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十章 金光一道破妖邪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月三。【愛↑去△小↓說△網w  qu 】

    地暖逢春,草长莺飞。

    钟磬响清音,绿柳锁翠烟。

    陈岩听到钟磬声,带上书生巾,出得门来。

    “少爷,”

    阿英送到门口,攥了攥小拳头,道,“少爷这次院试,定然高中案首。”

    “你先回陈家大院,等我好消息。”

    陈岩大笑一声,长袖一振,如御风而行,离了独乐院,往外走。

    不多时,陈岩来到堤岸边。

    只见月明星稀,青蒲蒙茸,潋滟水光之上,一盏盏的莲花灯自上游飘下,莹莹亮的灯光,璀璨生辉,映照周边。

    已经有小舟行于河上,说话声,读书声,摇橹声,还有时而响起的鹤唳轻鸣,连绵成一支曲子,让整个画面生动起来。

    “千舟共进,齐赴院试,”

    陈岩看着这样的局面,只觉得神智清明,没有半点的睡意,道,“这样的景象,前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哗啦,

    见到陈岩出现在堤岸上,一艘小舟靠了过来,软媚的船娘用细细的声音道,“这位公子,可是要赶赴院试?请上舟来。”

    “好。”

    陈岩答应一声,足下一点,身轻若飞燕,下一刻,已经稳稳当当地站到船头,大修飘动,道,“开船吧。”

    “公子好俊的功夫,”

    船娘抿嘴一笑,摇橹开船,在哗哗的水声里,道,“我们只需要半个时辰就可以顺流而下到贡院门口,公子可以到船舱稍作休息。”

    “知道了。”

    陈岩点点头,却没有动静,对两世为人的他来讲,拿个生员资格还不是手到擒来。

    “科举之路,”

    陈岩吹着清凉的风,负手而立,却是念头迭起,这是自己科举之路的开始,一定要一鸣惊人。

    “这是我的护身符啊,”

    陈岩早在前世就明白,修道并不是一人之事,而这一世他父母早去,家族无依,唯一的出路就是要依附朝廷,以此来躲风避雨,然后暗地里发展力量。

    大树底下好乘凉,向来是颠破不灭的真理。

    “院试乡试会试殿试,我会步步登高。”

    陈岩看着河面上画楫轻舫,旁舞如织,心中豪气顿生,士子再多,自己也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一艘轻舟自东边转来,四垂锦幕,悬挂珠翠,船头有一少年抚琴而坐,身后侍女捧着香炉,青烟袅袅。

    “咦,”

    陈岩看得讶然,这样的轻松写意,不像是去赶考,反而像春游踏青。

    “嗯?”

    仿佛感应到陈岩的目光,舟上少年抬起头,面容白皙,晶莹剔透的眸子闪烁光华,如霜雪般冰冷,没有半点的感情。

    “这是?”

    陈岩蓦地一惊,对方少年的目光如冰冷刺骨的剑光,交织击杀,杀伐之音大起。

    “是迷魂之术,”

    陈岩不动不伤,心如枯斋,念头不起,刀剑不能加身。

    “嗯?”

    对面舟上的白衣少年没想到陈岩能够不受迷魂之术,先是微微一愕,然后神情一动,天门上冷风乍起。

    “是阴神出窍,”

    陈岩冲关之后,已经有观气之能,他能够看到,对方的顶门之上,一个人影飘出,只有半尺高下,五彩光环悬在身后,叮当作响。

    哗啦,

    阴神一动,轻飘飘来到舟头,冷笑一声,小手一招,灵气自然化形,凝成一柄钢叉,上绣鬼头纹,下染黑血,阴气森森。

    只要被钢叉击中,轻则神魂受伤,重则灰飞烟灭。

    “好狠辣,”

    陈岩目光一动,就知道这次来袭的阴神远比神婆的要凝实和强大,其中澎湃的力量在感知中铺天盖地,应该已经是过了夜游和日游阶段。

    面对这样强大的阴神,稍有不慎,就会受到伤害。

    更为重要的是,马上院试就要开始,即使自己能够斗法胜了这个阴神,也得大伤魂魄,到时候在考场可是提不起精神答题。

    到时候要是院试不过,自己得罪的对手肯定抓住时机冲上来,把自己撕成碎片。

    “你是找死,”

    诸般念头电闪而过,陈岩知道这个时候只能快刀斩乱麻,心神一动,悬在识海中的八景金阳宝镜跳了出来。

    “烛灵照。”

    话语一落,宝镜轻轻一颤,一道难以想象的白光炸开,充塞四周,明晃晃,亮堂堂,耀眼刺目。

    没有任何的杂质,没有任何的热度,只有最为纯粹的光芒,是璀璨的极致。

    “啊,”

    刚刚冲到舟头,狞笑着高举钢叉的阴神刹那间就被白光包裹,只觉得无穷无尽的光芒源源而来,如针扎一般。

    “啊,”

    凄厉的叫声中,阴神猛地一挣,出了白光,可是还没等逃离,就一下子如同破碎的玻璃似的,轰然碎裂。

    “咦,这是什么叫声?”

    “是猿啼吧,这么凄厉?”

    “哪有什么猿啼,”

    “我听像鬼叫。”

    “哈哈,兄台真有趣。”

    “看书,看书啊。”

    阴神传出的凄厉叫声,远近可闻,只是太过短暂,很多舟上的书生还以为出现了幻听,谈笑了几句后,继续温习经书。

    “呼,”

    陈岩不动声色地挥了挥长袖,摊开手,掌心中出现一张玉符,晶莹如玉的表面上,龙纹凤篆,字若无量。

    “以后再看。”

    陈岩收在袖中,目光幽幽,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行道术害人,真真是胆大包天,目无王法。

    毕竟今天可是院试,国家选拔人才之时,不光是驻军出动,还有朝廷册封的神灵坐镇,打击牛鬼蛇神。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敢阴神出游,真是嚣张啊。

    “到底是谁派来的?”

    陈岩收起变得暗淡的八景金阳宝镜,刚才的一招烛灵照将宝镜的力量用尽,接下来得重新温养,才能使用。

    “应该是孙人峻,”

    陈岩目光闪动,在他得罪的人中,只有孙人峻才会这么如此之快的报复,而且还能派遣阴神出窍的修士。

    “这个账早晚找你算。”

    陈岩心中想着,喃喃道,“还有陆青青,要不是她,自己也不会结下这样的仇。”

    哗啦啦,

    不知何时,小舟停了下来,船娘柔柔的声音响起,道,“公子,贡院到了。”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不少的榜单开始更新,重新开始。希望我们有个开门红,求打赏,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五月开始,是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