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十八章 浮水亭榭起剑光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曲观山庄。

    临门见潮,鹤听松烟。

    绿波正对亭榭,水容石态喜人。

    阴神踏波而来,俯视山庄。

    只见月色落庭,夏花无声,绿分深浅,时有灯火透出,莹莹之光,连绵成片。

    “就是这里了。”

    陈岩看了看,心念一动,轻飘飘入了庄园,没有惊动任何人。

    “唔,”

    陈岩正好落到一个小院里,目光一动,望气之下,看到房顶炫彩如画卷,云霞如衣,翩翩女子歌舞,不闻其声,亦知其妖娆动人,活色生香。

    “原来是在做春梦。”

    陈岩笑了笑,这个世界道法显圣,异象也是更容易浮现。

    要知道,人秉阳气以生,阳气上升,恒发越于顶。睡则神聚于心,灵光与阳气相映,如镜取影。

    梦生于心,其影皆现于阳气中,往来生灭,倏忽变形一二寸小人,如画图,如戏剧,如虫之蠕动。

    当然,这只是普通人而已。

    而武者搬运气血,精气内敛,道者吐纳气机,心静气闲,则灵光隐于肉身中,不会演化。

    “有趣,”

    陈岩对这个小插曲不在意,脚下幽水深深,往山庄深处潜行。

    “好一个山庄,”

    陈岩越往里走,越是心惊,他阴神六感敏锐,可以察觉到,庄中有气机如刀似剑,森森然,无风自鸣。【愛↑去△小↓說△網w  qu 】

    “难怪秋容和小谢两人是望庄而走,”

    陈岩神情凝重,喃喃道,“这个陆青青,真是会找事。”

    哗啦啦,

    不多时,陈岩绕过虎皮墙,见得浮阁临水,位居中央,周围白石林立,或高或低,石上生竹,石下曲藤,垂丝海棠,香风来去,映荫水色。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气血盈阁,澎湃有声。

    “这样的气血之势,应该是庄主杜远山。”

    陈岩神意一起,阴神化风,无影无踪,进到阁中。

    借着外面的月色,陈岩看到,木榻上一个中年人横卧,宽眉大眼,眉心若有竖痕,呼吸绵长。

    “果然是杜远山。”

    陈岩从陆青青送来的资料上见过杜远山的容貌,不再犹豫,心念一动,无日之矛凭空出现,黑光暴涨,无声无息,扎向对方的眉心。

    无日之矛,凝聚无日之意,乃是黑暗的负面情绪升华。

    要是击中,纵然对方气血强盛,也难免黑暗之气入侵,坏其神智。

    哗啦啦,

    眼看无日之矛就要建功,突然之间,杜远山发髻之中,一点明光牵引,倏尔升起,化为一个人身鱼尾之人,手持双环,轻轻一抖,将无日之矛罩住。

    咔嚓,

    抵挡了无日之矛后,人身鱼尾的虚影也同样如泡影般裂开,很明显,它已经耗尽了力量。

    “是灵符,”

    陈岩目光一凝,屈指一抓,又是一杆无日之矛发出,疾如闪电,快似雷霆。

    “什么人?”

    灵符的力量消失,杜远山立刻警觉,翻身而起。

    “走,”

    杜远山身子如猿,忽而窜起,无日之矛闪过他的眉心要害,却击中了肩膀。

    “啊,道术,何方妖人?”

    杜远山捂着伤口,目光森然。

    “死吧,”

    陈岩大袖一挥,要上前了结对方的性命。

    正在这个时候,环绕楼阁的溪水突然如煮水了一般,汩汩往上冒着花骨朵,幽深的水气涌出,往上一落,化为一个少年,袖中带剑,英气勃发。

    “住手,”

    少年眉心裂开,显出竖瞳,射出一道水光,照在陈岩身上,然后大袖如飞翼,下面的细叶法剑斩出,锋芒如雷。

    “这是?”

    陈岩看到对方额头上的细鳞,不似人类,心中豁然开朗,想到书籍中的记载,道,“原来是水族之人。”

    “起,”

    陈岩继续攻击,眼见剑光临身,下一刻,身上飞出一道宝光,九天普化真形图出现,有山有海,有日有月,遥遥相对。

    哗啦啦,

    在阴神的御使下,九天普化真形图第一次发挥出这样惊人的力量,剑光站在上面,虚不受力,不起半点的波澜。

    “啊,”

    杜远山一声惨叫,无日之矛自他眉心穿过,一击毙命。

    噗通,

    杜远山死尸栽倒在地,没了声息。

    “啊,”

    水族少年见此一幕,嚎叫一声,如同负伤的野兽,张口吐出一道精血,染红法剑,以此为引,引动剑中的力量。

    轰隆隆,

    法剑生辉,如照日月,昏昏然的白光充塞室中,烈焰阳刚,热气如炉。

    “嘿,”

    陈岩身子飘飘,他能够感觉到室中无形的烈焰升腾,仿佛要化为一个火炉,把自己的阴神烧焦。

    “起,”

    陈岩不慌不忙,脚下幽水潺潺,护住身子,从从容容地沿着窗户,只是一折,就到了外面。

    “哈哈,”

    到了外面,阴神自然是海阔天空,可以将自身的千变万化发挥到极致,面对追来的水族少年,陈岩御风而行,声音传出道,“小家伙,我要是你就快走,不然的话,惊动了官府,非得把你抓到牢中,抽筋剔骨不可。”

    “不知道你本体是什么,是螃蟹,还是大虾?那就小心别让人抓住煮了吃了。”

    “啧啧,大补啊。”

    “该死,”

    水族少年目送陈岩离开,知道自己根本追不上,气的收起剑光,将眼前的乔木劈成两截。

    “可恨,”

    水族少年想到刚才笼罩在黑影中的阴神,眉头皱成疙瘩,这个藏头藏尾的家伙把杜远山宰了,将他们计划中最重要的一坏破坏了。

    “怎么在这个关节出问题?”

    水族少年的太阳穴突突乱跳,气血沸腾,他们到底是水族之人,要是没了杜远山的关系网,可是没法发动。

    “必须得去和少爷禀告。”

    水族少年恨得咬牙切齿也没有办法,身子一纵,分开水光,刹那之间,消失在水底。

    只是这个水族少年没有发现,他在入水的刹那,衣角上一点黑芒一闪而逝,毫不起眼。

    “居然牵扯到了水族,”

    另一边,陈岩慢悠悠地回转,念头转动,道,“陆青青让我来杀这个杜远山,很明显她知道山庄中会有水族之人。”

    再一想,陆青青掌握的力量肯定是在自己之上,她却不出手,反而让别人动手,里面的意味,确实值得考量。

    “希望这个棋子能够带来有用的信息吧。”

    陈岩看着识海中的太冥宝典,刚才他在离开的水族少年身上留下了印记,就当是一步暗棋。

    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