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十七章 法网森严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雨止,天色渐霁。

    俄而云散月出,疏疏朗清光照地,晕彩耀水,白石相间,俱有喜态。

    “真是好风光。”

    陈岩推开小窗,嗅着雨后泥土的味道,赞叹出声。

    “可以了。”

    陈岩笑了笑,径直在木榻上坐下,心神一运,卤门上升起一道白气,倏尔阴神遁出,高有三尺,眉目清秀,身披幽深法衣,手持宝典。

    哗啦啦,

    阴神一出,立在窗前,举目看去,只见园子里,苍松蟠郁,翠竹碧透,青树藤蔓,红莲出池,清新之意跃然纸上,珊珊可爱。

    还有虫鸣鸟声,泉音叮咚,花开香气,撩人裙裾。

    这一刻,世界从来没有这么清晰,肉身的形、声、闻、味、触,五感一下子被放大百倍,不可思议,难以想象。

    “阴神眼中的世界,”

    陈岩心中满满都是喜悦,虽然他上一世有这样的经历,但世界不同,观感不一样。

    哗啦啦,

    陈岩捏了个法诀,太冥宝典自动翻到下一页。

    依然是幽幽深深的黑暗,不见底色,横无涯岸。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气从天穹上垂下,连连绵绵,越聚越多,到最后,化为黑水,不起波澜。

    哗啦啦,

    陈岩阴神观想,丝丝缕缕的水气自四面八方涌来,在自己的脚下化为黑水,有一种不可测度的幽深。

    不是水的滋养,而是亘古以来的冰寒,死寂,侵蚀,连绵。

    “又是一个新的境界。”

    陈岩面带笑容,到了阴神境界,才可以说是真正有了自保之力。

    “好时机。”

    陈岩看了看天色,皓月当空,霜气生姿,正是阴神出游的好时候。

    哗啦啦,

    想到这,陈岩心念动处,阴神一纵,已经到了园子中,脚下幽水连绵,晕开涟漪。

    “走,”

    陈岩招来九天普化真形图护身,阴神飘飘,御空而行,往府城另一边而去。

    黑夜沉沉,湿气深重。

    街道上没有人影,只有斑驳的黑暗交织,风一吹,摇曳婆娑。

    要是普通人在这样的深夜中,肯定是走的心惊胆战,可是对于陈岩的阴神来讲,却是最好的时候。

    “真是畅快,”

    陈岩凌空飞行,虚空中的水气自然而然落下,在他脚下生成幽水,肉眼难见,但让他的阴神的力量节节升高。

    “嗯?”

    突然之间,陈岩身子一沉,冥冥之中,一股威压扑面而来,重若山岳,压得人喘不上气。

    “这是?”

    陈岩抬起头,运起观气之术,就见府城中央上空神光耀空,细细密密的法网延伸,每一个节点上都有神灵端坐,诵读神咒,不计其数。

    再仔细看,法网的上空有一尊大印镇压,吞吐天子之气,龙吟虎啸。

    “是朝廷册封的神灵在坐镇。”

    陈岩止住步子,这样的法网连绵,节点细密,触一而动全身,正是朝廷用来镇压牛鬼蛇神之用,如果有异种气机侵入,必然会遭到雷霆一击。

    “要饶过不去不成?”

    陈岩皱了皱眉头,要是这样的话,可是大大限制了他阴神来去如风千变万化的能力。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一点金芒陡然间自他手指上冒出,然后展开,化为令牌,叮当一声,接在法网上。

    哗啦啦,

    下一刻,法网依旧存在,但已经没了那种铺天盖地的杀意和威严,反而是一种亲近。

    “这个,”

    陈岩看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难道?”

    陈岩低头,发现自己的手指上不知何时缠绕花纹,烟蒸云腾,赫然是自家祖传的玉扳指的样子。

    “真是古怪。”

    陈岩是真的惊讶,要知道,他现在可是阴神,不是肉身,这玉扳指竟然还戴在手上,难以想象。

    “陈家,”

    陈岩不由得想到陆青青的话,哼了一声,举步向前。

    哗啦啦,

    果不其然,陈岩大袖飘飘,行走在细密交错如蛛网般的夜空中,这些能够瞬间镇杀牛鬼蛇神的可怕法网,都好像看不到一样,波澜不惊。

    “这是豁免权?”

    陈岩哑然失笑,脚下幽水浮空,不疾不徐,尚有时间来观察府城中神庙的坐落之地,还有了解法网的玄妙。

    “法网实际上就是规矩。”

    陈岩一边走,一边思考。

    神灵可以以信仰为纽带,令信徒言听计从,而官府更是厉害,凭借法令和手中掌握的力量,让百姓不敢违背,凛然受命。

    君权和神权交织和合并,在天子之气的镇压下,几乎不存在死角,让规矩在府城中最大,法网遍布。

    “这样森然的秩序。”

    陈岩看得暗暗心惊,在末法时代,官府的力量已经空前弱小,民意沸腾,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铜墙铁壁。

    “难怪像有宗门立于深山之中,不近红尘。”

    陈岩蓦然想到杨小艺所在的太阴玄门,就是在海外的太阴仙山,这样森然的秩序,实际上就是对修道的禁锢和监视。

    举头三尺有规矩,对于修道之人,太过压抑。

    “幸好我可以。”

    陈岩低头看了一眼手指上的玉扳指,暗自庆幸,要不是有这玉扳指让自己在法网中获得豁免,那么以后只能远走山林了。

    府城,神庙。

    白月满天,流觞曲水。

    大理石的楼牌上镌刻神文,字字浮空,百里可见,讲述神灵之伟大、浩瀚、力量。

    星星点点的白芒自四面八方用来,浮在神庙中,众生的吟唱,微不可闻。

    “嗯?”

    突然之间,神庙中的泥胎塑像发出一声讶然,然后神意落下,隆起一名神灵,头戴高冠,身披日月之衣,腰悬龙虎玉佩,神光冲霄。

    “刚才是怎么回事?”

    五陵公看着天色,心思不定,喃喃道,“我刚才好像感应到一种力量接到法网,可是再等我查看之时,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道是错觉?”

    五陵公少见地露出疑惑之色,他身为金台府神灵之首,在法网上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权限,根本不可能有人瞒过他的耳目。

    “应该是错觉。”

    五陵公拍了拍额头,最近金台府因为千面妖狐之事从而风云四起,来了不少人物,让他忙的焦头烂额。

    “这个狐狸精,”

    想到最近自己的忙忙碌碌,饶是身为金台府神灵之首,五陵公都忍不住要张口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