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十四章 麻雀在后
    “有人。”

    红玉心中一惊,起身看去。

    只见高松深竹,泉声呜咽,郁郁青青的翠叶连绵之间,一个少年人展袖而出,衣袂带风,轻松写意。

    仔细看去,来人头戴银冠,身披锦衣,天光照在身上,晶映光彩,颜色空明,眸子明亮而有神,如深秋的水。

    风姿俊秀,从容不定,令人一见难忘。

    “是你。”

    红玉先是一愣,随即细眉蹙起,黛若羽山,用不敢置信地声音,道,“你怎么会追的这里?”

    阴神者,千变万化,来去如风。

    只轮遁法之快,炼气士和武道之人都难以比拟。

    要是陈岩阴神到此,红玉虽然会惊讶对方阴神的力量,还有神不知鬼不觉寻找气机的手段,但也只是惊讶而已,绝不会如此震惊。

    原因很简单,眼前的陈岩根本不是阴神出游,而是肉身到此。

    众所周知,阴神受肉身羁绊,除非修炼到法身境界,才可以勉强带动其离地飞行,其他时候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咦,姑娘认识在下?”

    陈岩眸光动了动,他可是记得,两人相处之时,对方中了迷香,神志不清。

    “你这个登徒子,”

    红玉感应到陈岩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上下打量,蓦然想到两人在榻上的亲密举动,双颊一红,啐道,“还是这么无耻。”

    “咦,”

    陈岩剑眉挑了挑,若有所思,巡视的目光自对方纤细修长的**,缓慢向上移,最后落到丰盈的胸前,笑道,“看来姑娘是回忆起了某些美好的回忆。”

    顿了顿,陈岩直视对方晶莹的美眸,道,“不过我得说一句,姑娘亲手杀害不远千里而来救你的未婚夫,这样的举动,才算是无耻吧?”

    “哼,”

    红玉记起这个家伙在木榻上撞击自己的模样,恨得牙都痒痒,娇叱道,“当着别人的未婚夫还乱动,被人发现后还恼羞成怒反杀人泄恨,你是真正的无耻!”

    “看来我们得好好谈一谈了。”

    陈岩已经确定这个少女中迷香之时还神志清醒,敛容道,“将来你若有机会打开生神黄天宫,得让我分一杯羹。”

    “凭什么?”

    红玉玉颜清冷,美眸映着日光,自有一种坚定,道,“凭你的无耻吗?”

    “那就让你看一看我的依仗。”

    陈岩脚下一动,身子已经到了红玉跟前,两人离得很近,目光相接,呼吸可闻,几乎要贴在一起。

    “你真无耻。”

    红玉左右躲不开,感应到近在咫尺的灼热呼吸,一抹红晕自脖颈间升起,娇躯上的幽香仿佛又盛了三分。

    “在这里,”

    陈岩欣赏着少女的羞意,打了个响指,气机如横竖光线交织,凝成半尺符箓,上青下白,光华流转,一个个的场面自上面浮现,就连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红玉越听越气,呼吸急促,身前的丰盈起伏,美目中要冒出火来。

    “如何?”

    陈岩收起符箓,感应到起伏的柔软,身子微微前倾,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道,“凭这个,能不能分一杯羹?”

    “想不到你这么有心。”

    红玉咬着牙,她让符箓中的内容弄得心乱如麻,但还是开口道,“现在我们安家只有我一人能够修炼出广寒冰凤气,就是宇文家知道是我杀了宇文邕,也别无选择。”

    “是别无选择。”

    陈岩似笑非笑,道,“不过你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宇文家族别无选择之后的反应,我相信,这样的庞然大物,会让人很难受。”

    红玉听了之后,不再言语,神情变幻不定,她当然知道宇文家族的厉害,不然的话,也不会隐忍两年之久,才找到这个千载难下的机会冲宇文邕下手。

    要是真让宇文家族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纵然安家只剩下自己能够开启生神黄天宫让他们无法下死手,但可以想象,以后自己的日子会很难过。

    是得罪宇文家族,还是让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分一杯羹,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了。

    好一会,红玉有了决断,开口道,“我答应你。”

    “我们心魔起誓。”

    陈岩面上浮起笑容,马上趁热打铁,以防变数。

    “好。”

    到了这一步,红玉自然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以心魔起誓。

    “我安红玉以心魔起誓……。”

    “我陈岩以心魔起誓……。”

    誓言一出,冥冥之中的天地规则顿生响应,两人都是身子一震,感应到无形的力量降下,似有似无,却真实存在。

    心魔大誓一成,要是敢违背者,即使是元神之上,依然是劫难加身,灰飞烟灭。

    “这样才好。”

    陈岩屈指一弹,把符箓烧成灰烬,心情愉悦,道,“不虚此行。”

    “陈岩,”

    经过刚才的心魔大誓,安红玉已经知道这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少年的名字,她仰起精致的玉颜,开口道,“你可以离我远点了。”

    “我记得你在水府的时候,你可是拽着我不松开的。”

    陈岩心愿得逞,调笑一声,身子倏尔后退。

    “无耻之尤,”

    安红玉一听,又想到自己在水府中的娇音承欢,又羞又怒,扬手打出一道刀气,森森然的寒意晕开冷光,如涟漪般扩散。

    “哈哈,”

    陈岩不躲不闪,径直一拳击出,只是肉身的力量就把这道不强的刀气震散。

    安红玉没有再动手,她知道自己实力未恢复,再出手也是自取其辱,冷笑道,“你以为我看不出的心思?刚才故意压到我身前,只是想借男人的无耻来扰乱的心神,加重自己的砝码,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在我看来,就是真的浮夸好色的人,也比你这样冷血无情只知道算计的男人强一百倍。”

    “红玉你这就冤枉我了。”

    陈岩将宇文邕身上的袖囊等等收好,接口道,“我哪里有这么多算计,只是看到你这样的娇媚可人,情不自禁罢了。”

    “谎话连天。”

    安红玉修炼的玄功自有玄妙,对男子之身很是敏感,自然有自己的判断,她迎着对面灼灼的目光,道,“陈岩,你不要招惹我,要是真让宇文家族的人发现蛛丝马迹,你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我们的秘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陈岩猿臂轻舒,措不及防下,一下子将红玉揽在怀中,将她抱得紧紧的,道,“相信我,以后的生神黄天宫只会是我们的。”

    “你,”

    红玉挣扎了几下无果,柳眉倒竖,正要呵斥,突然之间,体内的广寒冰凤气流转,似欢呼雀跃,向顶门涌出。

    陈岩心神一动,幽幽深深的黑水浮现,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只有滋养、安静和原始,好似是母胎之中,又如同天地未明。

    两人的气机纠缠,一个是广寒宫中,月桂轻折,冰凤起舞,一个是上古太冥,暗黑本源,有容乃大,丝丝缕缕的明光氤氲,晶莹剔透。

    就这样,两人相拥而抱,气机在体内来回循环,发生玄妙的变化,不知名的莲花盛开,郁郁青青,香气弥漫。

    直到晚霞赤天,粼粼的水光晕着丹红,林鸟归巢之时,两人才从这种玄妙的境界中清醒过来。

    “看来我们是真的有缘。”

    陈岩搂着对方柔软的腰肢,识海之中,三十六个念头臌胀胀的,表面泛着白芒,好似有冰凤的虚影,而龙符垂下来,龙凤呈祥,生出玄妙之气。

    红玉则感应到自己明显增强的广寒冰凤气,很是无语,这样的增幅都抵得上自己半年修炼之功了。

    “谁跟你有缘。”

    安红玉跺跺脚,身子一转,脱身出来,脚下一点,驾驭遁光离去。

    “有意思。”

    陈岩看着云水相接之处,眸光转动。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