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十一章 文气如酒香满楼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潇湘馆。

    水明未晚,山远如眉。

    花开分酒绿,竹光映桃红。

    杨小艺坐在月台上,淡扫蛾眉,容颜绝美,清光照下,如同白玉雕像,美到让人窒息。

    “果然是文风昌盛,”

    杨小艺没有说话,晶莹如琥珀般的美眸却将台下的景象尽收眼底。

    只见丝丝缕缕的白气升腾,缠缠绵绵,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香气,不是花香,不是女人香,但只是闻一闻,就让人神清气爽。

    香气连绵,结成金灯,垂落明光。

    正是笔落诗词成,文气激荡,从而显出的异象。

    这样的景象,普通人肉眼难见,只有懂得望气之人,才能发现。

    “咦,”

    杨小艺目光一闪,发现大字浮空,明光如雨,显出惊人异象,转目看去,是一个少年,身姿如松,坚若磐石,眉宇间有一种难言的桀骜。

    “原来是孙人峻,”

    杨小艺暗自点点头,孙人峻文武双全,是金台府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能够引起这样的异象,并不意外。

    “还有陈岩,”

    杨小艺却是知道陈岩才是这一届的案首,流传出的诗词也是清新可人,令人耳目一新。

    “嗯?”

    一看之下,杨小艺目瞪口呆,不是因为陈岩笔下异象太过惊人,而是根本没有任何异象出现,纵然她加大望气之能,依然是看不到。

    “怎么会?”

    杨小艺蹙起烟眉,金台府案首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坐上的,不可能没有真才实学。

    “美人,诗词,”

    陈岩前面是云石作案,清润玲珑,宛若天成,上面还生有尺许高的盆松,虬枝如龙,郁郁青青。

    “这真是个好机会。”

    陈岩看着眼前空空的白纸,笑了笑,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还和旁边写得抓耳挠腮似的李初阳打了个招呼。

    “哎呀呀,”

    李初阳是坐立不安,握着毛笔都要捏断了,他写了几篇,都不满意。

    哗啦啦,

    这时,有文思敏捷之人,已经写完,将稿纸传到月台上,在杨小艺看过之后,交给身边的侍女,让她们合着拍子,柔声唱出。

    不得不讲,金台府文风之盛从来不是虚名,即使是短短时间内,依然有佳作迭出,水准远超其他府城的同辈人。

    “晓起一开镜,梅花影镜傍。转镜失花处,方知不是妆。”

    杨小艺又看了一首,点点头,眸光流转。

    “哎呀,”

    “这是朱兄的吧?”

    “杨大家是另眼相看啊。”

    在众人的声音中,一个少年起身,双目灵动,肤色白皙,抱拳笑道,“能得杨姑娘一声好评,真是生平幸事。”

    “哼,看我的。”

    谢缪羽起身,没有将稿纸递上月台,而是直接吟唱出声道,“江南二月春,东风转绿苹。不知谁家子,看花桃李津。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行人咸息驾,争拟洛川神。”

    “好。”

    其他人听到,轰然叫好,时间短暂,能够写出绝句就很不错,没想到谢缪羽直接搬出一首律诗,这一下子就显得鹤立鸡群。

    谢缪羽得意一笑,看向月台上的杨小艺。

    “谢公子果然是文采出众。”

    杨小艺纤纤玉手拨动了一下琴弦,叮当作声。

    “哈哈,”

    谢缪羽神态自得,他就是这样锋芒毕露的性格。

    “到我了。”

    孙人峻推案而起,一下子引得云台上所有人的注意。

    要知道,在府城中,孙人峻一向是年轻一辈的标杆人物,文武双全,行事果断,得不少老一辈的看重。

    纵然在座中的陈岩才是院试案首,但孙人峻这么多年在金台府积蓄的名声,还是要稳稳超出一截。

    孙人峻也不废话,直接用抑扬顿挫的语调吟唱,道,“斜髻娇娥夜卧迟,梨花风静鸟栖枝。难将心事和人说,说与青天明月知。”

    “好。”

    “诗意甚美。”

    “婉转动听。”

    不提孙人峻本身的名望,光是他推官之子的背景,就有不少人得给他面子,再说这首诗确实写的很好,所以不少人纷纷喝彩。

    孙人峻往下压了压掌声,咳嗽一声,继续道,“骏马骄行踏落花,垂鞭直拂五云车。美人一笑褰珠箔,遥指红楼是妾家。”

    “厉害。”

    “又一首。”

    “孙公子名不虚传。”

    云台上众人先是安静了片刻,旋即爆发出更大的喝彩声,他们都没有想到,孙人峻是这样的才思敏捷,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连出两首,而且都是精品。

    “孙兄,佩服啊。”

    谢缪羽都忍不住开口,这样的才华不愧是能压他一头。

    “过奖了。”

    孙人峻很享受这种焦点人物的待遇,天之骄子,就该有这样的荣光。

    “孙公子真的是文采斐然,”

    月台上的杨小艺展颜一笑,如明珠生晕,仿佛连天上的月色都比了下去,用非常好听的声音道,“小女子去过不少地方,也很少见到能够如孙公子这般的人物呢。”

    “不是见到杨姑娘这样绝世容颜,在下也无法妙手偶得,写出这两首诗篇。”

    孙人峻目光咄咄地看着月台上的倩影,道,“不知道杨姑娘这次来金台府是短住,还是长住?”

    杨小艺螓首低垂,青丝落下,和脖颈间的细腻交映,美不胜收,道,“金台府人杰地灵,小艺这次来,是打算住上个三五个月的。”

    “好,好,好,”

    孙人峻面露喜色,连声道,“在下随时都能给杨姑娘当导游,好好看一看金台府的风光。”

    “以后少不了麻烦孙公子,”

    杨小艺细声细气,声音一动,就有一种异香跟随,人美声甜,魅力难当。

    “好。”

    孙人峻心中高兴,要是真能抱得美人归,他的人生可是要前进一大步。

    有孙人峻连出两首的珠玉在前,接下来的几人都被衬的暗淡无光,纵然有佳句,但总体上来看,还是比孙人峻差得远。

    眼看孙人峻表现的这样出彩,谢缪羽纵然和他关系不错,但心中也是嫉妒不已,心情不好,目光一转,正好看到陈岩,一肚子的郁气正好找到宣泄口,趁机发泄,大声道,“陈岩,你好歹是我们金台府的院试案首,怎么,一首诗都写不出来?”

    哗啦啦,

    谢缪羽声音很大,一下子就将云台上其他人的注意力引了过来,众人这才反应,对啊,这里还坐着一个声名鹊起的案首,怎么没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