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十五章 七月
    正是七月。≧ ≧

    叠嶂入眉,藤幽叶青。

    翠壁腰生云,石骨底凝烟。

    花船停在水面上,垂珠作帘,丝竹不绝。

    仔细看去,有窈窕女子,数有二十上下,皆是面容姣好,楚楚文弱,纤趾一牙,如出水红菱,软语清歌,幽香细细。

    李初阳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竖起大拇指,赞叹道,“陈兄,真有你的,没想到你能从潇湘馆一下子拉出来这么多清倌人,佩服,真是佩服啊。”

    “是啊,是啊,陈兄了得。”

    “美人,醇酒,诗会,没来的人可是要后悔死了。”

    “这样展下去,白河诗会说不定会成为府城的一件雅事。”

    其他的士子也交口称赞,笑容满面。

    陈岩举杯和众士子应和,如鱼得水,姿态从容。

    自从从澜江水府得到大量珍宝后,陈岩就索性找人将整个白水云宅修葺一番,挖河建湖,引白河水绕宅,气象宏达。

    除此之外,陈岩更是有空就召集士子,开诗会,开花会,开酒会,反正他手中有钱,不惧挥霍,在大量金银地支持下,再加上他每次都会抛出几上佳的诗词,使得在士林年轻一代中声望日涨。

    吃人嘴软,这些常参加活动的士子回去后自然不吝啬吹捧,什么书画双绝啊,什么诗坛新秀啊,什么文坛年轻一代领军人物啊,反正各种大帽子不要钱似得飞到陈岩头上,光环之多,让人瞠目结舌。

    到现在,陈岩文采之名,金台府上下几乎无人不知,广为传扬。

    这样猛烈地上升势头,远比陈岩在道盟的上升势头还强烈。

    又和在座的士子同窗寒暄了几句,陈岩大袖一展,下了楼船,来到后山小亭。

    杨小艺坐在亭中,玉质凝肤,妍美纤丽,正看着山下的新湖,广有十亩,莲花相偎,莲房以百以千,青红交映,煞是美丽。

    “陈岩你来了。”

    杨小艺打了个招呼,指了指红泥小炉上正温着的酒壶,笑道,“这是新雨之后,收集荷叶上的露珠作水,煮酒之后,别有一番味道。你最近在士林中风光得意,声望大涨,小女子正好以此莲花酒,作为贺礼了。”

    “要不是小艺你相助,也不会这么顺利。”

    陈岩入了太阴玄门,和杨小艺的关系也随之亲近,于是改了称呼。

    “嘻嘻,是你陈岩有文采啊。”

    熟识之后,杨小艺就显出活泼的性子,眉眼弯弯,容冶清丽。

    “我可不是说客套话。”

    陈岩可是知道,要是没有对面少女的帮助下每次聚会都能够召集到姿容出众的潇湘馆清倌人,他的声名不可能传的这么快。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美人儿总是最为吸引人的眼球,如果再加上好诗好词好曲,话题一爆,府城的头条稳稳的。

    炒作是个精细活儿,有爆点,才能够迅席卷。

    “你我是同门,帮你是应该的。”

    杨小艺起身,拎着酒壶,给两人的杯中倒上酒,然后举起酒杯,道,“再说你作的诗词我都很喜欢,我敬你一杯。”

    “应该是我敬你才是。”

    陈岩也端起酒杯,两人轻轻碰了一下,莲花酒酒香四溢。

    “好酒,”

    陈岩一饮而尽,看到对面的少女饮酒之后,双颊染上红晕,更添妩媚,笑了笑,指着盘中的莲菱道,“小艺你尝尝这个。”

    “嗯,”

    杨小艺吃了一口,莲菱似姜芽,入口却是甘甜娇嫩,唇齿留香,回味无穷,赞道,“爽爽可口。”

    两人就这样,坐亭中,乘山风,耳边是楼船处传来的曲子,一壶酒,两个菜,谈天说地,无拘无束。

    “不能再喝了。”

    杨小艺饮了八杯后,双颊酡红,香气如兰,她没有用真气压着,体会着微醉地熏熏然,玉手摆动,道,“再喝就醉了。”

    陈岩自然不会再劝,他抬头看着天边月如镜初磨,清清冷冷的月光落在山峦林壑之间,好似上了一层淡妆,想起一事,开口问道,“不知小艺你在金台府这么久,是为何事?我能否帮上忙?”

    “这个,”

    杨小艺看着陈岩的神情,沉吟少许,道,“反正你也是我们太阴门下弟子,告诉你也无法,我来金台府主要是为了千面妖狐手中的重宝。”

    陈岩静静听完,心中有数,道,“可是进展地不顺利?”

    “是啊,”

    杨小艺鬟凤低垂,娇颜胜花,她用贝齿咬着莲菱,出细细的声音,好一会才道,“千面妖狐很是狡猾,不会轻易露出马脚,她肯定没有离开金台府,可是我们找不到她的踪迹。”

    顿了顿,杨小艺越说越不满,嘟着红唇,继续道,“最近就连道盟都插手进来了,雷霆剿灭水族后,很多打算和我们太阴门合作的人听到消息后都退缩了,毕竟道盟有朝廷的背景。哼哼,都怨那个出风头的坤十一,要是有一天让我见到他,非得把他鼻子打歪。”

    “咳咳,”

    陈岩很尴尬,他凭着水族一战,在道盟中迅蹿升,风头大盛,没想到还坏了不少人的好事。

    “道盟太可恶了。”

    杨小艺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的布置被一下子打乱,于是很不淑女地诅咒了几句道盟和那个坤十一。

    陈岩只能装听不见,转移话题道,“千面妖狐的资料给我一份,我也看一看这个搅动满城风雨的人物。”

    “可以,”

    杨小艺答应下来,叮嘱道,“千面妖狐不光是千人千面,还狡诈多变,心狠手辣,你要是真查到蛛丝马迹,要及早通知我。”

    “好的。”

    陈岩接过玉简,却是并不在意,两人关系要比普通人密切,但关系到千面妖狐手中的重宝,自然都是为自己打算。

    “好了,没有别的事儿,我先走啦。”

    杨小艺水袖一摆,体轻气馥,窈窕多姿,她玉足一点,轻飘飘下山,融入夜色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陈岩一个人坐在亭中,看着远处水面上的楼船箫鼓,峨冠盛筵,灯火升起,将壶中剩下的莲花酒全部喝光。

    “朝廷的大腿不能松啊。”

    想到杨小艺偶尔流露出的无奈,陈岩若有所思,道,“明日该去拜访一下崔学政了。”