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十三章 金乌神火焰 广寒冰凤气
    日光烨烨。?

    千百道光线自天穹上垂下,笼罩岛上。

    仔细看去,光线落在森丽的木石上,照在嶙峋的石骨里,送入环绕的洞穴中,曲曲折折之间,折射出斑驳而又绚烂的色彩,光暗交辉,泉石交映。

    陈岩阴神在复杂的地势当中如鱼得水,借着光线的影子,地煞之数的念头组合排列,道术层出不穷,出其不意。

    哗啦啦,

    无形剑更是神出鬼没,虚实化生,森森人的杀意,直指灵台。

    “不好。”

    宇文邕越打越心惊,他的护体宝光被诸般道术连番攻击,噼里啪啦的声音中光彩摇曳,好似大团大团的烟花升空。

    “太快了。”

    宇文邕眉头皱起,对方的道术连绵不断,千变万化,让他已经处于绝对的下风,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起。”

    陈岩步步紧逼,无形剑倏尔斩出,平滑如线,霜白的剑芒跳跃,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千变万化,难以防备。

    “这样下去不行。”

    宇文邕感应到自己丹田中的真气在急剧减少,要是一旦消耗殆尽,自己就会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对方宰割。

    咬了咬牙,宇文邕面上流露出一种决然之色,他断喝一声,身后火光升腾,金焰燃烧,倏尔化为一只异鸟,三足而立,覆盖百里。

    此鸟昂钩喙,周身披鳞状羽纹,尾部饰锁链状羽纹,居于大日中央,无与伦比的霸道张扬,烈火冲霄。

    “是三足金乌之相。”

    陈岩纵然已经修炼到阴神日游,但虚空中无处不在的金黄火焰依然让他觉得心惊胆战,有一种大难临头的压抑,手中的道术不由得一顿。

    “以后不死不休。”

    宇文邕恨恨地看了陈岩一眼,身子一纵,和三足金乌虚影合二为一,俄而烟火升腾,垂翼千里,耀眼的赤光冲霄,拖出一道红线,转瞬消失不见。

    “刚才是激秘术,”

    陈岩眯着眼,感应着周围残留的火芒,在日光之下,金灿灿的,如赤金一般,冷笑道,“既然结了仇,自然斩草除根。”

    话音一落,阴神轰然散开,化为六六三十六枚晶莹的念头,组成一个法舟,下面是幽幽深深的黑水,乘风破浪。

    轰隆隆,

    法舟破空,循着火芒,追了下去。

    八百里外,是历阳山。

    崖岭高峻,沙渚漠漠。

    林木苍郁之间,风烟杳起,上垂于青穹,下临于幽谷,和惊虹相连。

    不知何时,金乌虚影浮现在上空,不到半个呼吸间,迅缩小,到最后如火鸦大小,裹住宇文邕,往下落去。

    “咳咳,”

    宇文邕从地上爬起,灰头土脸。

    他咳嗽了几声,目光一转,正好看到身边的小池,水至清照,松柏倒影。

    只是不协调的是,水光之中,正好映照出他的样子,头眉毛半点不剩,整个脑袋光秃秃的,夹在在霜石、白沙、绿木之间,怎么看怎么别扭。

    更为悲催的是,头和眉毛是被金乌神焰烧去的,没有三五个月都长不出来,一想到族中众人见到自己这个样子的眼神,宇文邕几乎要气疯了,连声咒骂道,“不得好死的家伙。”

    “谁?”

    正在此时,宇文邕却感应到一种气机临近,目光看去。

    沙沙沙,

    轻快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开满细细密密小花的嫩枝被一只纤纤玉手拨开,然后显出少女的身形,红绡抹额,髻插木簪,小袖青衣,腰束绿带,容颜清冷,丽质天生。

    “红玉。”

    看到来者,宇文邕先是一惊,目中的骇然一闪而逝,马上笑容满面,道,“见到你落到贼子之手,我真的很担心,谢天谢地,还好你没事。”

    “是我。”

    红玉上下打量了宇文邕一眼,细细的烟眉挑了挑,似笑非笑,道,“这两年来,我可是第一次听到你这么关切的话语。”

    “你,”

    宇文邕极力压下心中的愤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用一种很温柔的语气,道,“以前我是对你不好,我有错,以后我会全心全意对你的。”

    声音低沉悦耳,神情诚恳可信,要是一般人还真的能被感动。

    “要是让别人知道,无恶不作无女不欢的宇文大公子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定会很精彩。”

    红玉却是讥笑一声,用手捋了捋垂到鬓角的青丝,目光变得冰冷道,“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今天再是花言巧语,也活不到明天。”

    宇文邕一听,面色一白,他可是知道,对方对自己几乎知根知底,自己在这个糟糕的状态下,逃都逃不掉。

    “不用挣扎了。”

    红玉仰起玉颜,光华映照下,姝丽绝美,她春葱般的手指轻轻摇动,一道白光飞出,眉眼俱足,形似飞刀,薄如蝉翼,寒意森森,道,“乖乖上路吧。”

    “红玉,”

    见到对方真要动手,宇文邕是又惊又怒,喝道,“你要是杀了我,我们宇文家族再没人能够修炼出金乌神火焰,就无法联手打开日月生神黄天宫,到时候你会后悔莫及的。”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

    红玉弹了一下无形的刀身,竟然出一声金石般的轻鸣,慢条斯理地道,“实际上,你们宇文家旁支的宇文旭也从《金乌三卷》中修炼出金乌神火焰,你死了,我换一个未婚夫,想必也是可以的。”

    “宇文旭,”

    宇文邕双目瞪大,用手指着红玉,道,“宇文旭那小子虽然修炼出了金乌神焰,但他资质很一般,比你还差一截,要是你们合作的话,肯定是你占据主导。”

    顿了顿,宇文邕咬牙切齿地骂道,“你这个歹毒的女人,居然敢打生神黄天宫的主意,痴心妄想。”

    “当年我们安家两位修炼出广寒冰凤气的两个姐妹无缘无故地失踪,就是你们宇文家族动的手脚吧。”

    红玉缓步向前,身上的寒意越来越重,道,“金乌神焰和广寒冰凤气修炼到一定境界,结出水火阴阳无极符,可以接引人前往生神黄天宫,只是谁的修为境界高,就占据主导,掌握开启关闭的钥匙。”

    “你们宇文家是觉得你比不过我那两个姐妹,才把她们害死,然后选了不起眼的我?”

    “这就是一报还一报,现在轮到你了。”

    “你别道听途说”

    宇文邕倒退一步,语重心长地道,“红玉,我们两家同气连枝,祖上世代交好,我们宇文家怎么会做出这样龌龊的事?”

    “你们宇文家要是不龌龊,能够展到今天的地步吗?”

    红玉冷笑一声,不再多话,玉手握住真气化形的刀柄,白光一闪,就将动用秘术后还没恢复的宇文邕斩杀当场。

    “这下子就好了。”

    红玉俯下身,伸出玉手,慢慢地把宇文邕睁着的眼睛合上,轻声道,“我可怜的未婚夫,安心的去吧,等我以后继承生神黄天宫,或许还会想起你的。”

    啪啪啪,

    鼓掌声突然响起,一个人影自山石后转出,笑道,“家族,联姻,男女,宝库,勾心斗角,一波三折,真真是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