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十四章 斩神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无日之矛。

    死寂,阴冷,绝望。

    甫一出现,虚空鬼叫,吞噬所有的光和热。

    这一刻,仿佛天崩地裂,乾坤崩塌,令人恐惧害怕。

    月行官立在半空中,纤足踏云,背后显出神灵真图,重重叠叠的明光升腾,如火焰,似日月,像星辰,璀璨生辉。

    面对无日之矛的威势,她不敢怠慢,娇躯轻摇,神光如潮水,汹涌而出。

    轰隆隆,

    神光如潮涌,数以万千,怒雷鞭之,挡者辟易。

    轰隆隆,

    神光碰到无日之矛,轰隆一声炸开,如同怒涛拍岸,水火四射,威势惊人。

    “呼,”

    月行官吐出一口浊气,后背满是冷汗,幸好是挡住了。

    “哼,”

    陈岩冷笑一声,无形剑趁着神光退去才刹那,已经悄然无息地逼近,纤细的剑身上篆文流转,杀机引而不发。

    “杀,”

    见到月行官出现空档,陈岩毫不犹豫,心神驭剑,无形剑铮然而鸣,剑光斩出,如神龙出水,又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哗啦啦,

    剑光如霜如雪,笔直一线,自不可思议的角度出现,然后一下子落在对方的粉颈上,轻轻一拉,就是细红的血线。

    “你,”

    月行官捂着脖颈上的伤口,俏脸雪白,用断断续续的声音道,“岳……公……不……会……放……过……你……的。【愛↑去△小↓說△網w  qu 】”

    噗通,

    说完这句话,月行官仰天栽倒,死不瞑目。

    “可笑。”

    陈岩对月行官的威胁毫不在意,他大袖一扬,九天普化真形图飞出,往下一落,垂出明光,将空中的三具尸首连同跟随而来的侍女们统统收了进去。

    “来,”

    陈岩用手一指,巨神旗和黑白双环也被镇压在宝图中。

    哗啦啦,

    巨神旗一去,天穹上的星光重新投了下来,照在园中,落在亭下,浮在水上,摇曳生姿,流光溢彩。

    陈岩招回九天普化真形图,身子一动,化为一缕青烟,自卤门而入,阴神重回肉身。

    “嗯,”

    陈岩睁开眼,眸子有神,宝图浮在识海之中,光华闪耀。

    “炼化,”

    陈岩催动宝图,浮现出晶莹的火焰,包裹住三具尸首,狠狠地燃烧。

    哗啦啦,

    火焰如海,一丝丝的力量抽出,然后被宝图中的各种大阵吞噬,整个九天普化真形图如同久旱干涸的大地,在吸收甘霖。

    “果然。”

    陈岩感应到宝图中力量缓慢在恢复,点点头,吞噬鬼神之力而复苏,就是最大的希望。

    “无形剑,”

    陈岩心念一动,无形剑浮现在身前,由虚化实,纤细的剑身上一道血光流转不定,宛若活物。

    “斩妖,除魔,灭神,”

    陈岩屈指一弹,无形剑发出一声轻鸣,果然剑就是杀伐之器,只有痛饮鲜血,才能蜕变。

    “杀出个朗朗乾坤。”

    陈岩以心念沟通无形剑,剑身颤动,细细密密的篆文浮现,进行淬炼。

    “岳公,”

    好大一会,陈岩收起无形剑,想到女子威胁的话语,不屑地笑了笑。

    要是以前他肯定是对这样的神灵忌惮三分,但现在此一时彼一时。

    如今的他,可不再是孤单无依。

    “来人,给我准备笔墨纸砚。”

    陈岩笔走龙蛇,将今天之事记下,然后快马加鞭,令府中下人送到紫衣巷。

    “牡丹,”

    办完这个,陈岩又将牡丹唤过来,吩咐道,“明天我要见陆青青一面,你去安排。”

    虽然有陆青青交给他的传讯符牌,但陈岩总觉得用这个太多,容易暴露,大多时候他都是吩咐下人去办,反正不是自己的心腹,用着不心疼。

    “好。”

    牡丹目光闪烁了下,刚才月行官等人来犯,转眼就被拿下,她虽然没有看清楚整个事情的经过,但也不由得对眼前的陈岩多了份敬畏。

    不光是陈岩厉害,还是他身后人厉害,都代表着实实在在的力量。

    第二天,逍遥楼。

    高松深竹,坐对兰草,溪水绕下,绿波兴起。

    陈岩坐在楼上,往下看,就见水中竹鸟影子,疏疏然若乘空,静中含幽。

    时候不大,楼梯声响起,环佩叮当之声传来,陆青青翩然而至,象牙白似的月白纱裙罩身,纤腰一握,水汪汪的大眼睛依然勾人。

    “夫人来了。”

    陈岩没有起身,只是抬了抬眼皮。

    “嘻嘻,”

    陆青青玉足一点,轻飘飘坐到对面,清脆的笑声,糯酥甜美,有一种淡淡的香气浮动,道,“陈公子不愧是人中龙凤,这么快就在府城打开局面,有了崔学政的帮衬,前途无忧哦。”

    这个女人,依然是这么信息灵通。

    “比不上夫人有同知这棵参天大树,”

    陈岩面上不动声色,心中讶然,这个小妖精慵懒的神态真是勾人,肯定是修为精进了,直接开口道,“杜远山死了,夫人可有话说?”

    “君子喻义,小人才于利啊,”

    陆青青手托香腮,笑语盈盈,道,“陈公子这样和我一个弱女子索要好处,可不是君子作风。”

    陈岩不说话,只是直直得看着陆青青,他可不会白给人当刀的,要是今天不给他个交代,说不得以后算账。

    “这么认真呀。”

    陆青青上身前倾,纱裙下精致的锁骨,还有羊脂美玉般的肌肤,冷香袭人,她的声音变得更加糯酥,媚眼迷离,可怜兮兮地道,“小女子身无分文,要不就让青青陪陈公子一晚,权当报酬了?”

    陈岩看着近在咫尺的佳人,鼻间幽香萦绕,他眼皮子乱跳,压下躁动的气血,他才不会相信这个妖女的话语,要是自己真敢答应,说不定对方会马上翻脸。

    稳了稳心神,陈岩沉声道,“夫人修为精进,可喜可贺,不过,还是不要拿在下做实验的好。”

    “咦,”

    陆青青直起腰身,板着俏脸,一下子从祸国殃民的绝代妖娆,化为了端庄娴静的贵族夫人,气质变化,令人赞叹,开口道,“定力不错,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谢礼。”

    陈岩接过玉匣,直接打开,就见中央一滴水珠,幽幽深深,剑眉挑了挑,问道,”是玄水之珠?”

    “眼力不错。”

    陆青青点点头,道,“玄水之珠,水中之宝。”

    陈岩握着玉匣,神情不定,道,“以此当谢礼,未免重了一些。”

    “以后还是要请陈公子帮忙,”

    陆青青把以后咬得很重,很显然,她看重那日神出鬼没的阴神。

    “好。”

    陈岩沉吟少许,还是收了起来,虽然以后会有麻烦,但这玄水之珠太冥宝典上都有记载,对自己的修为精进很有好处。

    “最后再提醒你一句。”

    陆青青玉颜上再露出迷人的笑容,纤纤玉手捋着青丝,道,“杨小艺可是太****中很被看好的子弟,你要是能够把她拿下,肯定是人财两得。”

    “杨小艺嘛,”

    陈岩眸子深深,好似夜色般看不透。

    今天继续申请三江,希望能够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