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十二章 庭前香雪闲如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紫衣巷。

    高梧三丈,修竹百竿,绿云如盖,暑气不到。

    墙角尚有大牡丹,花出在墙,岁满千朵,积有三尺香雪,沁人心腑。

    陈岩坐在竹榻上,嗅着香气,神情恭敬。

    “陈岩啊,”

    崔学政坐在对面,标准的士大夫打扮,宽袖长衣,雍容有度,告诫道,“诗词最显文气,不过朝廷取士,文章更重要,你不能懈怠。”

    “是,”

    陈岩点头答应,连忙取出早准备好的文章,递上去道,“学生今日写了一篇时文,还请座师指点。”

    “嗯,”

    崔学政接过来,入目就是遒劲有力的字体,看得很是舒服,然后从头开始阅读,文理精粹,用词得当,尤其是文章中对于圣贤之意有一种新的提法,确实让人耳目一新。

    “不错,可以参加下一次的乡试了,中个举人绰绰有余。”

    崔学政先是夸奖了几句,然后一字一句地开始分析,指出文字和结构的不合理的瑕疵。

    “嗯。”

    陈岩听得很认真,虽然他在上一世饱读诗书,但尚未融会贯通,现在有崔学政这样从科道考试中杀出能中殿试一甲的人物指点,实在是获益甚多。

    不少地方,崔学政一句话就让他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总体来讲,还是很不错的。”

    崔学政讲完之后,笑容满面,显然对陈岩的悟性和才华很满意。

    “多谢座师指导,”

    陈岩恭敬行礼,语气诚恳。

    本来他来紫衣巷主要是拜访崔学政,多加走动,拉近关系之用,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崔学政对自己的学业这么上心,这样认真的指导,就是一般的崔家子弟都不一定能够有这样的待遇。

    不管怎么讲,以后他都要走科举之路,借着王朝正统的力量修道,而文章诗词是敲门砖,崔学政的教导让他底气强了不少。

    人心有杆秤,自然会分好坏。

    崔学政这样在官场历练成精的人物,自然有一套看人的手段,他能够感应到眼前少年真心实意的感谢,心情大好,笑道,“如果你以后能拿个三鼎甲,就是对为师最好的报答了。”

    “三鼎甲,”

    陈岩虽然对自己拥有前世的记忆自信满满,但想到天下三十六州的无数俊才,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大意,三鼎甲可是不容易啊。

    崔学政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又抬头看了看天色,道,“今天我有一个世交好友的后辈要来,你们都是年轻一代的青年才俊,见个面,聊一聊。”

    “多谢座师提携。”

    陈岩点点头,能够和崔学政算世交的,肯定有是个厉害的家族,和这样的子弟交流,可以拓宽人脉,求之不得。

    “希望你们能够谈得来。”

    崔学政抿着茶水,面上浮现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愛↑去△小↓說△網w  qu 】

    陈岩被笑的有点摸不清头脑,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

    午后的阳光纯净和清亮。

    园子里,松骨遒劲,新茶数茎,翠叶细花,绿意袭人。

    天光照下,晶莹的光线拉伸,或长或短,美如画面。

    陈岩照看着小炉,目光不经意地打量园中的另一人,崔学政口中的世交好友的后辈。

    这是一个少女,十六七岁,细眉大眼,纤足长腿,青衣罩身,发髻用丝带扎起,没有任何其他的配饰,很是简洁。

    和以前见过的女子相比,比不上聂小倩的英气中不乏娴静,比不上陆青青举手投足的风情万种,也比不上杨小艺的清丽脱俗,但她稳稳坐在树下,腰身笔直,目光清亮,却自然而然有一种能够洞彻人的内心的纯粹。

    是的,纯粹,如同水晶,如同云母,更像是初生婴儿般的纯粹,没有任何的杂质。

    “真是,”

    饶是陈岩两世为人,让这个少女的目光盯着,都有一种身上发麻的感觉。

    “韩姑娘,请喝茶。”

    陈岩提起水壶,沸水自壶口流出,拉成一条白线,注入到石案上的茶杯中,半点水花不起。

    “嗯,”

    韩敏的目光落到陈岩的手上,突然开口道,“你的力量很差劲,也不会运用。”

    “咳咳,”

    陈岩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女修炼武道,精神纯粹,说话直接简单,被对方鄙视,也只能笑了笑,道,“当然比不上韩姑娘。”

    “力量确实比我差得远。”

    韩敏没有普通人的拐拐绕绕,很自然地点头,然后又开口道,“不过你气定神闲,养气不弱,要是真像世叔所说,有志于走红尘炼心修炼神魂的路子,应该是顺利。”

    “修炼神魂,”

    陈岩先是一惊,随即平静下来,他已经想明白,像崔学政这样有地位的人,自己在潇湘馆和杨小艺接触之事根本瞒不过他。

    现在看来,崔学政对自己修炼道术并不在意?

    陈岩心中念头电转,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我的志向是金榜题名,道术神通只是平时调剂罢了。”

    “我不管你的志向。”

    日光照下,从小修炼武道的韩敏如同传说中的白玉美人一般,减分一分则太瘦,增一分则太肥,用清泉般流淌的玉声道,“我最近要办一件事儿,需要修道人帮忙,你能阴神出窍不能?”

    陈岩刚要摇头,但想到崔学政的举动,再看着眼前少女明亮而纯粹的目光,不由得心中一动,改变了主意,道,“还没有凝结阴神,但也快了,十天为限怎么样?”

    “可以,”

    韩敏拿起茶盅,不管里面滚烫的茶水,像喝酒一样一饮而尽,皱了皱好看的眉毛道,“你这人太多想法,弯弯绕绕,我不喜欢。不过对你修道之事,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的。”

    “真是能够洞彻心灵的纯粹。”

    陈岩无话可说,他本来就和这样纯粹如白纸似的人物不是一路人,能够获得这么简单直接,需要底气啊。

    “留下你的地址,到时候我自去找你。”

    韩敏取了白水云宅的地址后,很快离去。

    “这个事儿,”

    陈岩想到韩敏临走前提的事,眉头皱了皱,这可不是太好办。

    吱呀,

    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身材消瘦的青年人走进来,看眉目长相和崔学政有三分相像。

    “这位兄台?”

    陈岩放下茶盅,站起身。

    青年人狠狠地瞪了陈岩几眼,好似很不满,但还是将一封信递了过来,道,“喏,我二叔给你的。”

    陈岩被瞪的莫名其妙,不过他猜到对方的二叔必然是崔学政,只能沉默相对。

    “还有一件事。”

    青年人目光钉子一般,锐利十足,一字一顿地道,“你不要以为二叔对你看重,就对韩敏有想法,她这样的人不是你能够幻想的。”

    说完,青年人转身而走。

    “这个,”

    陈岩哭笑不得,什么时候自己突然变成别人眼中的情敌了?

    真真是无辜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