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十五章 变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半夜。

    月疏人静,霜雁横空。

    水光淼淼之间,丘色如洗,山风东来。

    “去,”

    张道士身子不动,心念到处,黑光如蛇,嘶嘶作响,来去纵横,腥气刺鼻。

    “咄,”

    陈岩大袖飘飘,踏斗步罡,自生玄妙,看似缓慢,但黑气总是擦身而过,沾不上他的半点衣襟。

    “妖道,”

    陈岩眸子深深,月光自天门而入,识海中的魂魄莹莹发光,细细密密的咒文升腾,正在构建法术,准备雷霆一击。

    “这个可恨的小子,”

    张道士越打越着急,在他的眼中,对面的小子滑溜地如同泥鳅一样,自己的缠魂乌光快似闪电,但根本打不中。

    “这样不行,”

    张道士感应到自己丹田中的真气在逐渐减少,要是真气消耗一空,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会这样?”

    钟元急的团团转,他原本还以为张道士一出手就会把陈岩拿下,然后把他折磨得欲生欲死,可是万万没想到,对方这么难缠,迟迟无法建功。

    这可是他第一次接下大人布置的任务,要是真让对方逃走,可是后患无穷啊。

    “给我爆。”

    眼看情况越来越不妙,张道士一狠心,运转秘术,正在上下翻飞的黑光猛然间炸开,化为数以百计飞舞的光点,状若黑蜂蜜、,密密麻麻,很是渗人。

    嗡嗡嗡,

    黑蜂震动翅膀,铺天盖地,密不透风。

    “你去死吧,”

    张道士爆发后,面色苍白,咬牙切齿,狰狞如鬼。

    “出,”

    陈岩看到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黑蜂,不慌不忙,祭出八景金阳宝镜。

    哗啦啦,

    宝镜悬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镜面上晕开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光华璀璨,刹那之间,漫天的黑蜂如同阳光下的积雪,迅速融化。

    “这?”

    张道士看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收,”

    陈岩收回宝镜,这一件法宝虽然现在无法施展烛灵照,但它的光华天生有破邪之功,正好是眼前这个张道士施展的黑气的克星。

    “算你倒霉,”

    陈岩长笑一声,飞起一脚,把惊慌失措的张道士踢晕在地。

    “该你了,”

    陈岩转过身,脚下一动,滑步三丈,拦住要逃之夭夭的钟元,这个家伙他也认识,向来和崔西城沆瀣一气,不是好东西。

    “陈岩,”

    钟元竭力克制中心中的恐惧,威胁道,“你要是敢动我,我们钟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愚蠢,”

    陈岩上前把这个色厉内荏的家伙踢翻在地,不屑地道,“你身为童生,居然敢勾结妖道,简直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你胡说,”

    钟元灰头土脸,扯着嗓子争辩道,“张道士有官府颁发的道牒,怎么会是妖道?”

    “不是妖道才怪。”

    陈岩又狠狠地踢了钟元一脚,把这个碍眼的东西踢晕,然后踱步到羊群前,上下打量。

    “这群羊,”

    陈岩用手摸着绵羊上光滑的羊毛,不由得想起上一次在城门口见到的张道士和崔西城,他们同样是赶着这么一群羊。

    “难道是?”

    陈岩有了想法,口中念念有词,识海中的魂魄绽放出明光,细细密密的咒文流转,从四面八方抽取力量。

    “上清硃雀,烛照九门,勿离吾身,勿受邪恶。六丁七星,邪魔显形,敢有当我。急急如律令。”

    陈岩用了足足半刻钟的时间积蓄力量,终于成功施展出破邪法咒。

    哗啦啦,

    下一刻,陈岩指尖上射出五道白气,往上一卷,化为宝莲,上托一粒明珠,光灿灿,亮晶晶,庄严无比。

    哗啦啦,

    宝珠转动,没转动一圈,就有细细密密的神光垂下,只是片刻之间,澎湃的神光就包裹住所有的羊群。

    噼里啪啦,

    光华一落在羊群中,登时响起一串清脆的爆竹声音,不到三个呼吸间,丝丝缕缕的血光自每一只绵羊上升起,在半空中凝成眼球状,阴森恐怖。

    “谁敢破我神术?”

    血眸转动,隐隐有一种充满力量的声音波动。

    “给我破,”

    陈岩不管不问,宝镜一翻,扬手打出一道金光,破邪灭神,无往不利。

    “我记住你的气息了。”

    血色眼球在被金光融化之前,传出最后一句话,带着深深的杀意。

    陈岩才不去管这个,他紧紧地盯着地上缠缠绵绵的白光。

    哗啦,

    破邪法咒效果过去,白光消散,原本的绵羊也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白白胖胖的大娃娃,都是两三岁大,穿着兜肚,咿咿呀呀地叫唤。

    “咿呀,”

    “咿呀呀,”

    “咿呀咿呀,”

    十几个大胖娃娃在地上乱爬乱叫,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夜空中传的很远。

    “是真的,”

    陈岩弯腰抱起一个爬到自己脚边的大娃娃,捏了捏小家伙肉呼呼的小脸,触手光滑,温润细腻。

    “咯咯,”

    这个白胖娃娃可能还不到两岁,缩在陈岩怀里,睁着大眼睛,晃着肉呼呼的小手,咯咯直笑。

    “好你个钟元,”

    陈岩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钟元,道,“以前只知道你人品卑劣,没想到还和妖道勾结,拐走孩童。”

    “这件事儿不简单,”

    陈岩抱着胖娃娃,让小家伙不要乱动,心思翻转,加上上一次在城门遇到的,就是二十几个孩童,这只是他碰见的,那么他没见过的会有多少?

    这么多的孩童被两人送到城中,又是交给了谁?

    对方收集孩童,是修炼邪术,还是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起刚才不久消失的血眸,陈岩知道,这肯定牵连甚广。

    “麻烦啊,”

    陈岩看着在地上乱爬的十几个大娃娃,眉头皱了皱,要安置这群小家伙,靠自己不行,得借助官府的力量了。

    “要不找下陆青青,”

    陈岩随手将一个爬远的胖娃娃拎了过来,心中想道,“给这个女人找点事儿,省的她成天盯着我,要是她能和这个道士背后的邪恶人物斗起来才好。”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而近。

    “什么人?”

    陈岩后退两步,抬目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