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十二章 日游
    正午时分。

    日照澄江,水影浮天。

    金霞俯细浪,绿云隐山间。

    不多时,一道金光升起,若匹练,似惊虹,炯然生辉,光彩夺目,俄而往下一落,化为法舟,一个金冠少年站在其上,大袖飘飘,目光阴森。

    低头看着手中的罗盘指针指着小岛,不再转动,宇文邕道,“气机在此而弱,对方就躲在这里。”

    “他是自寻死路。”

    宇文邕咬着牙,目光一扫,吩咐左右道,“三位师弟,且布下金火一气大阵,我们来个瓮中捉鳖。”

    “是,师兄。”

    三人答应一声,自袖囊中取出阵旗,足足有二九一十八杆,立在岛的四角上,然后掌心雷,激上面的禁制。

    下一刻,

    阵旗应声而涨,高有百丈,勾连地脉,引动地气,旗面上如蝌蚪文般的古老符文流转,金火大盛,耀空笼罩。

    “很好。”

    宇文邕看着大阵的异象,满意地点点头。

    此阵旗乃是族中长老亲手炼制,能够自吸收虚空中的金火之气,转化为金火灭绝神光,要是对方敢陷入阵中,不死也得掉层皮。

    茫茫澜江不去,反而往孤岛上跑,真真是自投死路。

    “我去去就来。”

    宇文邕展袖进岛,屈指一弹,一道半尺长的符箓飞出,无火自燃,化为一只怪鸟,状若鸡,三,六目,三翼,浑身火红,色彩艳丽。

    呱呱,

    怪鸟用长长的嘴巴一啄,翅膀闪动,腾空而起。

    “果然有用。”

    宇文邕跟在后面,不紧不慢,这只符箓中封印的是惑灌,最善于寻人气机,要不是他将陈岩恨之入骨,还真舍不得使用这么珍贵的符箓。

    呱呱,

    不多时,怪鸟惑灌在一个斜洞面前停下,冲着里面叫了几声,声音很难听。

    “原来是躲在这里。”

    宇文邕狞笑一声,自袖囊中取出一柄火禽扇,流光溢彩,见之忘俗。

    “给我死。”

    宇文邕法力涌到扇中,然后高高举起,猛地扇了下去。

    轰隆隆,

    火蛇乱舞,在洞中肆虐,烈焰汹涌。

    “哈哈,”

    宇文邕大笑,火光映照出他的脸庞,杀机森然,凡是让宇文家族蒙羞之人,都得死。

    “就是红玉那个小贱人,”

    宇文邕咬着牙,心中道,“她这是不守妇道,寡廉鲜耻,等我得到日月无极星宫后,就将她斩杀,免得败坏我们宇文家族的门风。”

    “真是有意思。”

    陈岩当然没在斜洞之中,他正隐藏在不起眼的林叶之下,手中的八景金阳宝镜滴溜溜转动,映照出斜洞中的景象。

    在他再次突破境界后,顺利打开八景金阳宝镜的第三道封印,不同于前两个灵烛照和定魄神光,宝镜中新出现的能力为以假乱真。

    假做真时真亦假,宝镜可以映照出一个幻影分身,气机和本体一般无二,虽然无法移动,但可以存在两刻钟。

    陈岩早知道宇文邕能够紧跟自己来到岛上,肯定有捕捉气机的手段,索性就来个调虎离山之计,用宝镜制造出的幻影分身将他引到一边。

    现在看来,非常成功。

    “这样的话,”

    陈岩微微仰起头,目光森然,眼前的这个仙门弟子就做剑下亡魂吧。

    “嗯?”

    金永南立在阵旗之下,蓦然有一种心悸,金火化焰的光明都无法让他感到温暖,心里冷飕飕的,喃喃道,“这是怎么了?”

    哗啦啦,

    不到半个呼吸间,倏尔黑气弥漫,煞光扭曲,九根丈许长的黑矛凭空出现,矛身上花纹缠绕,矛尖上则是如黑洞,吞噬一切的光芒和温暖。

    九道无日之矛,无声无息,追魂索命,尚未临身,其中散出的绝望、死寂、暗无天日的意念,已经恍若实质。

    “不好,是道术袭击。”

    金永南这才反应过来,用手一指,自天门上升起一面金文盾牌,上描龙凤,下绘山川,辉光澄明,挡在身前。

    “果然是这样应对。”

    陈岩大笑而出,早就埋伏在一边的无形剑轻轻一折,以一种极为玄妙的路线,切入到护身宝光中,然后霜白如雪的剑气由虚化实,斩了下去。

    “噗,”

    金永南只注意防备眼前九根散着死亡气息的无日之矛,哪里会想到还有无形剑这样似道术非道术,似法宝非法宝的存在潜伏,根本来不及躲闪,就尸两分。

    “去,”

    陈岩看到对方身死之后,腰间的玉佩轻鸣,好似在生成变化,毫不犹豫地屈指一弹,玄冥真水落下,将之包裹起来。

    哗啦啦,

    玄冥真水,至阴至寒,冰冻周围。

    看了眼已经变成冰雕,连身上的诸多法器都被玄冥真水彻底湮灭灵光,陈岩才召回无形剑,赶赴下一个位置。

    另外两人也都是各据一方,看守金火阵旗,可惜都和金永南一样,都是没想到陈岩会脱身出来,还这样神出鬼没,死不瞑目。

    “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陈岩屈指一弹,饱饮三人精血的无形剑出一声轻鸣,霜白的花纹自剑身上浮现,自然有毁灭之意。

    “嗯?”

    这个时候,宇文邕也察觉到不对,他手中的火禽扇乃是族中有数的法宝,其中的南离烈焰堪称炽烈阳刚,无物不焚,对方的肉身再强大,也不可能抵挡这么久。

    “金师弟,”

    宇文邕取下通讯令牌,呼唤三位同门,可是消息却如泥入大海,杳然全无。

    “不好。”

    宇文邕头皮麻,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后背升起,他可不相信这样的局面会是巧合。

    “走,”

    宇文邕当机立断,收起火禽扇,脚下一道火光托起身子,要离开这个小岛。

    “哈哈,晚了。”

    陈岩脚踏幽幽深深的黑水出现,呼啸一声,六六三十六根无日之矛展开,成地煞之数,呼啸风云,黑气如龙。

    “啊,道术,”

    宇文邕大惊,连忙停下遁光,心念一动,一柄玉如意自天门中飞出,曲柄如莲花,镌刻有天尊真言,稍一震动,就是朵朵金花盛开。

    轰隆隆,

    无日之矛刺在玉如意交织的宝光上,声音传出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