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十章 大机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龙者。

    八风之音,承云正风。

    能合能散,能潜能见,能弱能强,能微能章。

    幽幽然潜于渊水,浩浩乎鸣在九霄。飞腾变化之间,吞吐宇宙之机,通晓古今之变。

    陈岩口诵真言,于冥冥之中,感应到飞龙在天的意念。

    哗啦啦,

    青文成篇,字字珠玑,浮空生焰,香气氤氲,讲述飞龙的荣耀,亘古永存。

    下一刻,

    文章无火自燃,化为一缕青烟,扶摇而上,祭祀属于龙的精神。

    轰隆隆,

    不知何时,怒意勃发的飞龙已经平静下来,它发出一声长吟,倏尔身子裂开,化为一道符箓,轻飘飘落下。

    符箓长有三尺,上面是细细密密的篆文,俨然龙形,一种难言的力量在其中沉淀。

    “咄,”

    陈岩不躲不避,阴神一引,符箓落下,刹那之间,整个阴神绽放出千百的毫光,映照识海,仙音大作。

    “飞龙在天,”

    陈岩自然而然地掐了个道诀,阴神节节升高,脚下幽幽深深的黑水随之扩展,森森然的冷意弥漫,霜气如冰。

    几乎在同时,化龙池中氤氲的水气精华也进入到陈岩体内,开始滋养血肉,淬炼筋骨,壮大五脏六腑。

    龙符炼其魂,精华淬其身。

    陈岩以上一世龙之变化精神,借化龙池上的龙族强者意念,祭祀冥冥之中的龙族荣耀,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造化。

    好大一会,陈岩才清醒过来,看着已经耗尽力量开始龟裂的化龙池,长笑道,“真真是天大的造化。”

    “喝,”

    陈岩抓起化龙池,五指用力一捏,坚硬不可摧的黑池眨眼之间化为黑泥,从指缝中漏出。

    “哈哈,这样的力量,恐怕不比韩敏逊色了。”

    陈岩笑容满面,只觉得体内的力量要爆炸一样,恨不得找韩敏打一架。

    不过陈岩很明白,如果真让他和韩敏交手,肯定会被教训的很惨。

    原因很简单,武道并不是只看肉身的力量,而是重在对自己肉身的细微了解,然后辅之于功诀法门,爆发出令人震撼的威能。

    简单来讲,自己现在只是蛮力在身,好似三岁孩童舞大锤,看着唬人,但在行家眼里,破绽百出。

    当然,经过化龙池精华滋养而脱胎换骨的肉身根基非常之好,如果真的沉下心,走武道之路,会比绝大多数武者强得多,以后成就也许会很高。

    只不过,这种念头只是一闪,就让陈岩压下。

    贪多嚼不烂,既然已经选择了修道的路子,就不会再犹犹豫豫,分心他顾。

    “比起肉身,阴神也获益不小啊。”

    陈岩看着识海中光明大作的阴神,龙符浮在上面,细细密密的篆文流转,讲述龙的变化精神。

    “阴神力量大增,待到出去之后,立马就可以白日出窍,自夜游晋升到日游。”

    陈岩目光深深,精芒电闪,到了日游阶段,可以沐浴日光,阴神的活动能力大大增强,是一个不小的飞跃。

    “龙符之中尚有力量,”

    陈岩压下心中的渴望,大袖一展,继续往里走,不多时就来到中央大殿。

    大殿中。

    金炉瑞霭,兰馨远馥。

    银烛高高燃烧,一种难言的香气升腾,似花香,似麝香,似女人香,嗅在鼻间,让人沉醉。

    “嗯?”

    陈岩嗅着香气,只觉得心里好似有只猫爪子挠啊挠的,口干舌燥。

    正在此时,殿中的木榻上,传出一声神吟,若柔若无,糯软可人。

    这就如同一点火星,让殿中原本就浮动的香气轰得一下升檀,如烟似霞。

    “是有人,”

    陈岩屏住呼吸,想了想,还是来到木榻前,轻轻拉起帷帐,将之挂在月钩上。

    下一刻,

    淡粉色的烟气散开,显出榻上半果的绝色少女,晕红的双颊,清纯中的妩媚,最是勾人。

    “这是中了幻术?”

    陈岩沉吟少许,探出手,按在少女的额头上,准备查看情况,再进行医治。

    “嘤咛,”

    可是绝色少女委实受得香气太多,烈火焚身,一感应到男子的气息,马上就伸手一拉,檀香小口微张,吐气如兰。

    “呼,”

    陈岩一个没防备,身子一倒,一下子把少女压在身下。

    “嗯啊,”

    绝色少女口中发出低吟,双颊如红霞,呼吸之间,有一种粉色的光气流转,旖旎味道十足,引人躁动。

    “嗯?”

    陈岩软玉温香满怀,低头就是娇颜如花的玉颜,身体的接触,加上殿中愈来愈重的催情香气,让他邪火上升。

    “嗯啊,”

    少女美目迷离,口发娇音,完全陷入幻觉之中,难以自拔,这个时候要是采摘,肯定是能同登极乐。

    “呼,”

    陈岩长出一口气,眸子中的灼热散去,他当然不是柳下惠,对美色也不抗拒,但也不会这样趁人之危。

    “幸好你遇见了我。”

    陈岩笑了笑,任由身下玉人贴住自己,食指伸出,引动气机,结为一个简简单单的清心符文,贴在少女的额头。

    刚做完这个,就听轰隆一声,殿门破开,一道夭矫如龙的剑光自外面进入,轻轻一折,落到地上,化为一个金冠青年人。

    “贼子,”

    金冠青年人一出现,正好看到榻上两人贴在一起,亲密无间,立刻眼珠子都气红了,掌中飞剑一震,剑光如雨,当头罩下。

    “起,”

    陈岩没想到有这样的变化,不过他现在修为大涨,骤遇攻击,惊而不乱,心念一动之间,九天普化真形图飞出,迎了上去。

    哗啦啦,

    宝图一裹,漫天的剑光统统被收了起来,一个不剩。

    “这位兄台,误会。”

    陈岩挡下攻击后,连忙开口解释。

    “什么误会,你这个贼子。”

    金冠青年人咬牙切齿,面容扭曲,额头上的青筋蹦蹦跳个不停,他咆哮一声,怒吼道,“我宇文邕今天不斩你剑下,誓不为人。”

    “给我死。”

    宇文邕见自己的未婚妻被人压在床上,真是气的三尸神暴跳,全身的真气打入到斩玄剑中,剑光如雷霆落九天,声势浩大。

    剑曰斩玄,杀意横空。

    最近网络出问题了,经常断网,烦得要死,求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