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十三章 巨神旗 黑白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直到掌灯,陈岩才从紫衣巷回转。

    这个时候,只见星光自天穹垂下,倒囊入水,绿波吞吐,霜气交接,自生光明。

    风一吹,藕叶轻摆,白光如鱼,青白明瑟,夜景惹人。

    “来人啊。”

    陈岩趁着兴致,索性让下人在高台轩亭上布置桌椅,来观夜景。

    一壶酒,两碟下酒菜。

    还有刚采摘的竹笋,形如象牙,白如雪,嫩如花藕,甘甜可口。

    清清亮亮的月光照下,落在檐前,如缠绕璎珞珠帘,陈岩喝着酒,吃着小菜,心情舒畅。

    “对了,”

    陈岩饮了三杯后,突然想起一事,问在亭中伺候的侍女,道,“阿英呢,今天怎么没见她?”

    “阿英姑娘今天说去看灯了。”

    侍女瓜子脸,尖下巴,很靓丽,声音柔柔的,道,“可能会晚点回来。”

    “嗯。”

    陈岩点点头,阿英已经得了五禽戏精髓,平常三五个大汉都近不了身,在府城中玩一玩也不用担心,然后摆摆手,道,“你先下去休息吧,不用在这伺候。”

    “是,”

    侍女转身离开,神情有点黯然。

    陈岩当然不会关注一个无关轻重的侍女的心情,他将壶中酒喝光,望着远处的山和水,想着今天白天在紫衣巷的事儿。

    “韩敏,”

    陈岩想到这个少女,很显然,对方家世不简单,而崔学政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搭上对方的线。

    “看来十天后的事儿得办得漂漂亮亮的。”

    陈岩有了决断,他明白像韩敏这样对武道虔诚心灵纯粹的人,要交好对方不是凭花言巧语,或者上好的卖相,简单直接满足对方的要求才行。

    “一定得办成。”

    陈岩目光炯炯,他能够看出,崔学政对韩敏或者说她背后的势力很看重,自己要让崔学政做自己的靠山,得表现出价值来。

    “红尘炼心,”

    陈岩有了方向,识海中的阴神自然生成道道的光明,有精进。

    有问题,解决问题。

    经历千丈红尘之事,不改本心,大道如一。

    这样的方式,不同于炼气,不同于武道,只属于神魂,洞彻道理,自有力量。

    “嗯?”

    突然之间,陈岩若有所觉,蓦然抬头,只见东南方向,神光冲霄,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压过来,来者不善。

    轰隆隆,

    下一刻,神光到了云宅上空,倏尔徐徐铺开,锦绣如画,正中央显出一名女子,头戴莲花冠,身披五彩霞衣,长袖如翼,彩带绕臀。

    她的身后,有侍女执扇打伞,金莲宝炬,火焰盈空,遍地光明。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从岳公庙出来的月行官。

    “奉岳公之名,前来缉拿不法士子陈岩,无关之人退避。”

    两名神将从转出,声若巨雷,同时扬手打出一杆杆的巨神旗,轰隆一声,插在白水云宅周围,接引地气,镇压气机变化,免得惊动府城中的有心人。

    “好啊,连巨神旗都拿出来了。”

    陈岩看着高旗上栩栩如生的巨神,重若山岳,目中冷意森然,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样也好,今天就拿你们开刀。”

    想到这,陈岩心念一起,阴神自卤门中腾出,脚踏幽幽深深的黑水,手持宝镜和宝图,从容升天。

    “大胆,何人敢闯陈宅?”

    陈岩阴神显出,幽幽深深的黑暗,遮掩住天上的月光和星光,一股不可思议的寒气迸发,冻结人的思维。

    “是阴神,”

    月行官一见之下,先是一楞,随即冷笑道,“一介阴神也敢妨碍岳公庙行事,来人啊,给我拿下,回去之后交给岳公发落。”

    “是,大人。”

    两名神将上前,把手一摇,各有一个圆环飞出,一阴一阳,一白一黑,一日一月,两环相扣,叮当有声。

    “日月锁神,阴阳灭运。”

    两名神将同时吟唱神咒,双环之上,浮现出细细密密的神文,是信徒在赞美神灵的伟大。

    哗啦啦,

    两环在半空中越来越大,发出恐怖的吸力,要将陈岩吸入其中。

    “不自量力。”

    月行官只看了一眼,就放下心来,日月双环乃是岳公亲自赐下,不知道擒拿了多少鬼怪,这次自己以防万一带出,自然是无往不利。

    “一个阴神,直接杀了太过可惜,或许可以回去后让岳公帮我炼成分身。”

    月行官放飞思想,在法网森严的府城,任何牛鬼蛇神都是浮云。

    “找死,”

    陈岩见两环飞来,用手一指,九天普化真形图飞出,轻轻一抖,就将之裹住。

    “斩,”

    陈岩双目一凝,识海中的太冥宝典翻开,刚炼制不久的无形剑飞出,无声无息,直接斩杀过去。

    “噗,”

    “噗,”

    两声轻音,人头落地,因为是神将的原因,脖颈处没有血液喷出,只有浓郁的神光,哗啦啦作响。

    “这,”

    这突然的变故下了月行官一大跳,她瞪大美目,不敢相信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两名神将就这样死在自己的眼前。

    “你居然敢杀害岳公座下神将?”

    月行官气的娇躯发抖,用手指着陈岩道,“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神灵无故夜闯民宅,才是无法无天。”

    陈岩用手一引,八景金阳宝镜飞出,滴溜溜一转,就是一道通天彻地的神光打出,明晃晃,亮晶晶,璀璨光明。

    “大胆,”

    月行官娇叱一声,一推头上的莲花冠,显出重重叠叠的神光,倏尔化为神灵真图,普天照耀。

    轰隆隆,

    两道神光在半空中碰撞,激荡出的气机好似烟花般绽放,五颜六色,光华耀眼。

    幸亏是有巨神旗封锁气机,无法显露,不然的话,即使这里离府城中心地带很远,恐怕也会引来注意。

    “无日之矛。”

    陈岩更没有任何的顾忌,口念道诀,眨眼之间,就在半空中凝成三杆长矛,幽深黑暗,矛身上是细密如地狱般的花纹,矛尖上更是吞噬所有的光和热。

    呜呜呜,

    无日之矛一出,虚空鬼哭,好像不是长矛,而是传说中的灭世天罚一般,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新的一周开始了,兄弟姐妹们,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