,孙人峻上下打量了两眼,居高临下地道,“你就是陈岩吧,把独乐院让出来,你还不配住在这里。”

    “你是谁?”

    陈岩站起身来,目光森森,斥声道,“擅闯别人庭院,哪有读书人的样子!”

    “我家少爷是推官大人家的小公子,”

    谢管家看上去四五十岁,个子不高,声音洪亮道,“少年郎你识趣点赶紧把独乐院让出来,我们给你准备的松风居不错,你可以搬到那里去住。”

    “推官大人的小儿子?”

    陈岩冷笑一声,他现在已经进入炼气化神的阶段,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面对这种赤果果的欺压,当然不会软弱,硬邦邦地道,“难道推官大人的小儿子就能目无王法,抢夺硬占?”

    “你大胆,”

    管家一听,勃然大怒,长眉一挑,体内的气血哗啦啦大响,如同龙蛇起舞,一股凶悍之气扑来,令人如坠冰窟。

    “原来是武道高手,”

    陈岩身子不动,识海之中的魂魄口吐咒文,落字有音,一种玄妙的力量从中发出,倏尔扩展,将对方的煞气挡在外面。

    从煞气来袭,到静心应对,再到咒成生效,最后拒之在外,整个过程只是不动两个呼吸,清风云淡,从从容容。

    这一下子,就显示出进入精气化神阶段比入道三关时候的蜕变。

    要是在以前,面对这样的煞气,只能靠着踏斗步罡的身法躲开,因为法咒施展起来很慢,根本来不及。

    “嗯?”

    管家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讶然出声,他可是明白自身的煞气之重,本来是想让对方出个丑,没想到没有效果。

    “少爷,”

    谢管家看了陈岩一眼,走到孙人峻面前,压低声音道,“这个小子有点古怪。”

    “古怪,”

    孙人峻当然知道自家管家的来历,剑眉一挑,看向陈岩的目光中有三分好奇,道,“本来以为你只是个乡下穷书生,没想到还深藏不露啊。”

    俗话说,穷文富武。

    要读书,门槛是很低,只要有书本,你又愿意学习,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就是贫困之人,也可以读书参加科举,改变自身的命运。

    可是要练武的话,从最简单的练皮练膜开始,就得需要花费大量的钱财,更不要提珍贵的练骨易筋的法门等等,更是不传之秘。

    要修炼武道,没有庞大的势力支持,根本是镜中花,水中月,想都不用想。

    在孙人峻看来,对面的陈岩能够抵挡自家管家的煞气,起码武道小成,能到这种程度,后面肯定会有势力支持。

    陈岩神情平静,暗下里却是念头转动,不知道陆青青帮自己定下来的独乐院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堂堂的推官之子都会来不顾身份地明抢?

    “这个女人,我就知道她不安好心。”

    陈岩心里暗骂,他虽然不愿意得罪眼前的官二代,可是在院试临近的关口上却不能退缩。

    不然的话,别说他自己就不高兴,而且传出去的话,好说不好听,真要给自己扣一个畏惧权贵没有文人风骨的大帽子,以后在科场上就寸步难行了。

    “嘿,”

    孙人峻本就是强势之人,不然的话,也不会直接盛气凌人地上门,他见对面的陈岩平平静静,还以为对方不把自己看在眼里,冷哼一声,大袖扬起,手掌骨节隆起,金灿灿,如铜浇铁铸地一般。

    陈岩感应到对方逐渐升腾的气势,眉头皱起,道,“孙人峻,莫非你真敢在此地动手不成?”

    “有何不敢?”

    孙人峻大笑一声,踏前一步,金灿灿的大手伸出,自上而下,犹如翻天印,高举落下。

    看到这新人榜,我真是无奈了,有气无力地求一声推荐。另外刚弄了个微信公众号,正在上手,有兴趣的可以直接搜我的笔名纸生云烟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