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十六章 神灵和官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中。

    翠叶香丛,软草新树。

    冷光氤氲在霜石之上,折射交横,斑驳光影。

    俄而咬咬好音响起,三只飞禽破空出现,丹嘴翠衣,尾长八尺,状若巨型鹦鹉,上面端坐人影,稳稳当当。

    “你们是什么人?”

    陈岩率先出声,来的三人给他一种危险的气息,这是在千锤百炼中升华的武道的震慑。

    “你又是谁?”

    最左边的少女扶着腰间的细剑,俏脸寒霜,道,“谁让你把他们两人击晕的?”

    “嗯?”

    陈岩一听,心中警惕,拢在袖中的手掌不由自主地握紧陆青青留下的传声牌,这三个人是妖道的同党?

    “小玉,”

    中间的青年人不满地瞪了身边的少女一眼,然后转向陈岩,笑道,“这位兄台不必紧张,我们是官府之人,负责调查近来云州孩童无故失踪的案子。”

    说完,他自腰间取下一个金灿灿的牌子,上面绣着一只展翅飞翔的大鹰,如钩的鹰爪下抓着生有四脚的天蛇。

    “真是官府之人,”

    陈岩能够感应到牌子上缠绕的深沉的规矩和意念,这是朝廷意志的加持,根本不可能造假。

    “那好,”

    陈岩确认无误,将怀中的大娃娃放到地上,又指了指其他在地上咿咿呀呀叫唤的白胖娃娃们,道,“这应该是失踪的孩童,就交给你们了。”

    做完这些,陈岩就要转身离开。

    “不许走,”

    少女脚下一动,裹起一阵香风,挡在路上,道,“这个钟元我们盯了一阵子,就是想顺藤摸瓜,寻出他们的幕后之人。这次眼看就要成功,却被你破坏了。”

    少女越说越气,小脸鼓鼓的,长长的睫毛恨不得化为两柄飞刀,把陈岩插死,咬牙道,“就是你,让我们的心血白费了!”

    “哦,”

    陈岩听到这,才明白对方为何这样气鼓鼓的,他冲为首的青年人致歉道,“没想到无意下破坏了三位的大事,真是抱歉。”

    “不知者不罪,”

    为首的青年人身材削瘦,骨架很大,但自然有一种英气,摆摆手,道,“再说了,我们的计划本来就不充分,只是试一试罢了。”

    “兄台怎么称呼?”

    陈岩目露奇光,他有了结交的心思。

    “在下陶圣俞。”

    青年人声音清亮,道,“兄台呢?”

    “我是陈岩,”

    陈岩点点头,大袖一展,转身离开,道,“以后有机会一定找陶兄喝酒。”

    “三哥,”

    少女小玉目送陈岩消失不见,不甘地跺脚,道,“你为什么放他离开?”

    “不放他离开,难道我们还能拘捕他不成?”

    陶圣俞看了眼在地上咿咿呀呀叫的十几个白胖娃娃,道,“陈岩应该是刚参加完院试的童生,在这个关键时候,没有理由,谁敢动他们?”

    “怎么没理由?”

    小玉咬着贝齿,美目瞪大,道,“他一个童生,是怎么能打倒这个妖道的?他又是怎么解除施加在这群白胖娃娃身上的邪术的?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完全有理由把他留下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陶圣俞却是比自己的妹妹看得透彻,他抱起一个肉呼呼的大娃娃,道,“你要是穷根究底,想全弄明白,那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恨,到最后非得你死我活。”

    “再说了,就是你能够弄明白陈岩身上的秘密,对我们破案又有什么作用?难道就能够抓到孩童失踪的幕后之人?”

    “我,”

    小玉张了张嘴,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她只是气陈岩破坏了他们布置的计划,让她无法抓到幕后之人,给自己的师兄报仇。

    陶圣俞自然明白自己妹妹的心思,语重心长地道,“小玉,对金台府来讲,我们始终是外人,你要真想尽快破案,揪出幕后之人,就得借助本地人的力量,合作共赢,而不是像这样到处得罪人。”

    “我知道了。”

    小玉低下头,纤纤玉手捏着腰间的细柳剑,非常用力。

    “太璞,”

    陶圣俞招呼了一声另外一个人,道,“你先把这妖道和书生押回去,扔到牢里,看一看能不能从他们口中问出一点有用的线索。”

    “好的。”

    石太璞浓眉大眼,矮粗精壮,他一手抓住一个,好似提溜小鸡子似的,三两步上了巨型鹦鹉,然后腾空飞走。

    “小玉,”

    陶圣俞指了指在地上爬来爬去奶声奶气叫唤的大胖娃娃们,道,“你赶紧联系府衙,让他们派人来,把这群小家伙安置好。”

    “知道了。”

    小玉看着一个爬到自己脚边,用肉呼呼的小手抱着自己的裤脚欢快地荡秋千的大娃娃,它的小脸上满是纯净的笑容,不由得道,“这群人真是丧心病狂,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下得去手。”

    “是啊,”

    陶圣俞深吸一口气,用坚定的语气道,“就是这样,我们才得抓住幕后之人,让他难逃公道。”

    府城,岳公庙。

    白月漫天,霜露时长。

    幽幽深深的光华氤氲在殿中,袅袅的青烟,映照出精致的花纹,隐隐约约之间,有神唱传出。

    最中央的位置上,神像立于神龛里,高有丈许,全身淡金,满月面,目炯炯,露顶,手持宝印,自然庄严。

    王捕头出现在殿里,脚步清晰。

    “岳公,”

    王捕头上了一炷香,口中念念有词。

    不多时,金光升腾,异香扑鼻,神龛中的神像后面浮现出一圈又一圈的光轮,原本的泥胎塑像宛若活过来一般。

    “岳公,”

    王捕头常年和神灵打交道,早就见怪不怪,从容地道,“经过我们的调查,还有铜陵山树妖的指证,我们认为,铜陵山之事最大的嫌疑人为虞山脚下陈家大院的陈岩。”

    “既然发现了嫌疑人,就把他抓起来。”

    神像中的声音很是威严,高高在上。

    “这个,”

    王捕头故意停顿了一下,好似在犹豫,道,“树妖指证是无法当做证据的,再说了,陈岩是这一届的童生,不太好办啊。”

    岳公庙的神灵怎么会不明白下面人的小心思,心里冷哼一声,口中却是道,“一个童生罢了,就是秀才犯法,也得问罪。王捕头等会离开之时,我会让座下童子再送你一盒安神香。”

    目的达成,王捕头马上挺胸作凛然状,道,“敢在本捕头治下谋财害命,岂能轻饶?岳公放心,我明天就召集手下,后天出发,前往陈家大院,逮捕陈岩。”

    “嗯。”

    神灵说了一句,神像上的金光逐渐隐去,显然已经离开。

    “陈岩啊,算你倒霉,”

    王捕头哼着小曲,心安理得地拿着安神香回家,官府出力,神灵出物,这样的交易再是平常不过。

    会员点击榜,首页新人榜,打赏榜,全部下来了,这一周是无比困难的一周,需要各位书友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