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十五章 人情
    夏日炎炎。

    宅子里,古藤垂石,青竹千竿,绿水之上,翠叶红藕,蟠屈桥面,风一吹,曲水流觞,明净安详。

    陈岩坐在八角小亭中,目光晶莹,看到眼前叶大如椽,若云覆盖,挡住日光,丝丝缕缕的凉意袭来,沁人心腑。

    “宇文家族,果然不凡。”

    陈岩将从宇文家族四人身上搜刮来的袖囊看了一遍,里面的天材地宝映光流彩,灵机旺盛,价值连城。

    “真是瞌睡来枕头。”

    陈岩取出袖中的桃木剑,剑身纹理交织,似雷霆,像咒文,稀稀疏疏,氤氲光华。

    “咄,”

    陈岩用手一指,阴神自卤门中飞出,化为地煞之数的念头,轰隆一声,喷吐出晶莹的火焰。

    下一刻,

    一个又一个的天材地宝自地上飞起,投入到火焰之中,然后淬去杂质,在神念的控制之下,逐渐化为如龙如蛇的符文。

    轰隆,

    不知道过了多久,晶莹的火焰消失,足足有三十六道符文化形,都是半尺长,或黑或白,或青或赤,漫天吟唱,千变万化。

    “去,”

    陈岩的念头裹起三十六道符文,狠狠地印在桃木剑剑身上,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从冥冥之中降临,加持在上面。

    轰隆隆,

    力量灌注下来,连天上的日光这一下子都无法遮挡,桃木剑一下子炸开,只剩下最重要的精华一块,形似符牌,龙凤呈祥,周围是如水纹般的雷霆。

    “好。”

    陈岩神魂落入肉身,正好身上接住符牌,用手摩挲着纹理,感应着里面重重叠叠的力量,满意地点点头。

    有了介于道术和法宝之间的无形剑,这柄他最早炼制的桃木剑的效果就大大下降,不过这桃木中蕴含雷霆之气,对鬼神杀伤力不小,弃之可惜。

    正好新得到不少的天材地宝,加上修为大晋,可以分念化形地煞之数,借此机会,炼制成法器符牌,随身携带。

    “不错。”

    陈岩收好符牌,挂在腰间玉带上,气定神闲,心念一动,识海之中,太冥宝典徐徐打开,黑气弥漫,自然安宁。

    哗啦啦,

    书页翻开,先是弥天极地的黑暗,宇宙本源,然后是幽幽深深的黑水自黑暗中出现,滋养万物,是生命的开始。

    轰隆隆,

    不知何时,黑水之中,一头庞然大物出水,只露出如山岳般的背部,连绵数千里,上面是望不到尽头的大陆,连同日月都在其中沉浮。

    轰隆隆,

    大鲲浮水,承载日月,难以想象的力量弥漫,上到九天,下临幽冥,无所不在。

    “咄,”

    陈岩目光一动,神魂观想大鲲,三十六枚念头中黑气升腾,力量节节攀升,发出海潮一般的轰鸣。

    咔嚓,咔嚓,咔嚓,

    念头中的黑气化为黑光,照耀四方,虽然念头并没有分裂衍生,但足足都大了一圈有余,这一下子就是实力再增。

    要是现在面对宇文邕这样的炼气士的话,很轻松就能将之镇压。

    “呼,”

    过了好大一会,半空中的大鲲消失,重新化为三十六枚念头,沿着卤门,进入时候,陈岩睁开眼,感应着其中的变化。

    精气化神中有三个阶段:冲关,凝魄,神游。

    而神游看似简单的两个字,可实际上里面的道道很多,比如夜游,日游,分念,显形,等等等等,只有圆满之后,才能寻找灵物,温养道基,为法身作准备。

    如果到了法身,几乎就是精神干涉世界,无惧气血,纵横往来,力量贯通天地,是一等一的大人物。

    “慢慢来。”

    陈岩收敛心神,识海之中,阴神坐镇幽水,时而化为大鲲,自在遨游。

    “宇文邕是宇文家族中的佼佼者,而宇文家族在天元宗的势力盘根错节。”

    陈岩开始翻阅宇文邕身上携带的玉简,里面的道术神通不少都有禁制旁人无法翻阅,但其中不少记载门派之事,还有其他仙道宗门的,还是不少。

    陈岩阅读之后,对世上的仙道宗派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比如他加入外围的太阴玄门,上面就有记载,是仙道宗门中少有的炼气士和修炼神魂者并驾齐驱的势力,宗内女子当权,门中的《太阴飞仙经》鼎鼎大名。

    “太阴玄门真传弟子常在世间行走,收集修道种子,”

    陈岩看着上面的记录,这样不光是可以补充门中的势力,还可以借此渗透大燕王朝,和朝廷打好关系。

    “真有意思。”

    陈岩笑容满面,仙道宗门的世界,也很精彩啊。

    “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这个时候,站在横杆上的异鸟又呱呱叫了起来,吐字清晰。

    哗啦,

    陈岩抬头看去,天边尽头一点金芒跳出,倏尔化为一道金灿灿的细线,如龙如蛇,只是一闪,就到了亭前,轻轻一折,稳稳落地。

    哗啦啦,

    金光如潮水般退去,韩敏出现在亭中,她看了眼异鸟,美眸一动,道,“我以银镜妖王的精气淬炼宝甲,敛气之能更进一步,没想到还是会被发现。”

    陈岩笑而不语,实际上,他还真不知道这异鸟的来历,真的只是闲逛之时从后山捡到的。

    “陈岩,”

    韩敏还是像以前那样干脆,没有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道,“我去澜江水府,一来是银睛妖王作恶不少,我看他不顺眼,二来是他是银睛九尾蛇的血脉,捕杀后可以提升我甲胄之力。只是没想到,这个银睛妖王出身不简单,身后有人。”

    顿了顿,韩敏看向陈岩,道,“我当然无所谓,不过没想到给你惹了麻烦,这是一枚令符,就当是我的赔偿了。”

    “令符,”

    陈岩接过令符,看其材质非金非玉非铁非铜,表面是蝌蚪文字,上有大印,下描云水,森森然的秩序中有一种难言的无拘无束。

    嗡嗡嗡,

    陈岩用手抚摸令牌上的纹路,居然有一种意志加持,高居九重,俯视众生。

    “这是?”

    陈岩很震惊,不是令牌的力量,而是其代表的含义,有天子之气,威严肃穆。

    “这是天子和道庭签发的令牌。”

    韩敏简单地介绍了几句,道,“有了这个,算是我不欠你的了。”

    说完,韩敏身子一纵,跃出八角亭,几个起落后,就消失不见。

    来的轻松,去的干脆,洒脱无比。

    “这个韩敏,”

    陈岩握紧手中的令牌,看着翩然离开的倩影,笑了笑,道,“这个补偿真不小,是个讲究人啊。”

    他早就疑惑王朝中的修道之辈该如何生存,现在看来,不服从的或被抹杀,或被驱赶,或是只能藏头缩尾,只有能够进入朝廷体系者,才可以如鱼得水。

    这令牌,是护身符,是敲门砖,有了它,可以进一步接触到王朝体系中的修道同辈,扩展关系网。

    “闭门造车哪里比得上同门论道。”

    陈岩收好令牌,叹了口气,道,“不过,这个人情不小啊。”

    “咦,”

    恰在此时,陈岩识海中阴神一动,显出一个断断续续的画面,正是当日和他交手的那个水族青年。

    “留下的暗棋生效了。”

    画面一闪而逝,然后识海归于平静,可是陈岩还是得到了有用的信息,面露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