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十九章 割头换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天。

    日白上阶,金辉染霞。

    古根老石,夏云舒卷,藕叶如诗画。

    陈岩一身锦衣,束发银冠,坐在葡萄藤下。

    浓条青青,藤叶若帷帐,生蔓似宝网,时而有白丝垂下,驭风吸露,香气弥漫。

    三五只小鹤扎着翅膀,扑腾玩耍。

    “府城的水,还真是深。”

    陈岩望着绿水,目光幽幽,森森然若规矩的法网,潜伏在山庄中的水族,还有心意不明的陆青青。

    “以后再说。”

    陈岩收回念头,识海之中,阴神居于中央,幽幽的黑水弥漫在脚下,九天普化真形图和八景金阳宝镜环绕,叮当作响。

    “太冥生水,其道大光。”

    陈岩口吐真言,《太冥玄天宝典》翻开,黑暗衍生,幽水连绵,冷寂,彻骨,冰冻。

    “玄冥真水,”

    陈岩用手一指,一点水珠化形,甫一出现,就冰冻周围三丈,灭绝生命。

    “唧唧,”

    三五只小鹤连忙跑开,扑腾着翅膀,躲得远远的。

    “现在只有一滴,”

    陈岩收起玄冥真水,他是他晋升神游后修炼的道术,待到大成之时,可以铺天盖地,冰封千里。

    “还有打破认知障时的天人交感。”

    陈岩看到自己阴神眉心的符文,笑了笑,当时的局面是九死一生,可是扛过去后,也是有常人难以想象的造化。

    这样的造化,见所未见,以后会有大惊喜。

    “少爷,”

    还没等陈岩继续查看自己天人交感后获得的好处,只听吱呀一声,花门被人推开,阿英轻快地走进来,道,“有一位周公子前来府中拜访,说是少爷的同窗。”

    “周公子,”

    陈岩接过名刺,青玉其表,花纹俨然,自然一种内敛,上面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周然,”

    陈岩点点头,他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听过这个名字,稍一沉吟道,“阿英,你先把人领到迎客厅,我换下衣服,马上就去。”

    “好的。”

    阿英答应一声,纤足一动,行若狸猫,翩然若鹤,没有半点的动静。

    迎客厅里。

    角落中放置三足青铜大鼎,烧着上好的香料,烟气袅袅,云霞四起,浮浮冉冉,赤青相间,好似锦绣图案。

    周然面容俊美,神情温和,坐在木椅上,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打量。

    “有点门道啊。”

    看着厅中的风水格局,又想到引路的灵气十足的少女,周然眸子眯起,难怪能中金台府的案首,果然有不同寻常之处。

    “等会不要露出马脚。”

    陆仲依然是长袖广衣,只是没了往日的摄人风采,变得普普通通,他站在周然身后,充当仆人,很不起眼。

    “嗯,我知道。”

    周然口唇微动,声音束成一道线,显示出出众的能力。

    “来人了。”

    话音一落,脚步声响起,一个头戴银冠的少年出现,丰神俊朗,神采飞扬。

    “是周兄吧,”

    陈岩一进来就开口致歉道,“刚才在后院读书入神,没有亲自迎接周兄,还请赎罪啊。”

    “陈兄太客气了。”

    周然起身还礼,暗自打量,眼前的这个案首年纪轻轻,却是沉稳有度,特别是一双眸子,好似能够看透人的内心。

    自己被他一扫,仿佛内心的龌龊无所遁形一般。

    “有点邪门,”

    周然心中一惊,纳闷道,“对方难道真的是读书养气很深,已经到了洞彻的地步?”

    “请坐,”

    陈岩让侍女重新换上茶水,笑道,“我可是久闻周兄大名啊。”

    “陈兄这话可是羞煞我也。”

    周然恢复了平静,假假地和陈岩客套道,“现在府城的人谁不知道陈兄是我们年轻一辈的翘楚,三诗两曲一出,府城震动,不少士林前辈可是对你寄予厚望啊。”

    “都是虚名罢了。”

    陈岩也是假话连篇,从他脸上半点看不出他还找人推波助澜炒作自己名声的样子,现在完全是一副温润君子的风度,谦虚道,“诗词只是妙手偶得,比不过周兄文章精深,得圣贤大义,字字珠玑,教化百姓。”

    两人互相吹捧了一会,才进入正题,周然开口道,“我这次来,一来是拜访一下陈兄,二来就是求一幅字。你不知道,上次我去拜访座师,崔学政可是对陈兄你的字大加激赏啊。”

    “这个容易,”

    陈岩马上吩咐下人准备笔墨纸砚,当场挥毫,龙飞凤舞,磅礴大气,字体刚健之中不乏妩媚,功底愈发深厚。

    “好字,”

    周然纵然此来是有别的算计,见到这样自成一家的书法,依然忍不住赞叹。

    要知道,字是读书人的门面,硬的不能再硬。

    “见笑了。”

    陈岩写完之后,接过侍女递过来的帛巾擦去手上的墨汁,目光一转,正好看到周然身后并不起眼的陆仲。

    哗啦啦,

    这一刻,陈岩识海中的九天普化真形图晕开一层又一层的宝光,重重叠叠的明后交织,好似真正的九天降临。

    “是宝图预警,”

    陈岩在前世就知道自己祭炼的宝图的作用,他垂下眼睑,掩住眸子中的惊骇,这样的异相显示,表面这个人非常非常危险。

    “还不是阳世之人。”

    陈岩感应到宝图中传来的信息,心中又是一阵惊涛骇浪。

    稳了稳心神,陈岩只当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继续和周然谈论书法,赏鉴诗词,完全是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

    一直到送客之时,陈岩才装作无意似地问了一句,被告知对方是周府的下人。

    “周府的下人,”

    陈岩看到两人的背影消失不见,心中冷笑,警惕十足道,“真真是骗鬼呢。”

    “陆大人,如何?”

    周然离了白水云宅,上了小舟,迫不及待地开口。

    “确实是良才美玉。”

    陆仲笑了笑,答道,“以我来看,这个陈岩最少都是五窍文曲心,以后运气不差的话,中个殿试一甲问题不大。”

    “五窍文曲心,”

    周然面容扭曲,没了刚才的温文尔雅,像是择人而噬,咬牙道,“那么陆大人可否施展手段,为我割头换面?”

    “我和你们周家有约定,”

    陆仲站在舟头,长袖飘飘,道,“我会帮你换心改命,不过,前面的所有工作都是由你们周府来完成,我不会插手。”

    “我知道。”

    周然吐出一口浊气,目光凶狠,道,“我一定会早日把陈岩擒下。”

    “不要惹出不相干的人物,”

    陆仲叮嘱道,“要是真有厉害的人物关注到这里,我可不会伸手给你们清理尾巴的。”

    三江过了初审,复审没过,郁闷ing!求支持,求安慰,下个星期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