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十八章 声望宜人 神魂如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很快春去夏来。

    只见得,晴雨新月,绿水照碧,姗姗可爱。

    园中石骨玲珑,中空四达,泉竹隐蔽,状若莲花,陈岩端坐其上,束发不带冠,斜插一支木簪子,面容俊秀,手捧《朱子》,看得津津有味。

    阿英离得不远,细目黛眉,长裙束腰,容颜愈发清丽。

    “咦,”

    阿英眯着眼,她只觉得离自己少爷近了,自己就好似在黑暗里,安详、宁静、自然,心神放松,思维敏捷。

    “抱鹿桩,”

    阿英捏了个抱元守一的架子,活血、益髓、壮筋,心静体松,姿态舒展。

    “咄,”

    陈岩看完圣贤之书,念头一转,识海中升腾起重重叠叠的黑气,倏尔变为一根长矛,细密的黑暗花纹交织在矛身,矛尖上吞噬所有的光明。

    死寂,压抑,绝望。

    下一刻,

    长矛陡然间炸开,化为一个如蚀日般的真文,镌刻到神魂之上,和黑天安心咒所化的真文遥遥相对。

    很显然,道术无日之矛修炼到圆满境界,以后收发由心。

    “不错。”

    陈岩把手一招,八景金阳宝镜握在掌中,滴溜溜转动,转头看向阿英,问道,“住宅牙行有没有动静?”

    “少爷,”

    阿英身子不动,吐字如玉,道,“自一个月前那个王执事报了暴毙之外,牙行没有动静了。”

    “杀人灭口啊。”

    陈岩面不改色,眉宇间青意流转,道,“还有没有别的事儿?”

    “还有啊,”

    阿英歪着小脑袋想了想,道,“少爷院试的小诗,还有送到紫衣巷的如梦令小词,崔学政都很是欣赏,多次在各种场合赞誉,少爷你现在在金台府算是名声四起了呢。”

    “这样啊,”

    陈岩沉吟少许,道,“阿英,你再让人陆青青传个话,让她帮忙炒一炒,才子的风头还不够盛啊。”

    “好的,”

    阿英虽然觉得自家少爷未免太过爱名声,不过小丫头最是乖巧听话,自然不会多说。

    “对了,”

    阿英正要离开,突然想起一件事,头上的冲天髻乱晃,鼓着肉呼呼的小脸,道,“李公子又来了啦,邀请你去潇湘馆去喝花酒。”

    李公子三个字,阿英咬字很重,看样子恨不得是咬死这个教坏自己少爷,经常带自己少爷去青楼听曲儿喝花酒的可恶家伙。

    “什么喝花酒啊,就是去坐一坐,吟个诗,作个对,”

    陈岩笑了笑,收起宝镜。

    李初阳是他当日在拜访崔学政时候认识同窗,出身于府城的李家,本身家大业大,对科举也没多大兴趣,却是极为喜欢诗词,跟陈岩往来几次熟悉后,经常在一起聚一聚。

    自己的名声能够在府城传开,李初阳和他的狐朋狗友的鼓吹发挥的作用不小。

    “哼哼,”

    阿英虽然小,但可不是好糊弄的,骚客诗人嘛,到了青楼里,还不是放浪形骸?

    “这个小丫头,”

    陈岩看着阿英蹦蹦跳跳出去,垂下眼睑,识海中的《太冥玄天宝典》转动,垂下如璎珞般的黑光。

    他对声名这么热衷,不仅和同窗们互相吹捧,还暗地里布置人手对崔学政的评价推波助澜,当然不是因为他爱慕虚荣,而是因为声望宜人。

    不错,正是声望宜人。

    原本他刚刚凝魄,还得一段时间才可以壮大神魂到神游境界,可是没有想到,在院试案首和文采惊人的名头在府城传开之后,声望节节攀高,从而引起一种玄妙的力量,直接经过宝典转化,滋养神魂。

    名声越大,这种玄妙的力量越强,对神魂的滋养效果越出众,神魂在短短时间内发生蜕变,凝练如晶,光彩耀眼。

    “声望宜人,这个宜人用的好啊。”

    陈岩感应着识海中的神魂在无声无息地吸收这种力量,不停吞吐,流彩越来越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八彩分列,可以尝试打开卤门,阴神出窍了。

    要是突破到神游境界,阴神行于天地之间,才能真正显示出神魂的千变万化,道术玄奇,这是自入道修行来第一个鱼跃龙门的关卡。

    “唔,”

    沉思了一会,陈岩大袖一甩,一个玉匣飞出,打开一看,里面放着十道符箓,精气内敛,普普通通。

    “只剩下十枚符箓了。”

    陈岩有种坐吃山空的感觉,他此时真想神婆未死,然后敲开她的嘴巴,问一问她到底从哪里得到的这些符箓。

    “天雷飞神符,云身无形符,还有金遁符。”

    陈岩看着手中的符箓,一念之间,就可以沟通发动,实在是他现在的杀手锏。

    “或许以后可以尝试一下制符。”

    陈岩目光幽幽,符箓本就蕴含天地至理,要是能够学会,对自己的神魂也很有好处。

    正在此时,园外传来叩门之声。

    “进来。”

    陈岩抬了抬眼皮,将玉匣收到袖里。

    “陈公子,”

    进来的是一个少女,年有二八,红妆艳丽,衣袂带风。

    “是牡丹啊,”

    陈岩嗅到胜过花香的香气,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道,“有什么事?”

    “陈公子,”

    牡丹细腰长腿,肌肤如玉,声音也好似清亮亮的泉水般动听,道,“夫人让我给公子带个信,希望公子能替夫人办一件事。”

    “说,”

    陈岩对于牡丹这个名义上是自己人实际上是陆青青的人的女子,自然不会像对阿英那样和颜悦色。

    “去杀一个人。”

    牡丹樱唇轻启,声音细细的。

    “夫人手下有的是精兵强将,就是你牡丹也是深藏不露。”

    陈岩平静地道,“何必用我一个书生去杀人?”

    “这是夫人交代的必死之人的信息。”

    牡丹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拒绝,抬手把一枚玉简放到陈岩身边,道,“半个月的时间,公子有空看看。”

    “嗯?”

    陈岩抬起头,目光如剑,逼视眼前吹弹可破的娇颜,一字一顿地道,“敢这么放肆,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公子是个真正的聪明人,”

    牡丹依然是笑靥如花,寸步不让,道,“只要公子还离不开夫人,小女子自然是稳如泰山。”

    “好,”

    陈岩收起玉简,也笑出声来,拍了拍对方细腻如玉般的脸蛋,道,“牡丹,你也是个聪明人啊,我最喜欢聪明人了。你回去以后问一问陆青青,让你作我的通房丫鬟怎么样?”

    牡丹一听,没了笑容。

    “哈哈,”

    陈岩大笑,他只是逗逗这个令自己不爽的丫头罢了。

    明天还要去潇湘馆,见一见李初阳。

    今天的第二更,推荐期间,求各种支持,收藏,推荐,打赏,点击,评论,越多越好。另外,今天下午六点会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