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十二章 院试三题 字生毫光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西南角。

    苍藤蔽檐,竹树翠郁。

    鱼来小池绿,鸟去木更幽。

    陈岩坐在号舍中,身姿如松,看向明远楼。

    轰隆隆,

    下一刻,三道光华自楼中升起,一道正大光明,缠缠绵绵,一道气血冲霄,森森冷冷,一道漫天神唱,幽幽深深。

    白黑赤,三色光华流转,叮叮当当的声音,络绎不绝。

    “这是学政、统领、神灵,”

    陈岩用观气之术感应着明远楼上空的气机变化,暗自道,“学政为主,统领和神灵为辅,真是很有意思。”

    “三个考官到场,院试要开始了吧。”

    叮叮叮,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明远楼上的学政敲响编钟,一年一度的院试开始。

    “嗯,”

    陈岩很快拿到考题,打开一看,了然在心。

    “是经义,”

    陈岩先看第一卷,正是经义。

    经义者,就是从圣贤书上抽出一段,然后让你默写下面的句子,不用理解,只考记忆力和书法。

    这个题目,会者不难,难者不会。

    陈岩原本打得底子就好,加上冲关开辟识海后,思维活跃,记忆力大增,早将考试指定的圣贤之书背的滚瓜烂熟。

    只是简单扫了一眼,陈岩就心中有数,略一沉吟,提笔就写,瘦金小字,风骨爽然,如行云流水,连绵成线。

    根本不用思考,笔下如有神,写完一页翻一页,原本应该两个时辰的经义小卷,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完成。

    陈岩随手把写好的经义小卷放到一边,用镇石压住,然后翻阅第二卷,是诗词。

    大燕王朝虽然重经义,述圣贤道理,但诗词依然是大热,最显才气。

    不要说是院试,就是殿试上,都会有诗词考卷。

    “诗词,”

    陈岩笑了笑,他前世中不知道翻过多少诗词鉴赏,随便写一首,就能鹤立鸡群。

    “嗯?”

    正在此时,陈岩神情一动,他突然察觉到,一种若有若无的念头从号舍中扫过,有香火的味道。

    “这是神灵巡视,”

    陈岩马上反应过来,识海中的魂魄一动不动,神灵巡视,是防止有的考生携带小抄等作弊手段。

    “这神灵真是强大,”

    陈岩目光转动,要知道,整个贡院中的考生不下八千之数,而明远楼上的神灵能够分念监督,全部囊括在内,神力之浩瀚,超乎想象。

    定了定神,陈岩一边磨墨,一边看着诗词要求,心中思索,该抄袭那一首诗词,要高人一等,但也不能太过惊世骇俗。

    “村舍,梅村,”

    陈岩各种念头若浮光掠影,蓦地目光一亮,道,“有了。”

    枳篱茅舍掩苍苔,乞竹分花手自栽。不好诣人贪客过,惯迟作答爱书来。

    闲窗听雨摊诗卷,独树看云上啸台。桑落酒香卢桔美,钓肥斜系草堂开。

    “这首梅村正佳,”

    陈岩满意地点点头,小诗如画,清秀优美,恬适自然,记忆深刻,特别是配上涓涓如清流般的书法,更是相得益彰。

    “第三卷,”

    把小诗收好,陈岩翻到最后一卷,是个简单的小策论。

    所谓小策论,就是给你一个题目,然后自由发挥,当然,不能违背圣贤道理。

    “唔,”

    陈岩用手指敲着石案,发出咄咄的声音,他的这一世底子打的很牢固,又有前世的圣贤道理,两者结合,写出一篇令人耳目一新的文章,并不困难。

    “要拿案首,这篇小策论至关重要。”

    陈岩想了想,先提笔在稿纸上写了一篇,然后对照心中所学,进行修改增减,让整篇文章出彩而不出奇,明理而不晦涩,合乎中庸,堂堂正正。

    修改完之后,陈岩又低声诵读一遍,保证朗朗上口,再检查一遍没有犯讳的字和词语,全部确认无误后,准备正式誊写。

    静静地磨着细墨,嗅着淡淡的香气,陈岩眸子深深,将全部杂念剔除,保持灵台空明,片尘不染。

    用了整整一刻钟将细墨研好,陈岩抬手取过毛笔,沾满浓墨,开始在考卷上笔走龙蛇,挥毫泼墨。

    “君子之德风,”

    陈岩坐直身子,手握毛笔,心神空灵,只听到笔尖和纸张的沙沙之声,一段又一段优美而富有道理的段落出现在纸上,由少到多。

    全神贯注,不见他物,陈岩笔下的文字好似又有了新的变化,在刚健雄浑之间,多了三分婉转端庄,好似阴阳交泰,让字体变得更加赏心悦目。

    沙沙沙,

    陈岩进入到一种玄妙的意境,字由心生,笔下晕光,金辉浮空之间,筋骨俨然。

    “咦,”

    楼上的灵慧夫人神念覆盖之下,察觉到其中的气机变化,她捋了捋垂下的青丝,喃喃道,“想不到童生之中,竟然还有人有这样雄健的书法风格,光是这晕开灵光的大字,就能竞争前三了。”

    “是谁呢?”

    灵慧夫人美眸一动,可是碍于规矩,没法直接查看该考生的名姓,只能记下对方的舍号,道“天字三十六。”

    “嗯,”

    王统领坐在梨花木大椅上,双手平放在扶手上,在他的感应当中,八千号舍上空浮现出明光,有的如灯苗,有的如拳头,有的如火炬,大小不一,亮度不同。

    再仔细看,有十几道明光盈空,状若虹桥,若有若无的白气化形,此起彼伏。

    “金台府果然是文运鼎盛,”

    王统领暗自点头,只看这文气异象,几乎比得上举人位格。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解元之选,”

    王统领闭上眼,不再多看,反正他是武官,要和文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如斯兴盛啊,”

    三名监考官中,崔学政最是高兴,他作为整个云州的科举教育的负责人,有学生能够出类拔萃,当然很欣慰。

    “这都是后备力量啊。”

    崔学政大袖一摆,站起身来,推开小窗,满满的都是喜悦,每次能够主持考试,见到有人成材,总有一种后继有人的欣喜。

    “咦,这么早就有人交卷了?”

    崔学政目光一转,正好看到有人从号舍走出,大袖飘飘,从容镇定,在府兵的引导下,到后面广场等待。

    周一,新的一周开始了。新人榜会刷新,打赏榜会刷新,会员点击榜会刷新,推荐榜会刷新,我们要赢在起跑线上,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这一周依然没有网站推荐,只能够借各位书友的全力支持,冲击榜单,加强曝光,让更多的新朋友能够看到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