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七十六章 素手调灵茶 金石铸雪芽
    cpa300_4();正是天暝月】

    霞铺江面,霜气西来。

    坐观新楼之上,涳涳蒙蒙,扁舟如叶,烟波浩渺。

    亭中两人,茗炉相对,意态悠闲。

    陆青青坐在石凳上,华妆淡抹,容光照人,笑语盈盈。

    咕嘟,咕嘟,咕嘟,

    红泥小炉上铜壶中传出沸水之声,陆青青婀娜起身,伸出纤纤玉手,摆好茶盅,青花纱裙下,曲线玲珑,麝香幽幽。

    “这是最上品的白沙雪芽茶,刚刚送来。”

    陆青青打开敞口瓷瓯,小心地倒出少许,放到茶盅里,眉眼弯弯,道,“陈岩你可是有口福了。”

    “白沙雪芽,有金石之气。”

    陈岩点点头,看着调配的茉莉,道,“早闻其名,还没有尝过,今天正好开一开眼界。”

    “沸水十煮,才去其铜气。”

    陆青青手一抬,取下细脖大肚的铜壶,沸水自壶口吐出,形似白线,倏尔拉长,精准地落入茶盅里。

    哗啦啦,

    雪芽茶经过这十开沸水一冲,清光萦杯,香气扑面。

    陈岩低头一看,茶水色如山窗初曙,又像月照霜雪,嗅在鼻间,吹气胜兰,沁入肺腑。

    “可以喝了。”

    陆青青看着沙漏,时刻卡的刚刚好。

    “好茶,”

    陈岩只是抿了一口,就觉得名不虚传,那种不可思议的香气缠缠绵绵,透过五脏六腑,好像在体内生根发芽一样。

    “真是好茶。”

    陈岩品着雪芽茶,神清气爽,飘然欲仙,赞叹道,“也只有夫人这样的手艺,才能泡出这么有滋有味的雪芽茶。”

    “嘻嘻,”

    陆青青掩嘴而笑,轻熟中的小妩媚,道,“陈岩你可真会花言巧语,可惜我不是韩敏那样的小女生,这样的话对我无用哦。”

    “夫人说笑了。”

    陈岩垂下眼睑,这个小妖精真的是消息灵通到让人头皮发麻,好像无处不在一样,平静的道,“韩姑娘巾帼不让须眉,我在她面前都不怎么说话。”

    “韩敏心灵纯粹,是修炼武道不可多得的种子,这样的女子,虽然少了三分情调,但可是最好的帮手。”

    陆青青玉手端着茶盏,素兰同雪,美眸看向陈岩,似笑非笑,道,“你要是真得了韩敏的芳心,可是对你以后发展大有好处,我看崔学政也有牵线搭桥的意思。”

    陈岩没有说话,只是慢条斯理地将茶盅的茶水喝光,好一会,才开口道,“听说水族中有人对夫人在金台府的苦心经营不理解,想要取而代之?”

    陆青青一听,顿时坐直身子,敛起俏脸上醉人的笑容,声音变得清冷,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夫人不用这么紧张。”

    陈岩指了指空了的茶盏,道,“雪芽茶不错啊。”

    “真是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啊。”

    陆青青拎起铜壶,添上水,刚才的冷若冰霜一下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令人酥到骨子里的娇媚,她亲手端起茶盅,轻移莲步,送到陈岩嘴边,声音甜腻,道,“让我来服侍陈公子喝茶。”

    话音一落,一种无形的磁场散发出来,旖旎粉红,如梦似幻。

    “咳咳,”

    陈岩抬头就看到陆青青这个小妖精弯腰下胸前美丽的风光,体香和茶香交织,让人心猿意马,这种一笑一颦中的魅色,令他识海中的阴神洋溢出一种欢喜。

    这一刻,陈岩只觉得口干舌燥,难以自已。

    “身如日月常自在,意似太冥莲花开。”

    关键时刻,陈岩修炼神魂的效果就看了出来,意念坚定,观想太冥,幽幽深深的黑水之中,大鲲遨游,承载万物。

    比之这种承载的力量和气度,再是国色天香,都得黯然失色。

    “这个小妖精真是小心眼,这是对我刚才话的反击,想让我出丑。”

    陈岩目光转动,心中一晒,故意装出色授魂与的表情。

    “嘻嘻,”

    陆青青得意一笑,千娇百媚,觉得自己扳回一城,暗自道,“看我等会怎么嘲笑他。”

    哗啦,

    只是还没等陆青青笑容完全绽放,陈岩突然坐直身子,右手伸出,手指在对方粉嫩嫩的红唇上轻轻划过。

    “啊,”

    这种触电般的感觉让陆青青身子一颤,差点跳起来,她瞪大眼睛,看着陈岩,咬牙道,“刚才你是装的?”

    陈岩接过茶盅,抿着雪芽茶,姿态悠闲,表明自己就是故意的。

    “你,”

    陆青青想要发怒,可是很快压了下去,重新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敛裙坐到对面,青丝垂到身前,道,“陈岩,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我,要是让同知大人知道,非得把你抽筋扒皮。”

    陈岩现在已经知道这个水族女子和同知的肯定不是简单的夫妻关系,其中还不知道有多少利益勾当,并不在意。

    又喝了一杯雪芽茶,陈岩屈指一弹,一枚玉简自袖中飞出,滴溜溜一转,落到陆青青跟前道,“我这次来要请夫人帮忙。”

    “嗯?”

    陆青青看完之后,细眉一挑,上下打量陈岩,轻笑道,“这里面的东西在水族中都不常见,陈岩,我可不是善财童子,也不是冤大头,更不是不是花痴女,你也没那么大的魅力。”

    陈岩对这样的嗤笑并不在意,平平静静地道,“我可以帮你把那些你同族的碍眼的家伙扫掉。”

    “你?”

    陆青青把玩着垂下的青丝,道,“这可不是你们陆家的地盘,在金台府,你的势力还远远比不上我。”

    “我根基浅薄,当然比不上夫人苦心经营。”

    陈岩抬起头,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令牌,花纹幽深,有一种难言的威严。

    “是朝廷发的御赐符牌,”

    陆青青美眸中爆出一团精光,随即敛去,道,“没想到你们陈家这么大的能耐,还能拿到云州的符牌。”

    “如何?”

    陈岩收好符牌,对这个的重要性又有了新的认识。

    “三天之后我会把你要的清单给你。”

    陆青青考虑了下,还是答应下来,道,“你走之前我给你一份水族人的资料,不要伤及无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