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十二章 直捣黄龙
    山庄里。

    月照丹水,鱼摇碧瓦。

    古藤阴中攀曲,出送百尺,引蔓如网,上面开满细细密密的小花,色成纯青,一个又一个的影子浮在花里,好似在呼吸。

    咔嚓,咔嚓,咔嚓,

    在日月龙兵打出寂灭神光后,山庄被破坏地千疮百孔,身为大阵中枢的古藤也是摇摇欲坠,一朵又一朵的白花凋零和枯萎,里面的人影发出嚎叫。

    不多时,古藤的藤身上显出张宗苍扭曲的面容,他的眸子泛着血光,阴森森吓人,寒声道,“到底是谁把消息透露给了道盟?可恨!”

    哗啦啦,

    水光一闪,张宗苍自阵法中枢中脱身出来,自眼角垂下两道触目惊心的血迹,如蛇般扭曲,非常吓人。

    “上次是杜远山被杀,这次是直接被人摸上门来瓮中捉鳖。”

    张宗苍心中的杀意五湖四海都洗不尽,道,“要说是巧合,我不信,一定是有人通风报信,私通金台府的势力。”

    “杜青青那个贱女人嫌疑最大。”

    张宗苍冷笑一声,站起身,看着山庄中杀声阵阵,目光冷漠,道,“等我回来族中,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走,”

    张宗泽起了一道水光,根本不去管自己被屠杀的族人,往东北方向遁去,水族之人千千万万,死了再生就是,他血脉高贵,不容有失。

    哗啦啦,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水声大作,幽幽深深的黑光自虚空中延伸过来,死寂、绝望和暗无天日的意念恍若实质,连天上的月光和星光都被遮挡。

    不可思议的寒气爆发,冻彻空间。

    “什么人?”

    张宗泽停住遁光,大喝一声。

    哗啦啦,

    幽幽深深的黑水弥漫,黑暗的最深处,大鲲浮出水面,继而化出陈岩,隐在光中,看不清面容,只有声音传出,道,“张宗苍,你今天就得葬身在此。”

    “好,好,好,”

    张宗苍怒极而笑,道,“你连我的底细都摸清了,看来陆青青那个女人真是要赶尽杀绝。”

    “杜青青,”

    陈岩自然不会承认,也不会否认,他一引手中的宝镜,定魄神光发出,通天一道,笔直如线,径直打了过去,道,“随便你怎么想。”

    定魄神光甫一出现,就是光华璀璨,耀人双目。

    “起,”

    张宗泽身为水族的年轻才俊,眼光独到,他一下子就看出这神光的厉害,屈指一弹,身上升起一圈又一圈的水纹,然后化为一头巨蟒,细鳞大口,长有百丈,猛地一吸。

    “看打。”

    陈岩当然不指望八景金阳宝镜一击建功,他看到巨蟒出现,扬手打出一道水光,玄冥真水藏在其中,引而不发。

    “哈哈,用水行道术,真真是班门弄斧,自取其辱。”

    张宗苍见此,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是水族出身,有天赋加成,最不怕的就是水行道术。

    “给我破。”

    张宗苍不躲不闪,指挥巨蟒,大口再次张开,獠牙外露,狠狠地咬了下去。

    “这个家伙竟然这么托大。”

    陈岩见到张宗苍不理自己的水光,而是御使巨蟒冲自己飞来,心中冷笑,猛地一引心念,裹在水光中的玄冥真水轰然一声炸开。

    轰隆隆,

    玄冥真水砸在张宗苍身上,一种难言的色彩流转,似白非白,似黑非黑,像是混洞底色,冻结周围,掠夺气机。

    冷,到了一定程度,就是湮灭生机。

    “啊,”

    张宗苍没有想到,陈岩还会有这样的杀手锏,玄冥真水一进入他的护身宝光,马上就是冰冻湮灭,让他的身子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这是什么鬼东西?”

    张宗苍惊骇地发现,这样的水流在他体内乱窜,居然还在吞噬他好不容易修炼出的万水真气,他体内的种种防线在水流面前,如同纸糊的一样。

    “啊,啊,啊,”

    张宗苍面容狰狞,勉强提起一缕万化神光,护住心脉,心里在怒吼,道,“我一定得闯出去,将消息传回族里,人类的这种功法对我们水族是个大祸害,要早早扼杀。”

    “呼,”

    陈岩天门上九天普化真形图自发飞出,抵挡住巨蟒,他看到张宗苍要逃,目光一凝,无形剑倏尔斩出,仿佛没了空间的距离,霜白的剑芒一下子爆开,如烟花般绚丽。

    “该死,”

    张宗苍看着自己身上细密的伤痕,咬牙切齿,对方的道术激发太过迅疾,而且连绵不断,很难逃出。

    “我看到就是这个小子驭使的道兵,”

    张宗苍看着在自己身边神出鬼没的剑气,心中是浓浓的不解,道,“道兵激发很消耗神魂之力,这小子还跑来和我缠斗,怎么我看他是越大越精神。”

    “哈哈,”

    陈岩大笑,他修炼的是太冥玄天宝典,不知来历,不见渊源,但自黑暗中本源诞生,孕育黑水,生出大鲲,却有一种演化天地的味道。

    这样的变化,让陈岩的念头沾染了造化之功,黑暗之源,恢复速度,绝对超过任何人的想象。

    “杀,”

    陈岩分成念头驭使无形剑,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剑光连绵,层出不穷。

    “还不到时候。”

    陈岩压下眉心的纹理,那是他在神魂出窍天地交感时得到的造化,这已不是道术,而是近乎于神通,是他真正的杀手锏。

    实际上,修炼神魂的修士在第一次神魂出窍之时,都会天地交感,根据自己的感悟机缘,从而形成自己的一种介于道术和神通之间的手段,能够随着修士以后修为的提升而自然提高。

    “去,”

    陈岩见张宗苍终于露出败相,想了想,自腰间解下自己亲手炼制的桃木符牌,屈指一弹,祭了出去。

    轰隆隆,

    符牌飞到张宗苍的头顶上,牌子上面浮现出细密交织的纹路,如霹雳,似闪电,扭曲变幻,生有力量。

    符牌发威,冒出璀璨的雷光,虽然不是真正的天雷,但其中的震慑之力,依然是非常之强。

    “啊,”

    张宗苍本来就因为内有玄冥真水肆虐,外有无形剑牵制,就心身俱疲,现在猛地看到雷光,心神防御终于露出大破绽。

    “看来不需要动用这个了。”

    陈岩面露笑容,就要收割胜利果实,只要击杀张宗苍,此行顺利完成,他在道盟中取得亮眼的开门红。

    就在这时,一柄神念幻化而成的巨斧从天而降,狠狠地劈向张宗苍,一个声音传来,道,“坤十一道友,我来助你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