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十九章 临水红霞满 丹晖夜半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正是日晚时分。

    丹霞满天,晕光生辉。

    陈岩乘着小舟顺流而下,不多时,就见水中桃花盛开,枝枝临水,疏影横斜之间,金鳞出没,鸥鸟凫水。

    再仔细看,层层叠叠的桃花中央,隐约可见丹楼翠阁,粉墙碧瓦,若有若无的丝竹之声传来,香气浮动,氤氲醉人。

    “水深鱼极乐,云在意俱迟。”

    陈岩赞叹一声,吩咐船家将船划过去,穿过丛丛的桃花林,很快来到潇湘馆。

    “难怪是府城第一销金窟,”

    陈岩沿着小径往里走,四下打量,只见绿柳红花之间,各有楼台螺亭,木榻横放,帷帐高挂,珠帘垂下,粉香弥漫,偶尔传出软酥的女子娇笑声。

    或是轻舟泛波于红莲之间,上有荷叶若绿云覆盖,鼻间嗅着莲香阵阵,男女挤在小小的空间里,饮酒作乐,肆意欢闹。

    陈岩继续往里走,又行了两三里,前面出现浮水云台,架红栏为钓桥,几座屏风,幡幢伞盖,正中央是悬空玉楼,高有三层,天光照在上面,流彩如凝脂。

    “陈兄来了,”

    李初阳看到陈岩到来,笑呵呵地迎上去,道,“这次来的不算晚。”

    “今天来了这么多人?”

    陈岩目光一扫,看到云台上十几个少年人或坐或立,再见还有庭阁门户紧闭而小窗透出灯光,不由得一惊道,“这是什么日子?”

    “是杨小艺来了啊。【愛↑去△小↓說△網w  qu 】”

    李初阳说出这三个字,胖乎乎的脸上满是荣光,小眼睛睁的大大的,道,“听说当今雍王都听过她的名字,想让她入府中献舞呢。”

    “杨小艺,”

    陈岩挑了挑眉毛,他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陈岩,”

    孙人峻正好从云台上的一个彩棚中出来,看到陈岩,眸光沉了沉,道,“最近你可是风云人物啊,诗词书画,无一不精,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金台府又要出一位文坛宗师呢。”

    声音不大不小,但讥讽的味道十足。

    “原来是推官大人家的公子,”

    陈岩早就怀疑当日住宅牙行的勾当和眼前人有关,反正两人不对付,马上针锋相对地回击道,“可惜子不如父,只拿了个院试第三。”

    “陈岩,休要得意便忘形。”

    孙人峻眸子森然,他父亲当年院试第二,自己却拿了个第三,根本没法反驳,道,“乡试才是关键,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让人失望。”

    这话有着沉甸甸的压力,世家子弟要是科举不顺还有不少的退路,但寒门弟子要是失败,则是上升通道被斩断,很难有出头之地。

    孙人峻话语如刀,点出两人之间的差距,出身就是这么不公平。

    “呵呵,”

    陈岩好似没有听懂,笑了笑,道,“有些人啊,就是这么没信心,烂泥扶不上墙,还没开始呢,就开始找退路,难怪总是不行。”

    两人言语交锋,各不相让,明里暗里讽刺,要压对方气势一头。

    “以后走着瞧。”

    看到有人不断地把目光投过来,脸皮还不够厚的孙人峻先撑不住了,挥袖离开。

    “这就是我们金台府声名鹊起的小才子陈岩?”

    彩棚中,一个长眉如墨的锦衣少年看着气呼呼回来的孙人峻,笑着问道。

    “是啊,”

    孙人峻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恨声道,“就是那个可恶的小子。”

    “很猖狂啊,敢跟你孙大少横眉竖眼的,”

    锦衣少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把玉如意,道,“等会我们让他在杨小艺面前出一次丑,这样的场合,应该让他终生难忘。”

    “哦,”

    孙人峻马上来了兴趣,道,“你有办法?”

    “等着看好戏吧。”

    锦衣少年信心满满,看样子非常有把握。

    “陈兄,”

    另一边,李初阳拉着陈岩,小声道,“孙人峻可不是个好惹的家伙,别看他天赋高,号称文武全才,但性子阴狠,睚眦必报,惹上他,是个大麻烦啊。”

    “多谢李兄提醒了。”

    陈岩明白对方的好意,只能在心里大骂陆青青那个小妖精,要不是她当初把自己推进独乐院,哪里会结下孙人峻这样的仇家。

    “也不用太担心,”

    李初阳是个热心肠的人,积极出谋划策道,“反正陈兄你有崔学政看好,在府城士林中也有小有名气,孙人峻是不敢冒大不韪对付你的。”

    “走吧,我带你认识几个朋友,他们都听过你流传在外的诗词,对你很佩服啊。”

    “好啊。”

    陈岩可不会拒绝人脉,他正需要朋党来相互吹捧,要声望宜人,早日突破到神游境界,阴神出窍呢。

    不知不觉,已经华灯初上。

    水面之上,莲花小灯上千盏,浮满水面,和天上群星璀璨辉映。

    淡淡的光晕中,云台上,流苏帐暖,铜鼎烟腾,烟光变幻之间,似幻似真,难以捉摸。

    这个时候,玉楼之上,突然传来一阵歌声,听不清楚歌词,但请清脆脆的声音回荡,似山涧清泉流过白沙,如新月朦胧照在绿水,像松涛竹海敲在窗弦,或大或小,或高或低,千变万化,音出自然。

    歌声一起,整个云台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沉醉在这美妙的天音中,好似得到某种传说中的灵魂洗涤,整个人没了负担,轻松自在。

    好多人都舒服地眯起眼,情不自禁地打着拍子。

    “真是厉害,”

    陈岩感应到自己神魂也在识海中欢呼雀跃,沐浴祥光,他运用望气之术,却发现眼前根本没有异象。

    “这样的乐曲,”

    陈岩眸子有神,这已经脱离了乐曲的范畴,而近乎于道。

    “看来杨小艺不简单啊。”

    陈岩垂下眼睑,念头一个接一个浮现。

    歌声袅袅,在云台上浮动,余音回响,久久不绝。

    “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啊,”

    李初阳好似饮了一杯千年仙酿,齿间留香,摇头摆尾,满脸沉醉。

    其他的公子哥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不断赞叹,有听此佳曲三月不识肉味的样子。

    蹬蹬蹬,

    不多时,云台中央的玉楼上楼梯响动,环佩交鸣,众人期待的杨小艺就要出现了。

    今天的第三更,加更一章,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