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十八章 日月浮空 焰火光明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水府门前。

    细柳摇青,翠石凝黛,弯弯曲曲的珊瑚枝横生,晕光耀水,五彩缤纷。

    下一刻,

    一道清啸传来,如鹤唳,似凤鸣,像龙吟,震动四方,涟漪自生。

    俄而万千赤光盛开,如羽毛般轻飘飘落下,然后化为甲胄,将韩敏包裹的严严实实。

    “妖王”

    韩敏一出现,弓步向前,身上甲胄浮现出细细密密如霜花般的纹理,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爆发,横空而至。

    轰隆隆,

    力量未到,拳意先行。

    刹那之间,日月浮空,金火流焰,炙热的温度,将周围的江水都变得沸腾。

    “武道之人,”

    银睛妖王一惊,眸子阴沉,他身子一动,诡异地从背后升起六条尾巴,猛烈地抽了过去。

    轰隆隆,

    两种力量毫无花哨地碰到一块,声若惊雷,一股难言的血气弥漫。

    “真是刚猛,”

    陈岩看着韩敏娇小的身躯中爆发出的巨人般的力量,嘴角抽了抽,看向对面的妖娆女子,道,“他们打他们的,我先解决你。”

    “猖獗,”

    自从韩敏出现后,红烟夫人面色就不好看,她深吸一口气,握紧大弓,右手探到腰间,取出一根箭矢。

    仔细看去,这根箭矢通体洁白,上面生有细纹,如同羽毛一般,边缘泛着血光,哗啦啦流转。【愛↑去△小↓說△網w  qu 】

    咔嚓,

    当这一根箭矢搭上弓弦之时,弓身上阴森的眸子同时睁开,惨白的光华溢出,邪恶,恐怖,还有杀戮。

    “给我死吧。”

    红烟夫人左足在前,右腿在后,缓缓将弓弦拉开,箭矢上如羽毛般的细纹立刻以一种难以描述的频率抖动,力量在凝聚。

    “又是这种令人厌恶的锁定,”

    陈岩嘀咕一声,扬手打出无日之矛,先下手为强。

    轰隆,

    无日之矛破空,带来绝望。

    “喝,”

    红烟夫人视若不见,右臂用力,连肩上的纱裙挣开,露出光滑细腻的肌肤。

    “杀,”

    红烟夫人断喝一声,将弓弦拉成满月,然后一下子松开,箭矢竟然诡异地消失。

    轰隆,

    这个时候,无日之矛也落下,吞噬所有的光和热。

    “去,”

    红烟夫人口唇一动,包裹在身上的红裙无火自燃,化为一道火环,束缚住长矛。

    “呼,”

    射出这一箭,红烟夫人目中的神采都弱了三分,她大口喘着粗气,娇躯上满是细细密密的香汗。

    嗡嗡嗡,

    且说陈岩,在箭矢消失的刹那,就感应到一种彻骨的杀意,直指灵台,根本没有等他反应过来,血光已经在眼前爆发。

    浓郁的血腥味,还有硫磺的味道,如同传说中的地狱。

    生死关头,陈岩惊而不乱,宝图自发挡在前面,山和水,日和月,阴和阳,黑和白,光线交织,充当屏障。

    噗,

    宝图抵挡了箭矢的一部分力量,但余下的力量诡异地穿过宝图,再次凝聚,依然刺下。

    嗡嗡嗡,

    箭矢带动莫名的声音,好似索命无常的诅咒,令人头皮发麻。

    “出,”

    有了宝图的缓冲,陈岩已经可以反映过来,他脚下幽幽深深的黑水升起,上面托起一粒水珠,正是玄冥真水。

    玄冥真水,至阴至寒,冻彻四周。

    真水一出,气机如冰,空间若冰镜,恍若实质。

    咔嚓,咔嚓,咔嚓,

    箭矢一下子陷入到冰镜中,将之冰冻。

    “这个,”

    红烟夫人看得目瞪口呆,她的灭神箭出手,向来是无往不利,今天怎么会不行了?

    “走,”

    红烟夫人当机立断,身子一起,架起一团妖光,要逃之夭夭。

    “走得了吗?”

    陈岩举手打出八景金阳宝镜,神光一照,定住半空中的红烟夫人,然后无形剑斩出,轻轻一挥,就是惊人的锋芒。

    随着他凝结出阴神,很顺利得解开八景金阳宝镜的第二层封印,能够发挥出宝镜的又一种强大的力量,可以定住敌人,称之为定魄神光。

    噗,

    剑落,尸首两分。

    无形剑抽走她的所有精气,纤细的剑身上光华一闪,力量再次增强。

    “韩敏和妖王打的如何了?”

    陈岩招手收回无形剑,抬目看去。

    “杀,”

    韩敏步步紧逼,甲胄上的清光流转,如同仙鹤舞空,她每一次屈膝,抬腿,甩臂,都能带起连串的音爆,杀伐之音大作。

    “猖狂,”

    银睛妖王则是显出异相,人身蛇尾,六只尾巴高高扬起,孔雀开屏一样,击打在空气中,形成一道又一道的幻影,可见速度之快。

    两人一个拳意如日月,浮空生焰,一个妖身强横,快如疾风闪电,拳拳到肉,火星四溅。

    没有道术的千变万化,没有神通的璀璨夺目,但力量的碰撞,简单,直接,粗暴,别有一番风味。

    “果然很强。”

    陈岩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就更不能容你了。”

    哗啦啦,

    话音一落,无形剑自卤门跳出,倏尔一转,剑身冷光如霜雪,杀机森然。

    无形剑引而不发,遥遥指向银睛妖王。

    “该死,”

    银睛妖王感应到身后的杀机,心里咒骂,这个小子太过狡猾,这样引而不发,利剑当头,令自己不得不分散注意力。

    “这样下去不行。”

    银睛妖王心中烦躁,他可是做不到以一敌二。

    “意似斧钺生锐气,身如日月常光明。”

    韩敏心志纯粹,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的变化,毫不犹豫,体内气血一摇,身子蓦然拔高,双手平举,如同开天辟地的巨斧,狠狠斩下。

    “啊,”

    银睛妖王来不及躲闪,心中一横,背后的六只尾巴扯出幻影,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抽下,一下又一下,瓦解力量。

    噼里啪啦,

    两人这一次碰撞,发出如金石般的声音,根本不像血肉之躯。

    “好机会。”

    陈岩目光一亮,无形剑消失,下一刻,出现在被震飞的银睛妖王眉心处,饱饮精血的剑身一抖,纤细如丝的剑光铺天盖地。

    “啊,”

    妖王躲不开,只能大喝一声,气血外放,堪堪将无形剑的剑气冲开。

    “中,”

    韩敏舒皓腕,蹑轻履,如飞燕掠水,到了银睛妖王跟前,吐气开声,一击手鞭,狠狠地砸了下去。

    轰隆隆,

    这一下,足以裂石如齑粉,即使是银睛妖王也扛不住,一下子被抽飞。

    “打,”

    韩敏借着甲胄之力,腾空而起,凌空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