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十八章 案首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捕头四十岁上下,黑面浓眉,扬着马鞭,居高临下地问道,“这可是陈家大院?”

    “不错。”

    陈岩挡在门前,大袖如翼,道,“我是陈岩,你们是什么人?”

    “陈岩?”

    王捕头先是一愣,随即大笑,道,“找的就是你,来人啊,给我拿下。”

    “是,”

    两名差役下马,拎着锁链,狞笑上前。

    “放肆。”

    陈岩双目如电,拧眉呵斥,声音清亮,道,“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敢无故缉拿刚参加完的童生?”

    “这个,”

    两名差役停下步子,看向王捕头。

    童生他们是不在乎,但刚考完院试的童生却不能不重视,要是真让他取得了生员,成了秀才,可是麻烦大了。

    要知道,读书人是最善于拉帮结伙,结社互斗,到了秀才,就会有各种同窗座师等等的关系网,一招惹就是个马蜂窝。

    “哼,”

    王捕头啪的一声甩了个响鞭,冷声道,“陈岩,你杀害铜陵山的神婆,谋财害命,就是考上秀才,也得把你拿下。”

    “原来是谋财害命。”

    两名差役身子一震,身上好似有了一层神圣的光辉,他们抖动着锁链,道,“真是大胆包天。”

    “有意思,”

    陈岩用观气之术可以看到,走过来的差役手中的锁链上有一种厚重的血光,非常浓稠,几乎可以压制道术。

    这就是王朝力量的延伸,代表着正统,鬼神退避。

    只有真正鼎盛的国家力量,才会有这样的气息。

    “少爷,”

    阿英听到门口的动静,跑了出来,她的身后,焦尾马嘶鸣不已。

    “没事,”

    陈岩安慰了一句,看向王捕头,目光冷冽,道,“你说我杀害神婆,谋财害命,可有证据?莫要诬陷好人。”

    王捕头没有正面回答,反而大笑道,“哈哈,举头三尺有神明,莫要人不不知,除非己莫为。”

    “原来这样,”

    陈岩一听,放下心来,他们肯定是没有拿到确实的证据,这样就好办了。

    “没有证据就敢随意拿人,”

    陈岩有了底儿,气势很盛,反正不论是求助陆青青还是朱煜,都能解决,高声道,“小心我告到府城衙门,把你们都充军三千里。”

    “这是怎么了?”

    “又有官差来啊。”

    “这次是陈家大院。”

    左邻右舍们刚刚围观了张家事儿,现在又发现陈家大院来了官差,都是远远站着围观,小声嘀咕。

    “给我拿下,”

    王捕头看到围观众人,想到自己可能丢了面子,原本的黑面孔简直成了锅底,怒吼连连,道,“把这个谋财害命的坏书生押回衙门,三木之下,不信他不招供!”

    “是,”

    又有两人跳下马来,把手中的戒尺和锁链抖得哗哗响,围了过来。

    “你们不要乱动。”

    陈岩看到气势汹汹的四人,才明白,陆青青和朱煜是在府城,远水解不了近渴。

    “难道要反抗?”

    陈岩相信以自己的实力,打倒一行人轻而易举,可是他们毕竟代表的是官府,如果引起大纠纷,后果很严重。

    “正统的力量啊,”

    陈岩第一次明白大燕王朝不可测度的规矩和力量,大义之下,就是他这样修道者都得顾忌,不敢轻举妄动。

    “哈哈,束手就擒吧。”

    王捕头骑在高头大马上,放肆大笑。

    就在陈岩准备让焦尾马出手,打翻这群差役的时候,道路之上,又传来马蹄声,如战鼓,似闷雷,黑旗招展,威严肃穆。

    为首的骑手一提马缰,勒住战马,高声道,“前面可是虞山下的陈家大院?”

    “好俊的马上功夫。”

    陈岩看到战马一下子钉在地上,马上骑手纹丝不动,心里赞叹一声,挺身而出,朗声道,“在下陈岩,正是陈家大院的主人。”

    “原来是陈公子当面,”

    马上骑手一听,立刻招呼一声,翻身下马,行礼道,“在下余风,奉朱公子之命前来恭贺陈公子得中院试案首,从此前程似锦,步步高升。”

    “案首,”

    陈岩一惊,剑眉挑起,道,“已经发榜了?”

    “现在应该是已经张榜了。”

    为首的骑手英气十足,吐字清晰道,“我家公子早一刻知道结果,就催我前来给陈公子报喜。”

    “原来是这样。”

    陈岩大喜,他虽然自信自己有夺取案首的实力,但科举场上从来是千变万化,影响最后结果的因素很多,能够取得院试第一,可谓是在科场上迈出坚实的一步。

    “什么?”

    王捕头在一旁听了个真,差点一头栽下马背,用不敢置信地语气道,“案首?”

    他身为府城的差役,自然明白案首两个字的沉甸甸的压力,特别是在金台府这样整个云州都鼎鼎有名的科举大府,院试案首更是有一种别样的意义。

    要知道,金台府历年院试的案首,只要不出意外,最低都是举人在望,就是解元和状元都不乏其人。

    虽然案首也是秀才,但它代表的意义可是和普通的秀才天地之别。

    “什么?”

    “是案首?”

    “院试第一?”

    正拎着锁链围上来的四名差役差点吓掉了魂,要是让人知道他们敢锁拿金台府院试的案首,光是读书人的吐沫星子就得把他们淹死。

    要知道,作为科举大府,文人或者说士林的力量在金台府可是根深蒂固。

    “这位捕头,”

    阿英听到自家少爷得中案首,真的是扬眉吐气,她立刻面向王捕头,反问道,“你还有别的话说没有?”

    “案首。”

    “案首。”

    “案首。”

    本来围观的乡亲们见到这一变化,马上一传十,十传百,一下子都轰动了,案首的名声,让他们都觉得自己好像有荣焉。

    “陈公子,刚才是误会,误会啊。”

    王捕头拼命摆手,以至于都出现幻影,哀求道,“公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吧。”

    “哼,”

    朱煜派来的府中骑手也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冷哼一声,道,“王捕头,要是你不给陈公子一个满意的交代,就是陈公子饶了你,我们家公子也得让你好看。”

    “公子饶命啊。”

    王捕头已经知道对方来自于通判府,更是惊惧,原本的威风早就没了半点,只是不停求饶。

    “好了,”

    陈岩摆了摆大袖道,“你把整个事情交代清楚,到底是谁指使你来的?”

    终于改成签约状态了,加更一章,以资祝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