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十一章 水火成造化 日月照我身
    大殿中。

    剑气纵横,森森人的杀意,恍若实质。

    仔细看去,细细密密的剑芒交织,每一次碰撞,都有耀眼的火星升腾,或大或小,似圆非方,变幻无形,难以捉摸。

    星火连绵,危机四伏。

    宇文邕在难以抑制的愤怒的冲击下,本来就张狂霸道的剑法更是平添了三分暴戾,火焰焚天,湮灭一切。

    陈岩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得化龙池造化,阴神力量大增,纵然不出窍,依然可以施展道术。

    哗啦啦,

    玄冥真水在陈岩指尖滴溜溜一转,霜光临于焰火之上,寒气爆,冰封周围。

    咔嚓,咔嚓,咔嚓,

    剑芒挑出的星火被真水直接冰封,如同下冰雹一样,哗哗落下,砸在地上,叮叮当当的声音,好似索命无常的曲子。

    陈岩微微仰起头,六角冰芒在地上滚来滚去,折射出幽幽深深的光华晃动,寒意刺入眉宇。

    而他的身下,佳人的身子柔弱无骨,细腻光滑,摇动之间,更是把这种触感百倍放大。

    “呼,”

    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刺激让陈岩识海中的阴神有一种难言的愉悦,让他体内的气血翻腾。

    “咄。”

    陈岩仔细感应着阴神的变化,心念一动,心神晋升到一种玄妙的境界,有欲而无心,欢喜而又冷静,刹那之间,眼前的诸般色彩抽去,只剩下黑和白,单调而又绚丽。

    “水火之中显阴阳。”

    陈岩左眼如月,右眼照日,日月交辉,高高在上,已经没有了没有任何的情、欲。

    “阴阳啊,”

    陈岩识海中的阴神半黑半白,有一种大欢喜,大喜悦,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用力,撞击地榻上的玉人出一声娇音,柔媚百转,勾人魂魄。

    “给我死,”

    宇文邕听到这一声,彻底失去了理智,他牙齿咬得咯咯响,身后真气升腾,往上一跃,化为一只异鸟图案,金睛如灯,雪冠赤翎,火红的尾翼长有二十丈。

    轰隆隆,

    异鸟甫一出现,烈焰漫天,拳头大小的火光铺天盖地,如火山喷,明曜百里。

    “真是误会。”

    陈岩用宝图将异鸟挡在外面,再次开口。

    “我要把你挫骨扬灰。”

    宇文邕却把陈岩刚才感悟后的笑容当成了他的洋洋得意,这句误会更像是嘲笑自己,令他难以自控。

    “走,”

    陈岩知道今天这个仇算是结下来了,他不再解释,裹起九天普化真形图,肉身的力量爆,快如疾风闪电,只是一掠,就冲出殿门。

    “该死,”

    宇文邕看着空空的床榻,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

    “你跑不掉的。”

    宇文邕摘下腰间的通信令牌,开始召集同门。

    澜江中,有岛出于水面之上。

    远远看去,陡峰竖谷,层峦竦峙,峭秀逶迤,腾云争霞。

    天光照下,岫壑水深,含烟凝雾,白茫茫成片。

    哗啦,

    陈岩自水中一跃而出,稳稳当当地落到崖前,眸子有神。

    “哈,”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他的肉身经过化龙池净化的淬炼已经脱胎换骨,爆力惊人,在小范围内的度快到不可思议,很顺利地就出了水府。

    “这个地方不错。”

    陈岩打量周围,只见深谷浅洼,渊潭相接,高低上下,地形非常复杂,正好适合阴神活动,也是突破的好地方。

    “开始。”

    陈岩心念一动,阴神自卤门之中跳出,幽幽深深的黑水拖住。

    哗啦啦,

    下一刻,

    澄明的日光临身,千百光线交织,五颜六色,斑斓多彩。

    轰隆隆,

    日光照在阴神上,层层叠叠的无形火焰燃烧,难以想象的灼热自内部爆,疼痛难忍。

    神魂属阴,大日至阳,如果若一点的阴神,让日光这样照射,都会化为青烟。

    “大日东升,”

    陈岩却是从容不迫,他的阴神力量强大到不可思议,直接观想大日浮空,金霞万里的景象,自主地吸收日光中的能量。

    哗啦啦,

    日光照入其中,阴神马上生出变化,阴阳交汇,水火同炉,表面开满细细密密的小花,色成黑白,混元作影。

    轰隆隆,

    如同炸雷响彻,阴神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留留三十枚晶体,日月分明,来回飞舞。

    “哈哈,”

    大笑声中,阴神再次出现,陈岩脚踏黑水,神态激昂。

    “光明”

    陈岩落回自己的肉身中,仔细回味其中的玄妙。

    这一下突破,不光是阴神的境界从夜游到了日游,可以在日光下自由行走,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领悟阴阳道理,衍化出念头,组合排列道术,威能大幅度增强。

    比如陈岩现在施展道术无日之矛,一念之间,就是三十六根无日之矛化形,再进一步,可以演化无日灭神大阵,百里之内,不见生机。

    “真正的实力大增。”

    陈岩面上带笑,这一次来澜江水府,收获实在是太大了。

    “宇文邕,”

    突然之间,陈岩感应到岛外水面上的气机变化,敛起笑容,神情变冷,望气之术看去,四道云气冲霄,很显然,对方来了帮手。

    “来得不慢。”

    陈岩早有预料,他凭借肉身的爆力,在短程中占据绝对的优势,但到底没有甲胄护身,路程一远,就比不上炼气士驾驭法宝飞行。

    “来得也好。”

    陈岩目有冷意,既然对方不依不饶,他也不会吝啬杀伐手段。

    “正好,”

    陈岩取下宝镜,解开第三道封印,里面出现的第三个作用让他嘴角露出笑容,正好对付来敌。

    “去。”

    陈岩大袖一展,一股柔和的力量出,把他自水府中带出来的少女送到一个不起眼的洞穴中。

    他将这个少女带出来,是看那个宇文邕在殿中攻击之时,已经没了理智,不愿意让她就这样丧命。

    做完这个,陈岩身子一摇,阴神遁出,玉扳指放出清光,将肉身收好,然后幽幽深深的黑水弥漫,虚空生涟漪,消失不见。

    在陈岩离开后不久,身子缩在洞穴中的罗浮宗少女缓缓睁开眼,她蹙着好看的眉头,神情又羞又怒。

    银睛妖王的迷香不同于一般的迷香,水府中的催情迷香可以让女子在身体不由自主的同时,而神志清醒,能够看到整个过程。

    很显然,这对当鼎炉的女子是一种残酷的折磨,但银睛妖王却可以施展秘术,将其中沸腾的怨念和恨意提炼,修炼成一种歹毒的道术。

    就是因为这样,这个来自罗浮宗的少女红玉能够清清楚楚得记得自己和那个陌生男子在木榻上种种不堪入目的行为,非常之深刻,简直是羞杀人。

    强行压下心中的羞意,少女红玉稳了稳心神,喃喃道,“宇文邕来了,这倒是难得的一次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