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十八章 骨气洞达 夹爽有神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傍晚时分。【愛↑去△小↓說△網w  qu 】

    繁花覆地,幽竹松声。

    曲折芭蕉弄影,苔重绿湿阴浓。

    陈岩待孙人峻离开,蓦地脸色一白,忙在石凳上坐下,只觉得心身俱疲。

    “果然催动金遁符消耗太大。”

    陈岩深吸一口气,识海中魂魄立于中央,观想幽幽深深的黑暗,安详,静谧,平安。

    哗啦啦,

    黑暗一生,宁静深远,一种冥冥中的力量落下,如甘霖,似天露,丝丝缕缕,滋养魂魄。

    哗啦啦,

    魂魄不停地吞吐,生出细密的篆文,字字深邃,香气扑鼻。

    “好,”

    不多时,陈岩睁开眼,精神抖擞,魂魄尽复。

    “咦,”

    朱煜一摇手中的折扇,目中露出惊诧之色,这样的恢复能力,可是鬼神莫测啊。

    “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陈岩抬起头,正好看到眼前的白衣少年,温润如玉,气质沉凝,风姿迫人。

    “在下朱煜,见过陈兄,”

    朱煜没有半点通判公子的倨傲,彬彬有礼,道,“听说陈兄入住独乐院,就想来打一个招呼,没想到正好看到陈兄大发神威,连孙人峻都不是你的对手。”

    “侥幸罢了,”

    陈岩摆摆手,不悲不喜,要不是他当日从神婆的神庙中得到金遁符,还真不是孙人峻的对手,最多也是对耗下去。

    当时他从神婆庙宇中得到了宝镜,花阴酒,还有一部分符箓,金遁符就是一种。

    “陈兄可能不知,”

    朱煜摇着折扇,清风徐徐,道,“孙人峻可是我们府城年轻一辈少有的文武双全,很多人都看好他能成大器,这一战后,陈兄肯定会声名鹊起。”

    “哦,”

    陈岩垂下眼睑,他冲关之后,开始精气化神,逐步开发出魂魄的力量,能够感应到,对面的这个朱煜要比孙人峻还要可怕。

    孙人峻是霸道外露,而这个朱煜则是内敛深沉,金台府府城真的是卧虎藏龙啊。

    “咦,这是,”

    朱煜又说了几句,目光一闪,正好看到案上用温玉压着的细纹纸,上面是字迹宛然,弥漫墨香。

    “这是陈兄写的字?”

    朱煜没有半点拘束,自顾自踱步过去,想看一看陈岩的书法水平,毕竟对于读书人来讲,书法不光是他们的门面,还是他们修养的体现。

    “呼,”

    没想到,朱煜只是打眼一看,就惊住了。

    只见薄薄的细纹纸上,只有寥寥十二个字,但字体雄浑,气势磅礴,凝重如山,筋骨皆备,而撇捺之间,穷灵尽妙,飞白留痕。

    真的是刚柔相济,力透纸背。

    这样的书法,真不敢相信会出自于一个童生之手。

    “朱兄以为如何?”

    陈岩开口问道,这十二个大字是他福至心灵下进入一种玄妙的境界下写出的,可谓是前世今生感悟的厚积薄发,才引动力量冲关成功,可谓是生平书法之巅峰,可遇而不可求。

    “呼,”

    朱煜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原本的淡然自如早已消失不见,俊美的面容上满是震惊,他伸出食指,凭空临摹,钩笔转角,折锋轻过,指尖气流激荡,锵然有声。

    “果然厉害,”

    陈岩看得眼皮子一挑,这样的功法不同于孙人峻的大开大合,但力量集中,让人防不胜防。

    “妙啊妙,”

    朱煜看得摇头赞叹,道,“用笔如大椽,似锥画沙,尽险利好,妙到极点啊。”

    “少爷,”

    秋月看到自己少爷摇头晃脑怡然自得的样子,无语地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很有经验地上前扯了扯他的衣角,小声道,“少爷,陈公子问你话呢。”

    “哦,哦,”

    朱煜这才反应过来,俊美的脸庞上少见地露出讪讪之色,道,“没想到陈兄笔力如此之雄健,而点画净媚,生平少见,一时入神,还望不要见怪。”

    “朱兄客气了。”

    陈岩见到对方这个书痴的样子,倒是心情一松,他本是深沉之人,但还是喜欢和有真性情的打交道,于是大手一挥,大方地道,“要是朱兄不嫌弃,这幅字就送给朱兄了,聊表心意。”

    “这怎么好意思,”

    朱煜口中拒绝,但手上动作却很快,一下子就把细纹纸卷起,拢在袖中,开口告辞道,“以后陈兄有空,可来新月居找我。”

    “以后定去拜访。”

    陈岩抬抬手,笑容满面。

    “骨气洞达,夹爽有神。”

    朱煜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喃喃自语,仿佛还沉浸在书法之中,难以自拔。

    “少爷,等等我。”

    秋月跟在后面,两人一走一追,很快出了独乐院,回转新月居。

    “终于都走了。”

    陈岩关上柴门,踱步回到院子里,在石凳上坐下。

    只见晚霞已去,余下一地淡淡的丹红,玲珑的蕉影,盘根的曲松,还有泛绿的小叶。

    炊烟袅袅,安详宁静。

    陈岩给自己倒了一杯花阴酒,一饮而尽,调和气血,保持清明,想到今天发生的事儿,眉头皱了皱,道,“这个陆青青,”

    他从朱煜口中已经得知,独乐院平时不开放,只有在士子参加科举考试时才允许有人入主,而在这百年内,足有三十四名入住独乐院的士子高中榜首,以后还科场得意,官运亨通。

    要知道,科举场上竞争之残酷,形容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毫不为过,独乐院这样的风光,自然是名声远播,很多人都认为独乐院是沾染了圣贤之气,文运镇压。

    居住在独乐院,能够悟得圣贤传承。

    有这样的美名,难怪像孙人峻这样的推官爱子,还有朱煜这样的通判家的公子,都对独乐院这样看重,能够让自己科举得意的,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何况真要是能高居榜首,不光是可以平添一段美好的谈资,还可以以此资历,结交以往曾经入主独乐院的科道前辈,拉近关系。

    “陆青青是要把推到风头浪尖啊,”

    陈岩心情不好,他可是知道,朝廷明面上不讲,但暗地里对修道之事经常打压,提倡武道爱国,抑制道术惑人,向来是不明言的传统。

    作为修道者,肯定是希望低调不惹人瞩目,闷声发大财,而现在被置身于众人的目光中,就得小心小心再小心,才能不露出马脚。

    “以后要你好看。”

    陈岩想到陆青青妖娆的影子,咬了咬牙。

    这两天的会员点击、收藏和打赏都是开书来的新低啊,会员点击榜被挤下来了,新人榜吊在末尾,打赏榜摇摇欲坠,这是三连击的节奏啊。五一假期开始了,多来点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