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十章 斜月挂瑶台 翩然佳人来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云台上。

    幽泉绿水,芭蕉海棠。

    莹莹然灯光照下,氤氲出一层光泽,晶莹剔透。

    蹬蹬蹬,

    楼梯上的声音由远而近,环佩碰撞,幽幽的冷香弥漫,和月色交织,朦胧而迷离。

    下一刻,

    一对赤足踏出玉楼,纤细而美丽的少女,终于出现在众人面前。

    陈岩抬眼看去,只见这个少女头梳飞仙髻,身披月白细纹纱衣,下面是散玉百褶裙,玉颜精致,神态慵懒。

    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仙女下凡,几乎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能够按在这个少女身上,她的风采,让天上的明月都变得暗淡无光。

    “啊,”

    李初阳看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他阅女无数,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气质的女子。

    “呼呼,”

    就连孙人峻这样的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似乎都被杨小艺绝美的容颜倾倒,目中满是赞叹和欣赏。

    陈岩却是最为镇定的一个,不提他前世见惯了美女,而且他还是走的神魂修炼的道路,是在一步步坚定信念中,增强神魂的力量,心志之坚定,同辈之中,少有人及。

    “这个杨小艺,”

    陈岩依然感应不到对方身上的气机,但凭着直觉可以认定,她一定是修炼过道术。

    “咦,”

    杨小艺一下子见到鹤立鸡群般的陈岩,美眸转动,闪过一丝异色,她当然明白自己的魅力,对方能够静心不动,实在了得。

    “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杨小艺笑吟吟地看向陈岩,声音又轻又脆,吐字如玉,好似生出一种百花的香气,缠绕连绵,让人如痴如醉。

    陈岩听到声音,仿佛鼻间真能嗅到郁郁香气,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舒展开,飘飘欲仙的样子。

    “这是道术,”

    陈岩终于察觉到细微的气机变化,连忙观想《太冥玄天宝典》,幽幽深深,静中生慧,不动不摇。

    压下身体的躁动,陈岩目光平静,抬手行礼道,“在下陈岩,见过杨姑娘。”

    “原来是这一届的案首。”

    杨小艺看着眼前的少年,美眸深处泛着光华,道,“金台府文运昌盛,在整个云州都首屈一指,陈兄能取得院试案首,以后的乡试和会试都不在话下。”

    “杨姑娘过奖了,”

    陈岩已经可以确定,对方肯定是道术高手,这样的玉音和香气绝不会是天生就有的。

    “陈兄真是厉害啊,”

    李初阳站在一旁,看到两人交谈,心中佩服。

    杨小艺真的是容光摄人,气质难以形容,刚才软语轻声,虽然不是对他讲,但听到耳中,仍然会心神俱醉,飘飘然,熏熏然,可见其魅力。

    而陈岩却能面不改色地和她交谈,不被绝色所扰,别的不说,光是这种静心养气凝神的读书功夫,就是他比不了的。

    李初阳心中酸溜溜的,喃喃道,“难怪座师对他青眼有加,”

    “案首果然不一般啊。”

    “是啊,是啊,”

    “佳人爱才子嘛,”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自然是非常羡慕。

    “这个陈岩,”

    孙人峻面色不好看,他今天赶到潇湘馆就是为了一亲美人儿芳泽,没想到却让陈岩这个对头抢去了风光。

    “谢繆羽,”

    孙人峻看向身边的懒懒散散的锦衣少年,压低声音道,“还不出手?”

    “看好吧。”

    谢繆羽一笑,拢在袖中的右手伸出,轻轻一弹,一个肉眼难以见到的白光一闪而逝,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陈岩。

    “这是白翼金蛇,”

    谢繆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道,“最是来去如风,肉眼难见,一定会给陈岩一个大大的惊喜。”

    “嗯?”

    感应到面前气机变化,陈岩神魂映照,发现不知何时,一道白光电射而来,长有半尺,头部扁平,身似细线。

    要不是他修炼出神魂,六感敏锐,普通人根本发现不了。

    “暗算我,”

    陈岩装作不经意地整理下头上的书生巾,抬手之间,白翼金蛇正好擦身而过。

    哗啦啦,

    白翼金蛇冲的很快,陈岩躲过后,前面就是杨小艺。

    哗啦,

    杨小艺更是厉害,微不可查地轻哼一声,白翼金蛇就好似中了雷劈一般,身子马上软了下来。

    “这个,”

    谢繆羽看得目瞪口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去向来无往不利的白翼金蛇会在今日废掉。

    “不是巧合,”

    孙人峻和陈岩交过手,想起他当时突兀地消失然后击倒自己,剑眉不由得挑了起来,还真是古怪。

    “诸位,”

    “杨姑娘芳驾到我们金台府,我们要尽一尽地主之谊。”

    “有月明,有醇酒,有美人,有歌舞,还缺少什么?”

    有性子活泼的士子饮了两杯酒,红着脸,开始大声调动气氛。

    “诗词助兴,”

    其他人轰然响应,这样的局面他们可半点不陌生。

    “对,是诗词。”

    倡导的士子大声道,“我们金台府文风蔚然,天下知名,今天杨姑娘到场,我们就以美人为题,飞扬文采,希望各位兄台能够留下锦绣诗章。”

    “好。”

    “就以这个为题。”

    “各位不可弱了我们金台府的名声。”

    能够来潇湘馆见杨小艺的可都不是纨绔,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金台府文风又盛,很多从记事起就开始学习诗词,不敢说脱口成章,但作个诗,写个词,却是不在话下。

    有性急的,都开始催促馆中的侍女们上笔墨纸砚了。

    见到这样的场面,杨小艺轻提纱裙,翩翩然若蝴蝶飞舞,精致的玉颜上浮现出酡红的晕彩,上了月台,珠帘挂起,宝色朦胧,用请清脆脆的声音道,“静待各位佳作。”

    说完,杨小艺又抚琴一首,清清灵灵,空空幻幻,烟水横波,将在场众人心里的躁动拭去,保持灵台清明。

    在琴音袅袅中,云台之上,响起沙沙的落笔之声,士子书生们都是精神抖擞,要写出一篇上好的诗文,博得美人倾国一笑。

    “美人诗,”

    谢缪羽和孙人峻两人都不去想刚才对陈岩动手的失利,将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身前的纸张上,他们凭借身后的背景隐约知道杨小艺的身份,自然都有盘算,尽力争取佳人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