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十九章 龙之变化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穹顶上。

    冷光淼淼,烟霞磷磷。

    曲曲折折的金线垂下来,交织若光华,照在妖王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上。

    韩敏身子腾空,如蛟龙出海,似神龟拜月,身上的甲胄霜花盛开,每一拳,每一腿,都带出一连串的幻影,结结实实轰击在妖王身上。

    “啊,”

    妖王身子飞在半空中,被打的痛不欲生。

    “千鹤舞,”

    韩敏得势不让人,身子一拉,倏尔出现千百个影子,出拳,踢腿,屈膝,肘击,头撞,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在半空中爆开,绚烂若烟花。

    噗通,

    妖王终于落地,原本俊美的脸庞肿的像个猪头,凄惨到难以用语言表述。

    咔嚓,咔嚓,咔嚓

    可是还没等这个倒霉的妖王喘口气,韩敏如影随形,从天而降,修长的双腿如锋锐的剪刀,开合之间,咔嚓咔嚓不绝,分筋错骨,凶狠到极点。

    “嗷呜,”

    妖王从喉咙中发出一声惨叫,身子疼得弯成一个大虾状。

    “惨啊。”

    陈岩看得眼皮子乱跳,这个韩敏平时看上去文文静静的,没想到战斗起来这么狂暴,拳拳到肉的轰击,打得妖王都快不成人形了。

    “自求多福吧。”

    陈岩见胜负已定,就找了个地方,心神一动,手指上的玉扳指上浮出一道祥光,托住藏在里面的肉身,徐徐落下。【愛↑去△小↓說△網w  qu 】

    “起,”

    陈岩阴神一引,自卤门中而入,沉到肉身。

    哗啦啦,

    下一刻,陈岩就感觉到一种安心踏实,就好像在冬天穿上棉衣,脚踏上大地,踏踏实实,安安心心。

    “这就是肉身的作用啊。”

    陈岩眸子中青意流转,在神游境界,阴神和肉身的联系很密切。

    如果离开太久,阴神没有肉身精气滋养,会逐渐衰弱;而肉身无神主导,也会流失精气,久而久之,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只有到了元神境界,精气神合一,才可以完全斩断肉身的束缚,海阔天空任遨游。

    “咄,”

    陈岩掐了个道诀,精气养神,神驭精气,调和龙虎,自然安康。

    轰隆,

    这个时候,又是一声震天大响。

    陈岩抬目看去,就见韩敏已经褪去甲胄,双手空空,鹿皮小靴下,妖王没了呼吸,死得不能再死了。

    “韩姑娘真是女中豪杰。”

    陈岩看了眼地上眼睛都凸出来的妖王,嘴角抽了抽,这个丫头实在是太暴力了。

    “这个归我。”

    韩敏把妖王尸首拎了起来,像拎小鸡一样轻松,道,“水府中的其他东西归你。”

    “好。”

    陈岩自然不会客气,点头答应。

    “我先走了。”

    韩敏更是干脆,拎着妖王的尸首,健步如飞,三五个起落后,腾空而起,杳然离开。

    “潇洒啊,”

    陈岩赞叹一声,收回目光,开始大规模搜刮。

    水府之中,珍宝不少。

    弯弯曲曲的珊瑚树,明明晃晃的莲叶珠,还有重重叠叠的贝叶金简,都是价值连城,很是贵重。

    这些东西拿到之后,就是一大笔财富,可以维持白水云宅的日常花销,还能用来举办诗会,结交朋友,扩展人脉。

    钱能通神,就是这个道理。

    “咦,”

    将诸般宝贝装好,陈岩嗅到气机变化,快步走到后面。

    只见高台悬空,金玉作栏,芳草三匝,环绕一尊四四方方的黑池,郁郁青青之气自四面八方涌来,注入其中,然后化为甘霖,丝丝缕缕,氤氲龙蛇。

    仔细看去,细细密密的篆文在半空中流转,五颜六色的光华照下,拧成锁链状,固定住黑池。

    哗啦啦,

    香气幽幽,沁人心腑。

    “这是龙纹?”

    陈岩看着黑池表面凸起的花纹,突然想到当时自杨小艺手中得到的玉简记录,这分明是龙族的文字,玄妙难以测度。

    “是好宝贝。”

    陈岩只是嗅着芳香,就觉得阴神蠢蠢欲动,精血活泼泼的,神清气爽。

    “给我收。”

    陈岩手指射出一道白光,如同巨掌一样,抓起黑池,神念降下,要拖入玉扳指的空间中。

    轰隆隆,

    突然之间,异变生成。

    哗啦啦,

    黑池表面凸起的龙纹如同活过来一样,光明大作,层层叠叠的流光蔓延,好似循着陈岩的阴神气息,向识海而去。

    云气弥漫之间,显出一物,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

    此物摇头摆尾,背上八十一枚鳞片顿生毫光,九九至阳,其道大光。

    “是龙,”

    陈岩感应到这扑面而来的威严,阴神本能地瑟瑟发抖。

    轰隆隆,

    仿佛感应到陈岩的身上并没有自己的血脉气息,金龙的虚影发出一声愤怒的龙吟,颔下有明珠光明璀璨,云雨四来,雷霆降临。

    “糟糕。”

    陈岩骇然变色,阴神却如同被定住一般,根本动不了。

    实际上,陈岩并不清楚,此黑池乃是龙族之宝化龙池,上面篆文乃是龙族强者亲手镌刻,蕴含先天龙威,可以汲取水之精气。

    银睛妖王另有来历,得到化龙池后,只等自己功行圆满,就可以催动此法宝,淬炼肉身,激发血脉中的力量,进行血脉返祖。

    可是随着倒霉的银睛妖王被韩敏击毙,陈岩就顺理成章地发现了化龙池,还好死不死地用阴神引动了化龙池上龙纹的力量。

    陈岩没有龙族近亲的气息,当然会被化龙池上残留的意志认定为异类,要进行抹杀。

    “龙,”

    陈岩生死时刻,念头电转,福至心灵之下,念出了前一世枭雄曹操被人千古传诵的话语。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

    力量弱小之时,懂得蛰伏,根基深扎。

    一旦风云聚会,必然雷霆上九天,扬威于八荒六合。

    龙,弯曲之间,不光是力量,更是智慧。

    轰隆隆,

    在吟唱之时,陈岩自身的阴神好似也化为了神龙,在阴雨漠漠,骤雨来袭之时,飞腾变化,吞云吐雾,天下之大,宇宙之远,皆可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