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十九章 各有算计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中夜。

    月白风清,竹翠松青。

    枝叶扶苏之间,漏下明光,风一吹,斑驳似画沙。

    陆青青山花宝髻,石竹罗衣,纤腰一束,细眉如黛,收回目光,问道,“你是说陈岩先击败了孙人峻,然后又在书法上折服了朱煜?”

    “是的,夫人,”

    任蓉妍想到自己刚刚得到消息的震惊,用力点头道,“整个青云苑的人都被惊动了,没想到陈岩这么深藏不露。”

    “是这样啊,”

    陆青青折下一段桃枝,嗅着上面开满的细密的小花,看上去并不太高兴,道,“可惜了。”

    “夫人,你不满意?”

    任蓉妍见此,深表不解,道,“陈岩已经名声鹊起,真的有希望拿下院试案首,如果成功了,应该对夫人是个好助力吧?”

    “即使是院试案首,也帮不了什么忙。”

    陆青青随手将折下的桃枝扔到水里,看着晕开的一层又一层的涟漪,道,“本来我是想看一看陈岩背后的人,没想到这个陈岩还真是厉害,孙人峻和朱煜两个人加起来都让他摆平了。”

    “陈岩背后的人?”

    任蓉妍坐直身子,云髻半偏,姿容妍媚,心里却异常纳闷,陈岩明明出身普通,都是夫人在提携,他背后能有什么大人物值得这么重视?

    “小妍,你找人把这个话题炒热。”

    陆青青贝齿轻咬红唇,美目清亮,道,“只要陈岩一直在风口浪尖上,一定会露出马脚。”

    “好。”

    任蓉妍答应一声,起身离开。

    “真是麻烦,”

    陆青青蹙了蹙细烟眉,陈家人从来都是这么麻烦。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眼前的半月湖水光氤氲,潮声激荡,俄而白气升腾,往上一冲,化为一朵青紫莲花,香气馥馥。

    莲花之上,一名青年人端坐,剑眉星目,黑衣罩身,额头上一点红磷,平添三分妖邪之感。

    “张宗苍,”

    见到来人,陆青青俏脸变色,不由得站起身来,道,“你怎么到了金台府,还敢潜入青云苑?要是让人发现,坏了族中大事,你百死不辞!”

    “哼,”

    张宗苍冷哼一声,潮声应和,道,“陆青青,族中对你进展之缓慢很不满意,我这次是奉二长老之命来拨乱反正的。”

    “不用你指手画脚,”

    陆青青娇叱一声,道,“张宗苍,你不要乱来,这可是府城之地,朝廷的力量远超你想象。”

    “就是你这样的懦弱才让族中的事业没有进展,”

    张宗苍用手一指,莲花宝座徐徐下沉,只剩下最后的声音传出道,“你好自为之吧。”

    “可恶,”

    看到翻了个三五个水花之后,湖中恢复平静,张宗苍不见了踪影,陆青青气的跺了跺脚,妩媚的大眼睛中满是杀气,喃喃道,“张宗苍满脑子都是族中荣光,打打杀杀,他要是真胡来,恐怕会惹起有心人注意,到底该怎么办?”

    斐丹水阁。

    疏帘半卷,新水照青,三五声蛙叫,鹦鹉好音。

    孙人峻坐在阁中,面色铁青,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咬牙道,“好个陈岩,居然让我成了士林中的笑柄,我跟他不共戴天。”

    “少爷,”

    谢管家是推官府中的老人,这个时候,也就是他敢在孙人峻暴怒之时说话,道,“事情发酵地这么快,肯定背后有人推波助澜,大肆炒作。”

    “是谁?”

    孙人峻双目充血,杀机森然,道,“是不是朱煜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早就知道他是个伪君子!”

    “对方手段很隐秘,还没有查出来。”

    谢管家神情镇定,不疾不徐地道,“我担心有人要挑动我们和朱通判府的人相斗,不能不谨慎。”

    “呼,”

    孙人峻到底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听到这,很快压下心里的负面情绪,冷静地道,“你说的不错,虽然朱煜嫌疑最大,但我们不能鲁莽行事,现在正是我父亲的关键期,不能给他老人家添麻烦。”

    顿了顿,孙人峻目光幽幽,道,“不过,陈岩不能轻饶,要踩着我上位,是痴心妄想。”

    “是,少爷。”

    谢管家智珠在握,早有安排,道,“陈岩是罪不可赦,我已经让白影准备去了,现在在青云苑众人都盯着不好出手,但只要出了青云苑就百无禁忌了。”

    “白影出手,我当然放心。”

    孙人峻面上终于露出笑容,道,“只要让陈岩过不了院试,他就是上百年来入住独乐园而唯一不中秀才者,会是我们整个金台府最大的笑话。”

    “得罪我们推官府,他是自寻死路。”

    谢管家笑得很深沉,不管陈岩背后到底是谁,推官府的手段总是防不胜防,只要一击,就让他万劫不复。

    独乐园。

    案上点着莲花灯,里面是上好的灯油,灯花噼里啪啦作响,清香满室。

    陈岩捧着书本,看得聚精会神。

    “圣贤之言啊,”

    陈岩自冲关之后,魂魄生于识海之中,变得神思灵动,记忆力和理解能力大增,虽然还不到过目成诵的地步,但已经能够得到读书三昧。

    他已经发现,理解经义,揣摩圣贤之言的时候,自己的魂魄也放出毫光,上下通明,比不上观想暗黑祥和,可也在缓慢增加力量。

    而且独乐院中确实有一种莫名的气场,微不可查,但可以让人读书静心,思维活跃,状态非常之好。

    “其实,读书也是在观想,用圣贤的道理坚定念头,修身齐家平天下,一旦宏愿而成,就是神通无量。”

    陈岩眸子晶莹,若有所得。

    “如果不是朝廷打压道术,能够让道术法门普及的话,会不会有很多的读书人出窍成就阴神?”

    陈岩念头转动,喃喃自语道,“不过也说不定,用圣贤之言坚定念头,也会潜移默化下形成对圣贤的信仰,对道术进行自然而然地排斥,毕竟圣贤可是不修道术的,他们只讲道理。”

    “只是朝廷和士林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士大夫真的不修道术,不慕长生?”

    不知过了多久,陈岩才从这种思考中清醒过来,他合上书本,看着外面天穹上群星璀璨,摇曳光华,一时神清气爽,道,“马上就院试了,先拿到生员再说,这种种谜团,随着我地位提高,总会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