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十三章 秋容和小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渐亮。【愛↑去△小↓說△網w  qu 】

    细细密密的光线自小窗中投下,赤明如金。

    盆松高有三尺,老干虬枝,宛转曲折,环绕盘旋,如若蛟龙,天光一照,云霞升腾,郁郁青气流转不定。

    陈岩坐在梨木大椅上,双手平放,闭目沉思,坚若磐石,额头凸起,如金刚珠,似天庭印,熠熠生辉。

    “呼,”

    陈岩迎着日光,识海中神魂观想,光和暗,日和阴,一种玄而又玄的力量弥漫,时刻壮大。

    “呜呜呜,”

    火盆之中,有一层白灰,晕开淡淡的血光,风一吹,有嘤嘤的哭声传出,好似猿啼,又如鬼叫,非常渗人。

    这是女鬼的余气未散尽,才产生的异象,要是有阴气滋养,说不定还能再次化形。

    “想得美。”

    陈岩睁开眼,右手结印,口吐真言,识海中神魂一动,玄妙的力量生出,引动周围的气机,组合变化。

    哗啦啦,

    半刻钟后,室中闻声四起,如雷霆砰磕,窗扉皆震。

    下一刻,

    阳刚激烈之气纵横,往来如龙,驱散阴鬼之气。

    陈岩散去手印,这一招乃是天鼓雷鸣,可以引动气机如雷霆,最是可以驱邪灭鬼,可惜是准备时间太久,用在此时,倒是妥当。【愛↑去△小↓說△網w  qu 】

    轰隆,

    随着最后一声闷雷响,原本嘤嘤的哭声彻底绝迹,只剩下经过火焰燃烧后还剩下的卷轴浮在火盆上,明光莹莹。

    “这个卷轴,”

    陈岩起身,抬手取过来,现在的卷轴好似不再是卷轴,而是细腻如蚕丝般的锦书,流光萦绕其上,似有似无。

    “这是什么材料?”

    陈岩刚刚拿起,就觉得有一种温温润润的气机从锦书传到自己的手指,然后再从经脉,到识海,神魂猛地一震,然后吞吐起来。

    如甘霖,似清露,神魂上升腾起光辉,陈岩鼻窍中吐出三尺白光,铮然有声。

    “难怪,”

    好一会,陈岩收起锦书,藏在袖中,仔细回味刚才的感觉,自己的神魂好似泡在温泉中,非常舒服。

    很显然,这一材料对神魂很有好处,原本画中的女鬼能够有此修为,此锦书作用不小。

    “该去看看那两个了。”

    陈岩大袖一展,轻身而起,如云中之鹤,几个起落后,到了后宅。

    这是香闺。

    檀香木榻,帷帐垂地,窗边的小桌上放着笔墨纸砚,幽幽书香弥漫。

    角落里摆放半人高的花瓶,里面插着弯弯曲曲的桃枝,上面开着细细密密的小花,火红似霞。

    陈岩进去之后,目光一扫,望气见神,盯着帷帐道,“秋容和小谢,出来吧。”

    哗啦啦,

    话音一落,两点明光落下,初始只有盈寸,逐渐拔长,至地遂与人等,纤腰秀项,容颜出众,赫然是大小两个少女。

    “奴家秋容。”

    “奴家小谢。”

    “见过公子。”

    陈岩抬目看去,只见两个少女亭亭玉立,稍大的一个红裙罩身,髻云高簇,鬟凤低垂,丽色照人;另一个稍小的绿衣长裙,明眸善睐,只是眉宇间尚有稚嫩。

    两女一个俏丽,一个稚嫩,一个娴静端庄,一个娇憨可爱,姐妹双姝,自有风味。

    陈岩却是不为所动,只是平静地道,“你们两个为何不去阴间转世投胎,反而要滞留在此地,为害一方?”

    “这位公子,”

    秋容微微万福,声音清脆,解释道,“自五年之前,我们姐妹两人就被杜玉娘用法力蹑来,这么多年都是受她奴役,根本连宅院都不能出去。”

    “哦,”

    陈岩不置可否,道,“你们两人放开心神,让我下了灵咒。”

    “是,”

    两女在画中女鬼杜玉娘的奴役下,早就吃够了苦头,换个主人对她们来讲,未尝不是好事。

    “去,”

    陈岩咬破食指,以自身精血为引子,凭空勾勒灵纹,倏尔一变,化为似圆非圆似扁非扁的灵咒,只是一闪,就落到两鬼之上。

    刺啦,

    不到半个呼吸,两女光洁的额头上就出现了一道形似弯月般的明纹,幽幽的光华闪烁,明灭不定。

    “啊,”

    两女娇呼一声,只觉得自己仿佛成了透明的一样,所思所想,都瞒不过对面之人。

    “看来你们两人没有说谎。”

    陈岩自然是毫不客气地运用灵咒之力,翻阅两人的记忆,然后满意地点点头,道,“没有血气,自然纯阴,难怪那个画中女鬼把你们拘来,要是好好培养,会是个好帮手。”

    “去,”

    想了想,陈岩用手一指,一道法诀生出,凭空映照在两女心中,文字,图形,变化,种种在心。

    “这是炼形之法,你们两人有不懂之处,可来问我。”

    陈岩挥了挥衣袖,开口道。

    “是,公子。”

    秋容和小谢心神一动,自然浮现出一只玉兔虚影,桂枝飘香,两人嗅到鼻间,身上顿时浮现出如水纹般的涟漪,阴气之体有了凝聚。

    “果然不错。”

    陈岩点点头,两女都是纯阴之身,资质不凡,修炼这门道术,相得益彰,或许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有小成。

    “这样的话,”

    陈岩起身走出香闺,看向拔地而起的后山,郁郁青意笼罩之下,平添三分神秘,道,“只剩下最后一个神秘人了。”

    周府。

    台榭之美,砌云凝石,花木交映,涉趣成赏。

    周然翻着书页,上面是龙蛇大字,是一个个的名字,分为甲乙两等,赫然是这次院试考中生员之人。

    “陈岩,朱煜,孙人峻。”

    周然念出三人的名字,他们三人是此次院试的前三名,都是文章道理精纯,崔学政评价可中举人之辈。

    “朱煜和孙人峻肯定不行。”

    周然想了想,把朱煜和孙人峻划去,两人一个是通判之子,一个是推官之子,本身的家族也是在金台府根深蒂固,要是真对他们动手,说不定会引起大乱子。

    “那只有这个陈岩了。”

    周然有了决定,转身问道,“陆大人,这个陈岩如何?可否要望气一看?”

    “不必,”

    一个人影长袖广衣,姿态出众,他笑了笑,目光温和,但自有一种自信从容,道,“我见过朱煜和孙人峻,能够力压两人,取得案首者,绝对是符合要求。”

    “那就好。”

    周然放下心来,隐隐有所期待。

    “找个机会见一见面,我亲自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