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十七章 精魂昼见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已是春浓时节。

    陈家大院里,老松虬枝,绿染石阶,鱼裁莲叶,晕光耀水。

    远远看去,岚烟声不起,杖履桃花香。

    陈岩换了身青衣,坐在小窗下,眸子晶莹,淡淡的晨曦落在他的身上,好似披了一件霞衣,金灿灿,明亮亮,风姿绝世。

    “呼,”

    陈岩运转观想之法,白气自鼻窍中吐出,如烟似缕,细细有声。

    “呼,”

    好一会,陈岩收回白气,识海之中,魂魄绽放出明光,重重叠叠,愈发清晰,只是依然看不清面容,给人一种刻板的感觉。

    “还是不行。”

    陈岩皱了皱眉头,自从他参加完院试回家之后,就是日夜观想太冥,壮大魂魄,以求突破到精气化神的第二个阶段凝魄。

    凝魄者,就是性灵和魂魄融合,从而生出真正的神魂,觉醒自我,产生神念。

    现在他魂魄的力量已经足够,但迟迟无法找到自己的灵性,也就是自己的独一无二,所以无法凝聚神魂。

    “自己的独一无二,还有以后的道路,”

    陈岩用手指敲着石案,发出咄咄的声音,没有两个人是完全相同的,上一世的经验在这一关卡根本没有作用。

    “得自己悟啊,”

    陈岩眉头舒展开,深吸一口气,又恢复到原本的从容不迫,心若枯井,波澜不生。

    “还有这次府城之行,”

    陈岩念头转动,想到自己在府城见到的陆青青、孙人峻、朱煜、张道士、陶圣俞、神秘的血色眸子,贡院监场神灵等等,都给人一种沉甸甸的压力。

    虽然只是见到冰山下的一角,但这个世界的危险和复杂,可想而知。

    要是自己无法更快进步,恐怕会被人当垫脚石。

    想了想,陈岩先拿出陆青青留给他的符牌,上面是纵横的真气交织成的花纹,如鱼鳞,似莲花,像波纹,光华流转,熠熠生辉。

    “好精妙的真气,”

    陈岩把握符牌,感应着上面的力量,真气之间的组合,结成种种玄妙的符文,不可思议。

    “这就是炼气士啊,”

    陈岩很是惊叹,末法时代灵气枯竭炼气士早就成了传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炼气士,感应到其丝毫不逊于自己修炼神魂一道的力量。

    以神御气和以气通神本来就没有上下之别,到最后都是殊途同归,精气神混泯归一,逍遥于天地。

    简单来讲,只是侧重点不同罢了。

    “炼气士,很有意思啊。”

    陈岩目光炯炯,虽然无法像神魂修炼般千变万化,一朝顿悟,突飞猛进,但炼气士吐纳天地元气,化为真气,千锤百炼,一步一个台阶,却是非常之稳当。

    要知道,到了精气化神的最后一个阶段神游,就是神魂出窍,这样就会不可避免地引动诸般的气机变化,形成各种各样的魔头和劫难,步步惊心,如履薄冰。

    而炼气士的真气却归于肉身,有气血镇压,很难有外魔化形,在修行中的劫难远比神魂修炼少得多,最重要的反而是按部就班。

    “各有优势吧。”

    陈岩摇摇头,收好符牌,取出一枚玉符,这是他在河上击杀白影的阴神所得。

    “不知道是什么?”

    陈岩把玩良久,却只发现此玉符除了能够融入魂魄之中,好像没有其他的作用。

    “咦,那是,”

    突然之间,陈岩目光一动,他用观气之术看到,不知何时,重重叠叠的明光升腾,在半空中结成神环,天花生彩,霞光千道。

    陈岩循着异象,走出陈家大院,就见有一白面无须的官员坐八人肩舆上,张杏黄盖,前呼后拥,仪仗惊人。

    一众人来到张家门前,停了下来。

    有轻骑上前,询问左邻右舍道,“这可是新迁来的张家?”

    “是,”

    众人都回答,很多人还撇清道,“张家是从山对面的大城迁过来的。”

    “张家,”

    陈岩混在人群中,目光转动,张家还是他觉醒前世记忆后才迁过来的,只是向来低调,都不了解。

    “是张家就好。”

    白面官员点点头,吩咐左右,道,“张某无罪,可缚其妇来。”

    “是,”

    侍从答应,昂然入府,不多时,就将一个丰腴俏丽的少妇拖了出来。

    “这,这,这,”

    张家的主人看到侍从来势汹汹,急的团团转,却真不敢出面相抗。

    “给我打三十大板。”

    白面官员用手一指张家妇,面无表情。

    “是,”

    左右如虎狼,过来按倒张家妇,掀起襦裙,噼里啪啦地打板子。

    “唔,”

    张家妇趴在地上,脸上满是惊恐,只是一个劲地道,“民女知罪,民女知罪。”

    “好了,”

    见到三十大板把张家妇打的皮开肉绽,白面官员摆摆手,道,“这件事儿,到此为止。”

    “走吧。”

    “是,大人。”

    众人簇拥八人肩舆,向来路归去。

    陈岩看到,这一众人刚到树荫之下,登时消失不见,只看到滚滚黑风,向东南方向而去。

    “嗯?”

    陈岩将观气之术运用到极限,可以清晰地看到,一股神灵的气息由近及远,漫天的神光逐渐消失。

    “好一个神灵,”

    陈岩面色变幻不定,道,“居然光天化日之下显形,还敢当众行刑,几乎是官府的做派。难道神灵真的干政不成?”

    “文娘,你没事吧?”

    张家的家主见官兵离开,连忙上前,扶起他的媳妇,满脸的自责道,“我没用,让你受苦了。”

    “夫君不必如此,”

    张家妇强忍着疼痛,依然有大家之风,不失礼仪,道,“我本是侍郎小妾,当年他在的时候,为了邀宠,发誓不再嫁人。没想到现在会在白天见到。”

    “啊,”

    张家家主听得傻了眼,他还没想到有这样的牵扯。

    “还好。”

    张家妇额头上细汗淋漓,打湿衣襟,道,“今天挨了这三十杖打,算是了结了所有的因果,以后我们可以安安心心过日子了。”

    “这就好。”

    张家家主放下心来,搀着自己的夫人,回转家中。

    “这是千里寻妇?”

    陈岩自冲关之后,耳聪目明,纵然两人压低声音,他也听得清清楚楚,喃喃道,“不管怎么说,这神灵真是气焰嚣张,精昼显形,动用私法。”

    一边走,一边想,陈岩刚到陈家大院门前,就见风烟滚滚,十几骑风驰电掣般而来,来势不善。

    看到这么凶残的新人榜,会员点击榜,打赏榜等等榜单,真是目瞪口呆,像我这样纯真善良可爱的人难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