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十二章 竹影水光有诗章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深。

    云台临水,下皆虚澄,月映清波之间,竹光松影摇曳,沙沙作响。

    哗啦啦,

    随着谢缪羽的话,众人将目光一下子都投到角落中一个俊美的少年身上,有嘲笑、讥讽、疑惑、好奇、幸灾乐祸,等等等等。

    陈岩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一般,慢条斯理地饮着酒,看上去怡然自得。

    “陈岩,”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谢缪羽声音更大,直呼其名,道,“难道你连一首都写不出来?”

    “嗯?”

    孙人峻负着手,眸光转动,若有所思。

    他当然听过陈岩在院试中所作的小诗,还有最近在府城中流传的几篇诗词,都是清丽脱俗,格调优雅,陈岩在诗词上不会没有天赋。

    可是有天赋,不等于有急才,不少人都习惯于精雕细琢才会出佳品,难道这个陈岩就是这种的?

    “这可有意思了。”

    想到这种可能,孙人峻心中大喜,他看陈岩是非常不顺眼,果断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开口道,“陈兄可是案首,院试一首小诗,让众考官都叹服,崔学政也是多次赞许,视为我们金台府年轻一辈诗坛的领军人物。”

    顿了顿,孙人峻才露出话语中的锋芒,道,“依我看,陈兄是大将督后阵,准备压轴大戏,最少也得出个三五篇佳作吧?”

    “嘶嘶,”

    在场的人一听这话,都倒吸一口冷气,孙人峻实在是太狠了,这要一下子把陈岩挤兑到墙角里啊。

    要是陈岩今天不能一鸣惊人,或者说表现和孙人峻差不多,以后在金台府的名声可就堪忧了,说不定会一落千丈。

    “这读书人真是杀人不见血。”

    月台上的杨小艺捋了捋垂在身前的青丝,眸光流转,似笑非笑,反正不管怎么斗,都和她没关系。

    “只是可惜了陈岩,”

    杨小艺念头转动,本来还想将他引入宗门,好在金台府安插下一个耳目棋子,这样看来,得重新选个人了。

    “陈兄只是在思考而已,”

    在这样的局面下,陈岩最近一段时间内经营的关系发生了作用,李初阳站起来,道,“再说了,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陈兄只是这一会灵感不佳罢了。”

    “是啊,是啊。”

    “陈兄是慢工出细活。”

    “就是这个道理。”

    陈岩和李初阳等人的小团体人虽然不多,但也能够表示支持,金台府就是这样,文风鼎盛,同样士林中的结社结党抱团的风气同样是很突出。

    “哈哈,”

    谢缪羽大笑,不屑地道,“写不出就是写不出,低头忍了就是,这样狡辩,平白让杨姑娘小看了我们金台府的风气,一个案首都这样,传扬出去,好说不好听啊。”

    这个帽子,扣得很重。

    谢缪羽今天很不高兴,说话愈加刻薄,用不轻不重的声音道,“写不出来啊,真不知道前段时间内在府城流传的诗词是从哪里来的了。”

    “你,”

    连李初阳都变了颜色,谢缪羽的话语太刻薄了,这简直是指责流传出来的诗词是陈岩找人代笔的。

    这样的话语要是传扬开来,名声就全毁了,就是以后在科道场上,都会寸步难行。

    “谢缪羽真是好搭档啊,”

    孙人峻听得大喜,要是真能在今天毁了陈岩的名声,以后在科道场上自己可真少了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

    哗啦,

    这一下子,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投在陈岩身上,无论是士子读书人,还是云台上侍候的侍女小童。

    他们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陈岩坐在云台后,青铜香炉上升起淡淡的青烟,凝而不散,和盆景上的虬松影子交织,给陈岩披上了一层玄妙的色彩。

    仔细去看,光暗交织下,众人竟然隐约看到一种说不出的萧瑟。

    “哎呀,”

    “要不行了。”

    “可惜了。”

    “活该。”

    众人都有不同的念头,有的甚至在低声耳语。

    “这是送脸上门啊,”

    陈岩沉着脸,心里却是大笑不止,他刚才不落笔,当然不是没有办法,而是前世中记得太多的诗词,正在挑选那几首合适呢。

    “这样效果更好。”

    陈岩又饮了一杯酒,随手将酒杯掷到云台外的湖面上,腾起一圈的水光,振袖起身,看向谢缪羽,朗声道,“这是谢兄啊,刚才作的小诗真是精致,难怪能够在院试中拿一个第六名。”

    “你,”

    谢缪羽目光几乎喷火,要是别人说一声自己能够取得金台府院试第六还是个称赞,可是对面这个家伙可是案首,他这么说就是赤果果的讥讽了。

    “啪,”

    陈岩一甩长袖,不去管怒火高燃的谢缪羽,直接吟唱了一首,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哗啦啦,

    这一首前世李白的佳作一出,一下子场中安静下来。

    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

    在场的人都有着鉴赏能力,自然能够看出这一首的与众不同。

    “好啊好,”

    李初阳摇头晃脑,赞叹道,“此诗想像巧妙,信手拈来,不露造作之痕。诗中语语浓艳,字字流葩,读这首诗,如觉春风满纸,花光满眼,人面迷离,无须刻画。好诗,真的是好诗啊。”

    “很好啊,”

    不知何时,月台上的杨小艺坐直身子,她低声吟唱着这四句,越咀嚼越是觉得回味无穷,真的是妙手偶得,非常精致。

    “这个陈岩,”

    孙人峻心下一沉,这首诗一出,纵然不能说可以压制自己,但可以说让陈岩从泥潭中抬起一只脚来,没法将他一棒打死了。

    “怎么样?”

    陈岩挥袖如翼,身上拢着如霜雪般的月光,目光似笑非笑,盯着谢缪羽,一字一顿地道,“谢兄,这首诗如何?比你写的怎么样?”

    谢缪羽额头上的青筋乱跳,面容扭曲,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脸,他双目都成赤红色了,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道,“只有一首吗?我看你这个案首也是名不其实,比不上孙兄的。”

    “一首?”

    陈岩深吸一口气,今天就是他扬名的大场面。

    前两天我们的成绩不错,再接再厉,继续求收藏,推荐,打赏,点击,评论。没有起点账号的书友,可以用qq或微信登陆起点,点击加入书架即可。

    书友群:124341075,很热闹,欢迎各位书友前来,入群请报书名或者主角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