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十七章 金刚藏元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日暮。【愛↑去△小↓說△網w  qu 】

    倦鸟归林,夕阳西下。

    孙人峻拧眉怒目,拳重如山。

    霞光照在他的身上,交织纵横成纹理,如同金灿灿的战衣,金刚临世,威猛霸道。

    “哼,”

    陈岩面对铺天盖地的拳影,冷哼一声,不退反进,并指如剑,直取孙人峻中宫,锋芒毕露。

    哗啦啦,

    剑出奇峰,仙人指路,于电光火石之间,隐然有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飘逸。

    以指法施展出剑术,迅雷不及掩耳。

    “嗯?”

    孙人峻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反客为主,知道自己不如对方快,连忙散去拳势,扭腰左转,黄龙翻身,躲开森森然一剑。

    “好小子,”

    想到自己居然被对方后发先至硬生生逼得变招躲闪,原本就是眼高于顶的孙人峻仿佛觉得受到莫大的羞辱,额头上青筋蹦起多高,面容狰狞。

    “看打,”

    孙人峻深吸一口气,体内的血液哗哗作响,一个弓步到了陈岩近前,断喝一声,手臂倏尔粗了一圈,上面的筋骨咔嚓咔嚓作响,如同怪蟒摆尾,猛地抽了下去。

    哗啦,

    手臂击在空气中,炸开一圈又一圈宛若实质的涟漪,天光一照,泛着幽幽深深的色彩,这是力量的具现化。

    要是被砸中,就是半尺厚的青石也得化为齑粉。

    “咄,”

    陈岩脚下一滑,身子往后飞起,好似仙鹤翩翩,又如老龟浮水,轻描淡写,没有半点的烟火气。【愛↑去△小↓說△網w  qu 】

    “裂天爪,”

    孙人峻如影随形,五指探出,如鹰钩,似鹤喙,像龙爪,浩浩荡荡,无坚不摧。

    哗啦啦,

    五道黑气流转,激荡风雷,包裹四方。

    陈岩再退,大袖飘飘,如御风而行。

    “百步穿杨,”

    孙人峻占到上风,攻势更猛,身上的大筋扭曲如同弓弦,双臂开弓,每一拳击出,都好似离弦之箭,尖声大作。

    啪,啪,啪,

    孙人峻面容冷漠,一拳接一拳,力量越来越强。

    “少爷的金刚藏元术进步真大。”

    谢管家看到这个局面,彻底放心下来,道,“练骨如钢,气入五脏,力能揽虎,快若大猿,就是比起我来,也不过是少了三分经验而已。”

    不知何时,朱煜也来到独乐院外,白衣胜雪,气质温润如玉。

    “好一个孙人峻,”

    朱煜看到孙人峻每一拳击出,力量挤压空气凝成一根宛若实质般的箭矢,啾声四起,追魂夺命,心中赞叹,道,“难怪孙推官对他寄予厚望,果然是天资惊人。”

    他的身后,侍女秋月睁大美目,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爆裂的打法。

    “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陈岩避其锋芒,步伐似左还右,似上还下,踏北斗,转九宫,圆润如太极。

    从容,镇定,悠闲,在漫天的箭影之中,陈岩居然硬生生地踏步出一种庭中散步看花开花落的不疾不徐。

    “啊,”

    秋月看得异彩连连,她同样没有见到过这么舒意的步伐,如清风明月在身,自然入画。

    “这个小子,简直是泥鳅,”

    孙人峻却是对此深恶痛绝,他的每一击都打在空处,足足上百拳挥出,已经让他的大筋传出一种疲倦。

    “不能这么下去了。”

    孙人峻虽然经验不算丰富,但却知道刚不可久的道理,自己再是气息绵长,不停地打下去,也会有累的时候,得速战速决。

    “乾坤八打,金刚宝印。”

    想到这,孙人峻怒吼一声,气血上涌,罗露在外的皮肤上闪烁金黄光泽,青筋暴起,怪蟒翻身,嘶嘶吐信。

    “定,”

    长到丈许高的孙人峻真的如同庙宇中的金刚下凡一般,威猛到极点,他右手平举,掌若翻天,自上而下,重鼎压山。

    轰隆隆,

    千百道气机交织,隐约凝成金刚宝印,涵盖四极,倾倒八方,天上地下,不可抵挡。

    “咦,”

    陈岩在冲关之后凝聚出魂魄,踏斗步罡的身法已经隐有道韵,能够感应咫尺气机,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就是因为此,陈岩才可以仿佛能够提前预知一般,面对对方的攻击从容不迫,似庭中闲步。

    “这是金刚之意?”

    可是刚才孙人峻打出的一拳,却让陈岩感应到,周身丈许内的气机凝固如赤金,坚不可摧,不仅是无法再感应,而且还生出一种束缚的力量,让他举步维艰。

    “要是以前,我还真可能躲不过,可是现在嘛,就只能说你孙人峻倒霉了。”

    陈岩目光一转,左手悄然无息地缩到袖中,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了一张符箓,上面绘有扭曲的蝌蚪文字。

    “遁,”

    陈岩识海中魂魄分成一股力量,沟通符箓,登时符箓中绽放出明亮的光辉,然后裹住他的身子。

    “怎么会?”

    孙人峻一拳落在空处,满脸地不可思议,他面前的陈岩竟然消失不见了。

    “嘿,”

    陈岩已经借助符箓的力量遁到孙人峻的右手侧,立刻毫不犹豫地扭腰如弓,发拳似箭,狠狠地击出。

    “不好,”

    孙人峻运气之后,身体膨胀到丈许,力量大增,但灵活性却大为下降,面对陈岩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他是有心无力,无法躲避,只能硬抗。

    崩,

    好似牛皮鼓被重重敲响的闷声,孙人峻抵挡不住,蹬蹬蹬后退三步后,还是没有卸掉力量,一个屁股墩坐到地上,浑身发软,全身没有半点力气。

    陈岩的这一拳,正好打在他腰下薄弱的罩门之上,让他金刚不动般的横练功夫都没有起到作用。

    “少爷,”

    谢管家连忙冲上来,扶起孙人峻,面上满是着急,道,“少爷,你没事吧?”

    “我没事。”

    孙人峻咬着牙,他是真没有受伤,只是丢人丢大了。

    “给我把这个小子拿下。”

    谢管家放下心来,不过看到对面的陈岩,又是大怒,招呼身后的府兵拿人。

    铿锵,

    听到命令,四名府兵拔刀在手,往前逼去,杀机森然。

    “不要乱动,”

    孙人峻声音好似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我还丢不起这个人,我们走。”

    “是,少爷。”

    谢管家明白自家少爷的意思,两人比试是一回事,但要动用府兵,就是官府的力量了,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便宜你了,小子。”

    谢管家指了指陈岩,扶着孙人峻,往外走。

    “朱煜,”

    孙人峻在门口正好看到白衣飘飘的朱煜,想到自己落败的样子被对方看到眼里,本来就难看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

    “呵呵,”

    朱煜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的父亲和孙通判不是一条线上的,面和心不合。

    “我们走,”

    孙人峻差点气炸了肺,头也不回,疾步离开独乐院,心里恨恨,道,“陈岩,朱煜,以后总要让你们好看。”

    今天只有这一章了,厚着脸皮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