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十六章 水底洞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澜江。

    吐星出月,横无涯岸。

    正是夜晚,银河垂落,水寒洗碧,霜气细腻如雪。

    哗啦啦,

    陈岩阴神入水,就觉得四面八方涌来压力,还有一股彻骨的寒意,森森然,直指灵台。

    “咄,”

    陈岩神情不变,太冥宝典展开,幽幽深深的光泽弥漫,抽取水气,化为甘霖。

    “呼,”

    陈岩继续下潜,阴神在水中,要面对无时无刻都存在的水压,还得小心随时会出现的海底生物,困难很大。

    “水底真是不同。”

    陈岩四下打量,只见珊瑚交叉,鱼虾横行,大者如山岳,小者似尘埃,长的,短的,扁的,平的,圆的,方的,千奇百怪,想都想不到。

    “单论物种之丰富,水下还要超过陆上。”

    陈岩裹着幽光,小心地躲过游来游去的鱼虾,循着自己见过的地图轨迹,悄然无息地前进。

    哗啦啦,

    半个时辰后,陈岩停下身子,目光炯炯,看向前面。

    只见蟕蠵玳瑁,海贝吐珠,足有千百,晶莹的光华照耀,氤氲出一种难言的流光溢彩,将水底之下,照的如同白昼一样。

    再仔细看,两谷相对,中间只余一线,只有食指之宽,叮叮当当的乐音溢出,和周围盘旋的金鳞应和,晕开一层又一层的水纹。

    “这就是水底洞府了。”

    陈岩上下打量着只有一线的通道,暗自想,“难怪韩敏会找我合作,这样的通道真的是只有阴神才有可能通过。”

    “这是?”

    陈岩没有轻举妄动,他运转观气之术,仔细查看,很快就发现在通道的周围,有一道道细不可查的光线交织,五彩斑斓,似磁光,如虹彩,难以发现。

    “是禁制法阵,”

    陈岩眉头挑了挑,喃喃道,“花样还真不少。”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破水之声传来,由远而近,陈岩连忙阴神一动,躲到一块黑石下。

    时候不大,两个水族之人出现,都是人身虾头,骑着黑鱼,威风凛凛。

    “每天巡水,累啊。”

    “可不,真不想动弹。”

    “幸好换班了。”

    “走吧,咱们去找那几个贝女玩一玩。”

    “贝女是不错,不过比起大王抓到那个美人儿可大大不如。”

    “听说是仙道之人,正好给大王做鼎炉,好福气啊。”

    两个虾头说说笑笑,到了通道前,摘下腰间的令牌,对着一面光石一摇。

    轰隆隆,

    山谷如石门一般,向两边分开,在两人进入后,迅速合拢,非常之快。

    “走啦,走啦。”

    进了洞府,两个虾头勾肩搭背,去找贝女快活。

    只是这两个精虫上脑的家伙没有注意到,一点幽光也趁着开门的刹那潜了进来。

    “不错,”

    陈岩徐徐地显出身形,目光扫下打量。

    洞府中,金碧辉煌。

    朱门玉户,楼台兰若,曲折游廊,花片乱飞。

    还有横藤绕路,梅枝伸展,麝兰之气,充溢殿亭。

    “这个水底妖王倒是蛮有情趣的。”

    陈岩笑了笑,阴神隐在暗处,不被人察觉,开始寻找控制洞府门户的机关禁制所在。

    “会在哪里?”

    陈岩阴神放开,笼罩周围,将诸般声音统统收到耳中,提炼线索。

    “在哪里?”

    陈岩念头转动,分析整合,得到的信息越多,眉目越清楚。

    “有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陈岩终于自一个口无遮拦的蟹将口中得知了线索,阴神倏尔拉伸,化为一道黑线,出现在最左边的走廊上。

    陈岩阴神行走在走廊中,上面是透明若水晶般的天幕,朵朵莲花盛开,看不到尽头。

    人在水底,仰看花开,反在天上。

    等过了曲曲折折的走廊,面前豁然开朗,一个老龟懒洋洋地躺在软榻上,身后有两个姿色出众的贝女,一个给他打着香扇,另一个俯身喂酒。

    十二个霓裳少女,彩带环腰,鬓角插花,载歌载舞。

    “这老龟真会享受。”

    陈岩看得牙都痒痒,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后,处心积虑地编织关系网,应对各种各样的敌人,还得修道,读书,整个人简直如陀螺一样,半点不停。

    而这个老乌龟呢?悠悠哉哉地睡着小觉,听着小曲,喝着小酒,美人相伴,真真是幸福到两人嫉妒。

    “活该栽在我手里。”

    陈岩屈指一弹,九天普化真形图飞出,无影无形的力量扩散,镇压住附近的气机。

    “嗯?”

    人老成精,虽然老龟这么多年久在温柔乡里,警惕心大减,但依然嗅到一丝不对,一个骨碌爬了起来。

    “哎吆,”

    哪里想到,老龟起的太猛,一下子闪了老腰,疼的这个老家伙眼泪都出来了。

    “疼死我了。”

    老龟趴在软榻上,捂着老腰,白胡须乱晃。

    “大人,”

    “大人,你怎么样了?”

    这一下子,可是吓坏了伺候的侍女们。

    “哈哈,这个老龟。”

    陈岩几乎笑出声来,扬手打出一道神光,八景金阳宝镜照下,将老龟束缚住。

    “阴神,”

    老龟挣扎不动,他看着在自己面前出现的人影,小眼睛瞪圆。

    “你要什么?”

    老龟反应很快,不顾腰上的疼痛,连忙道,“我这里有大王赏赐的珠宝,法器,道书,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拿走,不要伤害老人家啊。”

    “这个老龟,”

    陈岩一愣,随即笑出声来,没想到这家伙活得越久,越是贪生怕死,胆小如鼠,倒是省了自己的事儿了,开口道,“将洞府的禁制罗盘交出来。”

    “禁制罗盘,”

    老龟绿豆大小的小眼睛滴溜溜乱转,想了想,道,“禁制罗盘在大王那里啊,我怎么会有?”

    “还是不老实,”

    陈岩直接把无形剑亮了出来,给老龟放了一点血,恐吓道,“再耍滑头,就把你熬汤了。”

    “在这里,”

    胆小的老龟马上怕了,自自己的龟壳里取出一个金灿灿的罗盘,讨好似地递上去,道,“这位大人,这就是洞府门户禁制的控制罗盘。”

    “聪明人啊。”

    陈岩接过罗盘,顺手将房间的人打晕,然后开始研究这个法器,准备将洞府大开,接引韩敏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